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我是一名具有三十多年教齡的中學退休教師,今年六十二歲,一九九八年六月得法修煉後,受益匪淺,身體淨化了,道德昇華了,我也願意將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因為助師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記的我剛剛煉功兩、三天時,看到兩邊有山、有水、還有人,就感覺到前邊有一種衝不到頭的感覺;不幾天,身體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憂鬱的心情也變愉快了。「煉功真好,一煉功就去病。」這句話,看見誰我都講,特別是有病的人,我就想這人怎麼不煉功呢?後來我才知道,這功不是誰都能得的,是有緣份的人才能得的,最根本的一條是信師信法。

我天天看書,辦公室看,回家也看,有時間就煉功。有一次在煉功點上,我還講了自己身心受益的事例,縣輔導站把我推薦到全縣法輪功心得交流會上發言。

「七﹒二零」邪黨公開迫害法輪功的當天,我坐在去北京的列車上,看《轉法輪》被惡警發現,強行讓我下車,不許進京,並把電話打到本地公安局。以後派出所警察、教委黨委書記、宣傳委員等經常到學校給我施加壓力,在一次教委組織的學校支部大會上讓我發言。那時我還是一名黨員,他們的目地是讓我檢討。我講甚麼呢?我學大法做好人,沒有錯,不講又推不掉,寫稿又不知寫甚麼。

星期天,我在家裏寫發言稿,寫點就放下了,心裏感到委屈:當了二十多年的班主任,始終是優秀班主任稱號,對工作兢兢業業,我錯在哪裏呀!放下筆,躺在床上,就睡著了,做了個夢,夢見兩個小孩,迎著風雨往前走,其中一個大約七、八歲,長的非常精神,就像我小時候的一張照片一樣,從臉上往下淌水,風雨交加,還在往前走,沒有一點害怕,沒有一絲怨言,臉上非常平靜。醒來後,我才悟到這不是一次洪揚大法的機會嗎,想了下,一會就把稿寫完了。

星期一上班,我把這稿放到辦公桌上,對桌同事認真看了一遍,說你這不是在宣傳大法嗎?我沒吱聲,心想就是要這個效果呢。當天下午,學校召開的支部大會,教委書記、宣傳委員、校長坐在台上,參加會議有四十多名黨員,還有一名退休的老黨員,也是咱們的同修,可能他就是我夢中的另一個女孩。我開始發言的時候,心裏很激動,一會就平靜下來了,越說越來勁,講我怎樣做好教育工作的,獲得了甚麼成績,由於爭強好勝,落下了一身病,吃藥也不好使,走進法輪功病好了的過程,同時把《轉法輪》裏的「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那一段法讀給與會者,我感到會場鴉雀無聲,都在靜靜的聽著。會後一個校長說:「某老師,沒想到你講的真好」。他們哪裏知道, 我是在助師正法呀,是師父在幫助我。

退休前,我還將師父《洪吟》中的〈做人〉、〈境界〉以留言的形式,寫給辦公室的主任、老師的日記本上,他們每當心裏不愉快時,拿出來讀一讀,都說心裏非常舒服,有一種解脫感。

師父在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經文中要求我們:「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遵照師父的法,我們當地的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工作,全面展開,我和同修去過個鄉鎮,送過光盤,更多的時候是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有時和同修一起去,有時一個人去,先給親朋好友退,再給陌生人講,到街上講,到農村退,心性好的時候,講的效果就好,一次勸退多則二十幾人,少則幾人。

二零零八年春到現在,我和一位老同修幾乎天天下午走街串巷,有時遇到不聽真相的人,聽到罵聲,心裏也不是滋味,後來再遇到這樣的人,感到他們可憐。有的世人明白真相後,說聲謝謝。特別是上了三、四年級的小學生,聽後都說謝謝奶奶。我走到哪講到哪,坐在公共汽車上,參加紅白喜事講,家庭宴會、同學聚會上講,一切能參加的大小聚會,我都不漏下一個有緣人。去年是同學聚會的高峰,初中同學、高中同學經常聚,外地同學回來一個,我率先請客,加上本地同修,一聚就是一桌。坐在酒桌講真相,講的更清楚,更全面,農村一個親屬家請滿月酒,我和另外親屬一邊發新年晚會光盤,因光盤少,當面送給有VCD的眾生,再一邊勸退,當場就有二十多人得救。在一次上山下鄉、分別四十年有七十多個人的同學聚會中,離開本地在外地工作就有一半以上,我和一同修一起勸退,除幾個人沒退外,其餘全部同意退出惡黨組織,其中有廳級幹部、處級幹部,還有局級科級的,他們都高興的接受了護身符。

同學聚會更隨便些,甚麼都可以說,不用擔心甚麼。今年初中同學聚會,連續十幾場,一邊吃飯一邊聊家常,我抓住一切機會洪揚大法講做人的道理,講退黨保平安的秘訣,再講用化名退出黨、團、隊的原因,背後分別勸他三退。把師父《洪吟》中的〈做人〉、〈境界〉背給他們聽,把《慈悲》、《找真相》、《夢醒》、《回歸路》大法歌詞朗誦給他們聽,有一次我把MP3中的大法歌放給他們聽,其中一個同學當場就說:某某某,你這人不會唱歌太遺憾了。意思是說這歌太好了,告訴他們良知善念在,好人得真福,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同學們聽後也都感到好。

正法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很有限了,今後我一定抓緊做好三件事,加速從邪黨手中搶人、救人,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助師正法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