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念 魔難立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今年五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這兩天對我來說,是用人心還是用修煉人的正念來對待身體上出現的狀況,是在做抉擇。

遇魔難

五月二十四日這天,我就開始感覺身體不太舒服,接連幾天時間就是,只上便所,但不排泄,便秘的症狀。前兩天還能下樓走路,可是,走是走啊,就感覺這兩腿很重很沉,走路很費勁。

到了五月二十六日,就一會兒一趟便所,就不能下樓了。沒幾分鐘就要上一趟便所,這樣反反覆覆折騰了一天一宿,蹲得我兩腿發抖、發軟,滿身是汗,渾身有氣無力。到了晚上情況就更嚴重了,整個腹部都脹得滿滿的,像婦女懷孕四、五個月一樣,疼得我坐也不行、臥也不行、站也不行。腰都直不起來了,站也就站不住了,那痛苦的滋味簡直無法形容!

好不容易熬到了後半夜,我上了一趟衛生間,蹲了一會兒就蹲不了了,只覺的雙腿打顫、無力,有點噁心,要反胃。從衛生間出來,我雙手扶著雙腿一步一挪地挪到了陽台上,慢慢的在凳子上坐下,眼望窗外那路燈下靜寂的夜空,我在想:眾生在等著被救度,人命關天,時間可不等人啊!可我現在這個狀態又怎麼能救的了眾生啊!救度眾生的使命我還沒有完成,這個樣子怎麼能行呢?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心一橫:我肩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我必須得完成!明天是五月二十七日,上午有兩位同修要來我家學法,因為每星期的星期五上午我們都在一起學法,下午做資料;學法不能延誤,做資料不能延誤。同修都七十多歲了,來回要擠公交車不容易,不能因為我這種狀態讓同修白跑啊!我心裏很著急:關鍵的時候我得請師父,我得向師父求救。

我在心裏呼喚著師父:師父啊,弟子不爭氣,修的有漏,又找不到漏在哪裏,讓邪惡鑽了空子。請師尊加持弟子吧!明天的事一切照常,一件事都不能延誤啊,一切由師尊說了算,絕不讓邪惡的迫害達到目地。想到此,我微微地閉上眼睛,開始一遍一遍地背《論語》……

我背著背著,眼前就出現了金光四射的法輪,忽遠忽近,在我的眼前來回旋轉。這種狀態不是經常出現,九八年我剛得法煉功時出現過。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點化我,讓我堅信師尊就在我身邊。背了幾遍師父的《論語》,我開始發正念,我想:我雖然修得有漏,我有師父管,我是師尊的弟子,我會在法中歸正,我不承認迫害,我師父不承認迫害。邪惡干擾了我做三件事,那我就滅掉它。我接連想了三個「滅」字,我就覺的這三個「滅」字,大的頂天立地,威力無比。

同修的幫助

第二天早上同修來了,我強忍著疼痛走到門口,給同修把門打開,也沒來的及和同修打聲招呼,因為不能站著,也站不起來了,站著就要上便所。門打開之後,我就又強忍著疼痛慢慢的回屋坐下。同修進屋看我這般難受的樣子,就說:「咱們是先學法呢?還是先發正念?」我說:「還是先學法吧。」就這樣,我們開始學《轉法輪》。

我強忍著疼痛和同修學完了第九講,我說:「我實在堅持不住了。」同修聽我說這話之後,說:「這話不對勁啊!誰堅持不住了?是邪惡堅不住了,哪是你堅持不住了,這不是對咱學法小組來的嗎?這不是對咱整體來的嗎?」同修說話時表情顯的非常嚴肅,正念很足。我看到同修在關鍵時刻,能有如此強大的正念,我也知道,這是師父用同修的嘴在點悟著我。

聽了同修的一番話,我恍然大悟,原來我剛才無意中說出的話沒在法上。緊接著同修又說:「每當同修遇到魔難或過關時,都是同修在一起學法,切磋交流向內找,找找自己錯在哪裏,再加上同修一起發正念,問題可能就解決了。」接下來同修又給我講了幾個事例,其中一個事例對我啟悟很大。同修說:「有一次她聽同修講了這麼一件事情:一位老年同修被「六一零」的兩個惡人跟蹤了,一直跟到了會場;到了會場,老同修一開門就說:「六一零」的惡人也來了,就在身後。她說她的,沒人理睬此事。當時整個會場該咋開就咋開,該咋講就咋講,後來兩個惡人就嚇跑了。」

聽了這個故事,我在想:假如,要是我當時在開法會,要是按照我的思維邏輯,我首先得指責、埋怨老年同修,這一點是肯定的。想到此,我的思維在轉變、觀念在轉變。雖然聽同修講的是一件事情的概況,但是,我卻發現了我的觀念和開法會同修的思維正好相反,我還是在用人的思想、人的觀念在看問題。

這時已接近中午十二點了,想到這裏,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和同修說:「我終於找到我的癥結了,我知道我錯在哪裏。前一段時間,也就是五月初吧,我參加的另一個學法小組,有一位老年同修,突然像得了腦血栓的症狀,不會說話,右半身不好使,住院了。當時我在學法小組上說:修啥哪!咋修的?都打「120」救護車住院了,同修如何如何不對,如何如何不在法上,等等,都是指責、埋怨,而不是向內找自己哪不對,哪不在法上。我對同修的態度和所言所行,哪一樣又在法上呢?這不讓邪惡鑽空子了嗎?原來不是同修有問題,是我這有問題,我這問題解決了,同修的問題也就隨之可能解決了……」說到這又聽同修接著說:「對,你能在法上認識,能明白這些就好了。」

中午十二點發完正念,同修要離開時很不放心,說:「要不再找幾個同修來幫你發正念。」我說:「還是別麻煩同修了,有師在,有法在,能行。」就這樣同修帶著擔心回去了。

觀念轉奇蹟現

上午學完法,下午,我就試著把電腦和打印機連接上,想把資料打印出來,別耽誤同修第二天來取真相資料。可是費了很多力氣,弄了半天還是做不了。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五月二十八日,事情就發生了好轉,再上便所就能往下排泄了,正常了,便秘難題解決了。我試著腰也能直起來了,坐也行了、站也行了,疼痛也漸漸消失了。中午十二點,發完正念,我依舊坐在前一天擺放好的電腦前開始工作。不一會,取資料的同修來了,我讓她等一會,她就等我把資料打印完了之後,順利的帶走了。

學法照常學、資料照常做,兩件事一樣沒耽誤,真是奇蹟。

直得我深思的是:在常人中形成的這些人心、觀念才是擋在我回天路上的真正的難和關!我對同修不滿、指責、埋怨時,自己並沒有清醒的認識到,這不滿、指責、埋怨是人心、是觀念、是敗物。所以,我當時還在理直氣壯的在維護著那些人心、觀念,而不是維護法,基點沒擺正,讓邪惡抓到了把柄,鑽了空子。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兩天的時間,破除了邪惡因素對我的迫害。

以上是個人所悟,層次有限,認識不一定周全,有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