助師正法苦中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助師正法十幾年過去了,雖然都是為自己做,可從來都沒有想到是為自己做甚麼。在這十幾年裏,有苦、有怕、有累、有淚、有甜、有樂、更有欣慰。一步步走到今天,真是修去好多好多的執著心。

「七•二零」迫害開始進京護法,當時想北京有機槍掃射也擋不住我這顆堅定護法的心,當時真是放下了名利情和所有的心。護法被迫害,在拘留所教養院受盡了苦。回家後,在開始做真相時也有怕,但一想到要助師正法,讓人們了解大法,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必須得做。在一次一次做的過程中,把怕心一點一點的修下去了。我和同修從農村做到城市,不知寫了多少標語,掛過多少橫幅,貼多少粘貼,挨家挨戶送了多少真相。就在高速公路上,我也踩著同修的肩膀,寫下了大法的標語。哪怕在很遠有一戶人家,也要把真相送到。有時送一夜真相,在回家的路上本來心情是很輕鬆,可腿走不動了,看見明亮的地方以為是路,可卻是一個小水溝,結果摔了進去。汗水,泥水,臭水交織在一起,真是太可笑了。心中甜甜的,不覺苦和累。

有一年冬天,到我小時候去過的村莊送真相。當時迫害很嚴重,有蹲坑的。我為了同修的安全,就自己半夜出去了。因為有四十年沒去了,只知那個方向,道路也改了。走著走著沒路了,結果走進了一個大湖的水溝裏。湖面上都是冰和雜草,我連滾帶爬的走了出來。剛走出湖溝就是一塊玉米地,到處是橫壟,因為天黑心裏很緊張。這時,就想起師父的話:「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就立刻不害怕了,好像師父就在身邊。我左一跤又一跤的走出了玉米地,到村子裏把真相送到了家家戶戶,在師父的陪伴下我順利的回家了。

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我送過福字,掛曆、對聯、年畫。我家親友很多,在辦喜事時,無論男方親友,女方親友,我都給他們講了真相。我有個親友給老人辦六十六大壽,共六十桌,我一桌沒落全都給他們講了真相。

前年冬天,我的嘴唇破了,我還天天出去講。有一次講完後回家一摘口罩,滿嘴大泡。過幾天還不見好,就想是不是戴口罩戴的。但又一想,不對,是舊勢力迫害,不叫我救人。沒門,我就是救人來的,還是天天出去講。有個親友又要辦喜事,因她朋友多,我得去多救人。可是一早起來,看見上嘴唇和下嘴唇都糊上了,沒有一絲好地方,比前幾天還嚴重了,泡變的像黃皮瘡一樣,嘴都張不開了。一照鏡子嚇一跳,心想盼了好幾天以為能好點,可是卻倒嚴重了,怎麼辦?我把心一橫對著鏡子,就把黃蓋揭下來。揭深的冒出血來,不出血的地方也是粉色的。揭完心也特別難受,但救人的心切,就戴著口罩去了。到餐廳我就把口罩摘下來挨桌講,講到一個公安那,他說我是帶槍來的,你敢跟我講這個。因我正念足,沒有一點怕,仍然耐心的給他講退了。還有我們場書記也退了,效果很好。我妹妹見我嘴都這樣了還在救人,心疼的要哭了。

那天我帶著被救度眾生的名字滿載而歸。在晚間背《轉法輪》,當背到「主意識要強」這段法時,當時就想我名、利、色、氣都有,這些東西干擾我,所以煉功入不了靜。當明白這段法時,還在往下背呢,就看見我腿上有一根大鋼針,一尺多長,針尖上還帶個倒鉤,掉下來了。前胸也有一根,也掉下來了。我把書合上思考今天我做對了,師父點化我,把我的兩根大鋼針的業力拿下去了。這天晚上在煉靜功時從來都沒有那麼靜過,突然身體一振,好像各骨節都在往上拔,都有點坐不住的感覺。夜間十二點發正念的效果也很好。我只做了這麼點小事,師父給了我這麼大的鼓勵和嘉獎。

有一天陰天,我在家背法,師父講到了「佛法神通」,我想我有佛法神通了怕甚麼,我就給同修打了電話,叫她到我這來一下,她馬上來了。我就給她念這段法,我說咱倆出去掛條幅去,同修同意了。大白天,我倆把十個條幅掛了出去。在我倆回去的半路上有人說,看,那有「法輪大法好」。在這感謝師父在我身邊安排這麼好的同修,她正念足,不管甚麼項目,我倆配合的相當好。

有一次我倆冒著小雨講真相,順便看在工地打工的一個老家的同修,邊走邊講救了很多人。這時雨下大了路上沒人,突然來了騎摩托車的人。我倆擺擺手車停了,我倆並以問路的形式搭話,藉機講真相,分別勸退了兩個騎摩托車的人。我倆到了同修住的地方,正好是十二點發正念。在三點鐘往回趕的時候我倆還是冒著小雨邊走邊講,這天我倆大約勸退76人。

有一年黃曆新年前夕,我們幾個同修打車到農村以送福字為契機,講真相救人。倆人一組,我和老同修一組。當時她身體有些不好,我倆挨戶講,講到一戶人家,那家人都很愛聽。這時同修說走不動了,想歇一會就回家。我一看還有不少福字沒送,就說:「你在這先歇一會,我自己出去送。」我見人就講,見戶就進,很快把福字送完了。回來到處找同修找不到了,正在著急的時候看見一個騎自行車的人進一個院裏。我想得給她講真相,就跟進去了。講完一看,同修正在屋裏,我倆很欣慰的回家了。

我也有很多做不好的地方,心性過不去時站在師父像前掉淚,並說下一次一定做好守住心性。到下回又錯了,在師父像前不敢說甚麼,也不敢看著師父。就想,有這麼好的法指路,有這麼好的師父保護,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在這一關一難闖過來的時候,覺的自己好幸福呀。當在名、利、情放不下時,我就想,師父叫我放下的是那顆執著的人心,人間的名、利、情太渺小了。

要說的話很多,但和同修比還差的很遠。今後我會做的更好,我給自己立了一個規矩,在同修中常人的事不說、不問、不看、不聽、不想,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做好三件事,堅定的走好助師正法的路。

一點體會,境界有限難免有錯,誠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