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姐等了十年的一句話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同修大姐正在受到病業干擾,身體受到舊勢力迫害,骨關節疼痛,行動艱難,已經一個多月了。大姐不斷找哪裏有漏,哪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當我去看望大姐時,大姐想起十年前的事,找到自己埋藏了十年的怨恨心,終於打開了心結。當我說出「對不起!」三個字時,大姐遺憾的說:「對不起!」 這句話我等了十年啦。聽了大姐的話我既感到震驚又感到慚愧。

回家後,我靜下心來不斷找自己。那是我修煉路上十分痛苦不堪回首的往事。二零零一年五月,當時由於舊勢力的迫害,甲、乙同修在惡警威逼之下將我說出,而我也走了同樣的可恥的路。一想起此事心就隱隱作痛。給大法抹了黑,使同修大姐的丈夫遭到迫害,被抓被打。同修大哥做得很正,沒給大法抹黑。但此事讓大姐及其家屬蒙受身心痛苦和經濟上損失。而我自己也遭到迫害,被非法拘留,後送洗腦班,失去工作。我的家人同樣遭到身心痛苦和經濟上損失。

在洗腦班,我認識到不能一錯再錯了,求師父救我這不爭氣弟子,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我以消病業形式走出洗腦班。回來後,曾偶遇大姐夫婦,他們不計前嫌,仍與我真誠交流,我在內心幾次想說一聲:「對不起!」可話到嘴邊卻沒有勇氣開口,要面子的人心阻擋讓我失去請求同修原諒的機會,也讓舊勢力鑽空子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甚至讓大姐埋下了一顆怨恨心,整整耽誤了十年。

今天面對正在遭受病業干擾的大姐,我知道是舊勢力迫害造成的一切,但這裏面也有我的責任,是我給大姐造成了十年的怨恨心。無比感激師父給我一次改過的機會,也感謝大姐夫婦的慈悲與寬容,我雖然早就原諒前邊提到的甲、乙同修,但我仍要找找自己的一思一念中還有沒有怨心。同時找找我在修煉路上因不符合法的標準而傷害過的他人,要抓住機會對他們說一聲: 「對不起!」

認識上有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