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負面思維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那天我在街上碰到一個人在低頭繫鞋帶,就像避免跟我打招呼似的,我走過去很遠了又回頭看,覺的挺像我的一位親戚,於是不高興的想:連招呼都不打。

我回想起有一次,姨媽來玩,媽媽買了很貴的水果──荔枝。我雖然非常捨不得吃,但還是分給姨媽吃。姨媽卻說:「荔枝是泡屍體的福爾馬林液泡的。早吃夠了。我才不願吃這個呢。」我聽著平時吃都吃不著的荔枝姨媽卻都吃夠了,還說是泡屍體的福爾馬林液泡的,說的那麼難聽,就有點不高興。其實,想想姨媽可能是知道我平時吃不到荔枝,不想跟我爭荔枝吃,所以才找個藉口不吃吧。這麼想就不生氣了。

我想也許人家不打招呼(也許我看錯人了)是覺的沒甚麼話說,就不打招呼了。有時我看到認識的人,覺的就算打了招呼也沒話說,既然人家沒看見我,我不如裝沒看見,也有不打招呼的情況。這麼想就不再不高興了,就平心靜氣了。

最近看了《明慧週刊》上的交流「實修」的文章。我想,修心就從制怒、去生氣的心開始吧。

人之所以生氣,很多時候是觸動了觀念。我的觀念是甚麼?是習慣於負面思維。那麼習慣負面思維,一有事就把人往壞處想,把事情往壞處想,就難免動氣。就像「荔枝」的事,用負面思維,往壞處想,我把姨媽說的話理解成「故意顯示吃夠了,好心款待還嫌這嫌那」這樣一層意思,自然生氣;如果不用負面思維,往好處想,把姨媽說的話理解成「不跟我搶東西吃」這樣一層意思,就不會生氣了。

因為人在苦中會本能的逃避痛苦,對事情期待太高,待事情落空時會失落、甚至難以承受,而做最壞的打算,就像對最壞的結果有心理準備,這樣無論面臨甚麼樣的結果,都不至於太失望,就能承受的了了。於是,我養成了凡事做最壞的打算的、負面思維的習慣。

引申到人,對人期待太高,待信任的人對我不好、甚至做出使壞的事時,就有種被人從背後捅刀子的感覺,而一開始就做好被從背後捅刀子的心理準備,就不至於面對變故太驚訝太難過,心理也就不會有傷痛的感覺了,於是,我養成了對人對事做最壞的心理準備的負面思維。

我曾經賣過東西,顧客還沒有買,我就在想是不是來找茬的、是不是騙子啊。做好了面對騙子的準備。過後覺的挺好笑的,我怎麼這麼想,覺察到了我的這種負面思維,改變了一些這種思維。但是思維習慣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那根深蒂固的東西,不是說改變就改變的。

記得,有一次,我按照房屋出租廣告上的電話打電話,問出租屋,聽著房主的聲音很像一個同修的聲音,就認為打電話打到那個同修那裏去了。後來遇到那個同修,對我說:「我剛從裏面(魔窟)出來。」我還在心裏想:「哦?我剛打電話打到你那去了,明明和你通過話嘛。」因為那個同修以前對我撒過謊,所以我根本就不相信那個同修是剛從魔窟出來,不相信那個同修說的話。按理說,被綁架這麼大的事,同修不會亂編的。可是,我腦子裏一個勁的想:「房主的聲音明明就是那個同修的聲音……」腦子裏冒出一連串的負面想法,我用了很大勁才排除腦子裏的一連串負面想法,用了很大勁才相信了那個同修說的是真話。我這才發現我的負面思維的嚴重。

負面思維對事物不會有積極的作用,不會使事物變好,只會使事物變的更糟。因為「相由心生」、相隨心動,你想他好,他就好;你想他不好,他就不好。

記得一次,我買設備,因為價格貴,我比較慎重,可賣東西的人連個收條都不開,滿口撒謊耍賴。突然間我想明白了,站在對方的角度,賣東西的人無非是怕要求退換,不想給退換,並不是故意難為我,他們也擔心我是難纏的顧客,就像我擔心賣東西的人是奸商一樣。只要不是難纏的顧客,他們也想好好做成生意的,就像我覺的只要別是奸商,我也是不會難為他們的。這麼想,所有的不快消失了,氣氛變的祥和了,我不再把對方當奸商,而對方也完全按照我的要求滿足了我的意願,順順當當的買了個好商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