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人被迫害致重症 獄警獄醫詭言推罪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雲南報導)雲南省昆明市法輪功學員、殘疾人郭伶女士自兩年前被中共綁架、秘密判刑,其家人就一直沒有她的消息。最近,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突然告知郭伶的家人,說郭伶獄中患了「股骨頭壞死症」及「躁動幻想精神病」,並稱郭伶患的「股骨頭壞死」是因為郭伶的「小兒麻痺後遺症」引起的,要郭伶的家人在「病情告知書」上簽名。

郭伶的家人拒絕簽名,認為:郭伶被綁架前是好好的一個人,現在成了這個樣,是甚麼原因造成的?總得有個明確說法。郭伶的親友們通過醫學資料,也發出質疑:郭伶的「股骨頭壞死」是發生在健康的肢體上,不是在殘肢上,所以不存在「小兒麻痺後遺症」引起「股骨頭壞死」的因素。

家人難以接受:郭伶極度衰弱,與被綁架時判若兩人

郭伶女士,五十五歲,原是昆明市供銷社病退職工,因為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郭伶再次被綁架,後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自從她被關入雲南省女二監一年多的時間,其家人一直都沒有她的消息。直到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下午三時左右,一自稱姓張的獄警打電話給家人說:有急事,說郭伶想見見家人,但只允許兩個親屬見郭伶。第二天,郭伶的丈夫和女兒按照監獄通知的時間於早上九時準時到女二監大門口,卻一直等到十時三十分左右,獄警才來帶父女倆到接見室,此時看到郭伶被一個犯人攙扶著,兩個獄警跟押著出來,此時的郭伶與被綁架時判若兩人,身體非常消瘦,體質極度衰弱,精神狀況很差,不知她承受了多少痛苦的折磨,看到此情此景,父女倆心裏猶如針刺般難受。

在接見過程中,獄警把郭伶的丈夫叫去,讓他在「病情告知書」上簽字,「病情告知書」的主要內容是:郭伶患的「股骨頭壞死」是由於郭伶的「小兒麻痺後遺症」引起的,還說郭伶患了「躁動幻想精神病」。郭伶丈夫不簽字,認為郭伶被抓捕前是好好的一個人,現在成了這個樣,是甚麼原因造成的?總得有個明確的說法呀!

接著,獄警又把郭伶的女兒叫去簽字,監獄醫院的院長還作了一番「股骨頭壞死」病因的解釋,目的就是要他們父女承認郭伶的病與監獄沒有關係,女兒一看簽字內容,也拒絕在「病情告知書」上簽字。

家人自郭伶被綁架後,就與她失去了聯繫,現在卻突然被告知郭伶在監獄患了「股骨頭壞死」和「躁動幻想精神病」,真是如雷轟頂,很難接受這個現實。

郭伶的「股骨頭壞死」是發生在健康肢體上

郭伶的親友們也質疑:郭伶患有「小兒麻痺後遺症」幾十年了,她這次被抓時身體是好好的,被關押到女二監僅僅一年多的時間,她怎麼就患了「股骨頭壞死症」了呢?監獄的說法是因為她的「小兒麻痺後遺症」引起的。

根據有關醫學資料,引起股骨頭缺血性壞死的因素很多,大約有四十餘種,歸納起來有兩大類:創傷性和非創傷性。創傷類有股骨頸骨折、髖關節脫位、股骨頭滑脫、髖臼骨折和粗隆間骨折。股骨頭缺血性壞死的發生機理,經一百餘年來研究,國內外學者一致公認:股骨頭缺血是造成壞死的主要發病機理。但其可能是發生於動脈的供血,可以是靜脈的回流不好,或由於骨內壓的增高導致缺血而產生壞死。從醫學上根本找不到「小兒麻痺後遺症」引起的說法。而且,郭伶的「股骨頭壞死症」是發生在健康的肢體上,不是在殘肢上,就更不存在「小兒麻痺後遺症」所引起「股骨頭壞死症」的因素。

那麼是甚麼原因造成郭伶的「股骨頭壞死症」呢?監獄方當然不敢給出真正的原因,否則也不會急急忙忙的讓家人接見、騙簽名了。

至於所謂「幻想躁動精神病」,郭伶都是五十五歲的人了,自小到現在家人和單位同事都從沒有見她有過精神不正常的情況,而且家族中也沒有這種遺傳病史,郭嶺怎麼就偏偏在女二監患上這種精神病了呢?又是甚麼原因導致的呢?郭伶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被迫害,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郭伶曾在雲南女二監遭非人殘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郭伶遭非法判刑七年,第一次被非法關押在女二監,期間,郭伶因「小兒麻痺後遺症」行走十分困難,但每天監獄都逼她和其他肢體正常的人一樣,走很遠的路去幹苦役。由於郭伶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到惡獄警的非人折磨,她多次被「關禁閉」,長期被「嚴管」。關禁閉期間,不准洗漱、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不准講話、每天只能上三次衛生間。更不人道的是,月經期惡警還不准用衛生紙。

酷刑演示:長時間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長時間坐小板凳

「嚴管」就是每天十六個小時強迫坐在小凳子上,從早上七點至夜裏十一點,雙手必須放在膝蓋上,若身體稍有移動,就遭被獄警指使的「包夾」犯人打罵,用這種方法一直折磨到表示「不煉了」才會停止,不放棄修煉就被迫一直坐到出獄。在被非法關押的那幾年裏,郭伶被多次關禁閉,遭受非人虐待。不僅被警察指定的犯人二十四小時包夾監控,連上廁所都盯梢,不許跟別人說話。郭伶曾絕食抗議不公對待,在五十六天的絕食期間,獄警指使犯人對她進行五花大綁,粗暴的進行野蠻灌食,使她的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那麼郭伶這次被關押在女二監期間她會不會再次遭受到這種非人的對待呢?從其家人看到的郭伶身體狀況和她對自己信仰的堅信來看,答案是肯定的。人們可以想見:別說是一個身帶殘疾的人,就是一個正常人長期被迫每天十六個小時坐在小凳子上,別說是小凳子,就是坐在沙發上都會受不了的。一個正常人二十四小時被人看著、吼著、跟著、強迫你接受自己不願接受的東西,長時間下來,精神也會崩潰的。所以我們認為郭伶遭到的虐待這才是導致她「股骨頭壞死」和「躁動幻想精神病」的主要原因。

法輪功給了郭伶健康身體 邪黨屢次綁架關押她

郭伶自幼身體虛弱,在她一歲多時發高熱,由於當時家境貧困沒有及時醫治,後來出現下肢活動障礙,才知道是患了「小兒麻痺後遺症」,從此成了個跛子,走路十分困難,隨著年齡的長大,一個女孩子身患殘疾給她帶來的身體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可想而知。加上又患了多種疾病,她四十多歲就辦了病退。在中共的社會,殘疾造成的精神壓抑很大,加之長期患病的苦痛,使郭伶的脾氣變的很壞,動不動就發脾氣,在家裏個個都怕她,都讓著她。

然而,自從郭伶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她整個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各種疾病都不治而癒,身體變好了,脾氣也改好了,性格開朗了,她更孝敬老人,不再與人爭鬥,街訪鄰居都非常喜歡她,誇她是個好人。看到郭伶的變化,全家人都為她高興,不再為她操心。

但是,正當郭伶享受到生命的快樂時,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昆明市五華區公安分局多次到郭伶家裏威逼、恐嚇、抄家,多次強迫她參加所謂的「轉化」洗腦班,強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 郭伶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多次被中共強迫關入「洗腦班」,三次被綁架,一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一年六月,郭伶被昆明市五華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非法抄家,抄走了郭伶所有的法輪功書籍、錄音機、煉功磁帶等物品,並把她抓進看守所,關押三個月後送勞教一年,因她是殘疾人,勞教所不收,改為所外執行。

二零零二年四月,郭伶向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昆明市官渡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又把她抓捕,其中一個男警察還惡狠狠的朝她臉上打了一巴掌,把她的臉和眼睛都打腫、打青了,到晚上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郭伶又被昆明市盤龍區、官渡區兩個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同時抄家,這次郭伶又被關進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關押八個月後和其他刑事犯一起拉到嵩明縣公審、遊街,非法判了她七年刑,關押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遭到嚴管、關禁閉、坐小凳子、暴力灌食、做苦役等等虐待迫害。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郭伶又再次被昆明市五華區「六一零」、國保大隊抓捕,被非法判刑四年,關押在女二監。在監獄才一年多的時間,一個原本健康的郭伶卻被患上了甚麼「股骨頭壞死」和甚麼「躁動幻想精神病」。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罪責難逃

據明慧網報導,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多年來對於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採取非人道的手段強迫進行「洗腦」,用殺人不見血的卑鄙手段,「關禁閉」、「嚴管」、長時間坐小凳子、罰站、罰跑,高壓電棒電擊、注射損害中樞神經的藥物等等滅絕人性的酷刑折磨,妄圖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致使被關押的玉溪市法輪功學員沈躍萍、昆明法輪功學員王蓮芝、史喜芝等被迫害致死,許多法輪功學員肉體、精神受到嚴重摧殘,有的導致精神障礙、耳聾、肢體肌肉萎縮而致殘。

現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又在迫害郭伶,並在草菅人命之後,妄圖推卸責任。大量的事實已揭露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其罪責難逃。呼籲外界正義媒體和正義人士關注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迫害郭伶女士的事件。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

雲南省第二女子監獄
地址:雲南省昆明市五華區教場北路442號 郵編650102
對外電話:0871-5126217  0871-5126219
監獄長:楊明山
副監獄長:劉彬山、王麗美、倪麗江、張英
獄政科:雷煜
宣傳科;丁瑩
管理科:趙曉霞、張燕華
教育科:李冬冬、馬麗霞、何晴、吳玉玲、徐紹娟、周薇妮。
衛生院:楊曉平、楊瑞英
生衛科:劉燕
一監區:雷雅梅、莫瑞、湯敏、湯建芳、陳雷、王孝晉、葉麗萍、宋文芝、吉
春、王倩、張燕
二監區:王丹、林曉雯
三監區:付志瓊、金輝
四監區:司曉燕、宋建麗、王益娟
五監區:李春梅
六監區:陸如斌
九監區:楊歡(女,四十歲左右,原專管隊隊長,現教育科副科長)、夏昆麗、湯玉芳、謝玲、萬雪梅、楊永芳、梁潔、王黎黎、黃濤(禁閉室主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