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本地近期發生連續迫害與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一日】近期,本地區連續發生迫害,個人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同修間造成了太多的間隔,整體沒能形成強大的正念之場,使同修處於孤立狀態,導致邪惡的迫害容易得手。

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有一個正念之場,如果我們互相之間沒有間隔,心與心交容,那麼,我們的正念之場就會連為一體,形成一個巨大的能量場,邪惡若想迫害我們其中任何一位大法弟子,它都要衝破我們整體形成的這巨大的正念場。如果我們凝聚為一體,那麼,邪惡想動我們誰都難,但如果我們同修互相之間出現了太多的誰對誰有看法、誰對誰有成見,那麼,我們就等於互相之間分割開來,就像那筷子,一根根散開來,或者變成了三、五根在一起,而不是百根、千根在一起,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邪惡抓到了哪位同修的一點修煉不足,當成把柄來迫害,就很容易得逞了,個人認為這是我們地區近期包括近兩年來迫害發生頻繁的最主要原因。

那麼,這個問題如何來解決呢,答案在我們每一位同修身上,我們如何把自己修出來,對同修的不足能夠包容和慈悲對待,對同修不同的認識和做法能夠充份理解,不形成成見,不排斥任何同修;同修間交流時,不抱著情緒,隨意談論同修的不足、或道聽途說來的甚麼甚麼事,避免導致在更大範圍出現間隔和裂痕。

我們每說一句話、每做一件事,都能考慮到整體,想一想對整體會造成甚麼影響,情況就會不一樣。同修們都在救度眾生,我們自己救度下一個眾生覺的很高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們想過這樣一個問題嘛,靠我們的修煉境界維護、凝聚成堅不可摧的整體,這個整體會在救度眾生中發揮更大的力量,我們是不是也對救度眾生盡了一份力,相反,雖然我們個體也在救度眾生,可是如果我們的言行削弱了整體,影響了更多眾生的得救,我們起到的又是甚麼作用呢?

我們都清楚一點,大法弟子還在修煉過程中,每位同修都修的執著無一漏了,目前還達不到,每位同修都不犯一點兒錯誤,這也辦不到,同修辦不到,我們自己也辦不到,在我們的眼裏,覺的哪位同修做的如何如何不好,如何如何不對,也許是這樣,但是,反過來呢,在同修的眼裏,我們自己是不是也如此啊,每位同修都有他修的好的方面,也有修的不好的方面,也許我們在這方面修的好,而一些同修恰恰在這些方面修的不好,被我們看到了,可是,也許一些同修在另外一些方面修的很好,而我們恰恰在那些方面修的不好,那麼,同修們是不是也會看到?我們希望同修們因為看到我們的不足而對我們形成成見、排斥我們嗎?那麼,我們為甚麼不能包容同修的不足呢?在個人修煉時期,這個問題只是個人修煉境界提高的事情,可是,在正法修煉時期,這就不再是個人的問題,它關係到整體,我們的心多一份包容,整體就多一份容合,我們的心多一份排斥,整體就多一份裂痕。

包容不是縱容同修的缺點,對同修的修煉不負責任,而是面對同修的正確心態。當看到同修的不足或做法不符合法時,如果我們是包容的心態,包容是甚麼,是把同修容在心裏,同修和我是一體的,那麼,我們會發自內心的為同修著急,真心幫助同修提高上來,這時發出的心是善的,是慈悲的,幫助同修的效果就會好,師尊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精進要旨》〈清醒〉)但如果看到同修的不足或做的不對時,首先形成成見,他怎麼這樣啊,她怎麼那樣啊,心裏面就有了隔閡,那麼,這時,在我們的內心深處,就已經把同修排斥在外了,在我們的心靈深處,同修是站在對面,而不是和我們站在一起,那麼,無論我們嘴上如何說幫助同修,都沒有了慈悲的力量,交流時語氣中不免會出現責怪、埋怨、甚至是問罪,即便沒有,心裏有隔閡,我們表面說出的話即使有理也打動不了同修,因為只有慈悲的力量才能打到生命的深處。記的一次兩位同修間出現矛盾,我在中間調和,開始時對任何一位同修都沒有成見,抱著不能讓同修出現矛盾影響整體、真心幫助同修向內找提高上來的心態和雙方談,說出的話同修都能聽進去,可是,後來,關於其中一位同修的負面信息聽多了(其實並不真實),就對這位同修產生了想法,雖然表面上也沒表現出甚麼,但是,再和同修交流時,說出的話,自己明顯感覺沒有了慈悲的力量,很浮,即便在理也打動不了同修了。而且如果我們心態不好,而被說的同修也不能正確對待,相互間就會出現更大的間隔,結果可能會變的更加糟糕,影響到整體。

包容的另一層含義是,我們得允許同修犯錯誤,允許同修還存在沒修去的執著,在修煉沒圓滿之前,誰會不犯錯誤呢?我們自己不也如此嗎?因此,我們不能抓住同修曾經犯過的錯誤不放,甚至過去很久的事情還耿耿於懷,修煉人就在不斷的提高中,可能同修都已經修出來了,可我們自己心裏的包袱還沒放下呢,這怎麼行啊?而且如果這樣的情緒又影響到其他的同修,就又造成了更多範圍的間隔。

再談談當我們自己面對同修的不同意見,乃至批評、指責時,該如何修自己。如果同修看到我們自己的不足,心平氣和的、善意的指出,我們都比較容易接受,但如果同修說的語氣不祥和,刺傷了自己,或不認同同修的說法,覺的言過其實,或認識不同,往往心裏面就很難過,可是,這恰恰是我們找到執著、修煉提高的機會。我面對這樣的情況時,如果發現自己心裏不平靜、不舒服了,覺的委屈、丟面子了等等,就找自己,「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精進要旨》〈再去執著〉)我就反覆的背這句經文,找自己是哪顆心造成的心裏過不去,逐一找到,去掉它。不辯解,不維護自己,放下自我,因為維護的是人,放下自我,就是放下人,顯露出來的才是真我,才是「神」。在自己有情緒時,不過份的考慮同修說的話到底對不對,因為我的執著被觸動了,無論話對不對,修自己才是首要的。

當我的心平靜下來後,再去想一想同修說的話對不對,因為當有情緒時,往往會失去判斷力,平靜時,才會很理性、很客觀的用法理衡量同修說自己的話到底在不在理,如果在理,我就承認、就改正,如果覺的不是那麼回事,就放下它,但也要對同修心存感激之意,因為同修來找我說,無論說的對與錯,都是在對我修煉負責、對整體負責。當然,問題往往沒有那麼簡單,有時並非是對錯的問題,只是認識問題的角度不同,那麼,就讓自己看問題多一個視角,即便不贊同同修的認識,我也會充份理解同修,他看問題的角度,只要他的出發點是為法負責的。如果在這過程中,我看到了同修有哪顆心或哪方面存在不足,就以包容的心態默默的把它記在心裏,知道同修在這方面還存在不足,將來找機會幫助同修提高上來,幫助有時不能期望一次交流就讓同修改變,也不一定只用語言,潛移默化的影響也會起作用。我們的基點站在整體上,放下自我後,就會真心為每一位同修好。記的一次同修找我交流,指出我的不足,他說的話,如果我真是他說的那種情況,那麼,他說的就是對的,是符合法的,但我並不是那種情況。可是,即便如此,我一句也沒有為自己辯解,只是覺的心裏很高興,為同修能夠這樣看問題而高興,因為和以前相比,同修在這個問題的認識上提高了。

包容的境界,對做協調的同修尤為重要,因為協調就是把同修和同修聯繫到一起,協調一致做事,如果自己心裏面有隔閡,又怎麼能做到把同修們都容在一起呢。不管哪位同修對自己有多大的成見、有多大的不滿,也不管哪位同修和自己的認識有多大的不同,都要容,在內心深處對任何同修都不能有一丁點兒的隔閡,不是在同修之上的心,而是無我。做到包容一切,是修自己、放下自我的過程。同修間不管有多少不同,在最根本上,我們都是師尊的弟子,在共同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以法為大,怎麼能讓個人的情緒影響整體呢?每當心裏過不去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放下自我!然後,一遍遍的背那句經文「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把自己修出來,做到在面對任何一個無論對自己有多大意見的同修時,內心裏總是湧出因是「同修」的親切感。

對待同修,包容是一種境界,另外一個方面,是要看同修的長處。

從整體配合上來講,發揮每位同修的長處,才能使個體間互相圓容互補,雖然每個個體可能都有所短,但同修間長短互補後,整體卻能夠達到無漏。比如說,有的同修法理比較清晰,在各項救度眾生的大法工作中也很能出一些點子,但是要具體做時,常因家庭拖累或還有怕心等種種原因,未必能參與實施;而另外一部份同修卻很有實幹精神,不怕苦、不怕累,怕心也很小,但並不能談出多少對法理的認識,也拿不出太多的好主意,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都看同修的長處,都發揮同修的長處,清晰的法理、切實可行的好辦法加上實幹精神,這個整體是不是就完備了?!雖然個體都存在不足,但是同修互相長短互補後,整體呈現出來的卻是完善的。個人認為,整體配合中就應該是這樣的思維方式,這樣的協調分工,不能苛求每位同修在哪個方面都修的無漏,也不能苛求每位同修都是全能人才,配合中,就是要看每位同修的所長,無論是心性上還是能力上,然後發揮他的所長,相互間長短互補。做協調的同修尤其需要這樣的思維方式。如果,相反的,我們都看同修的短處,就可能產生埋怨、悲觀等情緒,他怎麼不行啊!怎麼都不行啊!等等,負+負,削弱整體的力量。

從個人修煉來講,多看同修的長處,才能找到自身的差距,提高更快。有的同修總是拿自己的短處和同修的長處比,因此,幾乎從每位同修身上,都能找到自己有差距的地方,看到同修的閃光點,也使自己找到自身更多的不足,儘快在不同方面提高上來。

「神: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從這句法中我悟到,我們對照法理,應該衡量自己的言行和思維,而不是衡量同修的言行,衡量自己是向內找,這是師尊和大法對我們的要求,衡量同修是向外看,如果經常如此,思維裏就會出現太多的他如何如何,她如何如何,對同修形成觀念和成見,這不就和常人一樣了嗎?

我們很多時候,形成了錯誤的思維方式,總習慣性的向外看,眼睛裏總是哪個同修如何如何,並且在同修的接觸中,相互談論,有的也許是同修的真實情況,有的也許完全是誤會或誤傳,無論是否屬實,造成的結果都是一個或幾個同修對某個同修的成見變成數十、數百的同修對某個同修產生成見,成見是甚麼,就是心中有了隔閡,對整體來講就是間隔,而且,目前在我們地區,這不是個別現象,而是普遍現象,經常的,一個同修的一件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傳遍很大範圍的同修,有的同修是帶著埋怨、責怪等情緒談出來,而更多的同修則就像常人嘮家常一樣把道聽途說來的事情很隨便的相互談論、傳播。同修們啊,怎麼就沒考慮到這種行為對整體造成的影響呢?這樣的一個個流言就像一股股濁流一樣在同修間流淌,所過之處,就會出現一道道鴻溝,整體就會被這一道道裂痕分割成一個個小塊。

那麼,怎麼做才是對同修和整體有益呢,我想,就是直接找自己覺的有問題的同修,真心為同修好,敞開心扉去交流,或者如果和這個同修不熟悉,就找一兩個熟悉這位同修的同修,在法上切磋一下,抱著真心幫助同修的慈悲之心,共同探討如何解決問題。不能抱著情緒到處去說同修有甚麼甚麼問題,即便說的是事實,也不合適,這樣做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益處,還會在更多範圍造成同修間的間隔。今天,我們大法弟子在否定迫害中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很多時候,不是靠個人的力量,而是靠的整體配合,因此,我們不能讓自己的言行削弱了整體啊!

看著同修連續被迫害,我的心沉重、壓抑的喘不過氣來,要減少迫害的損失,增強整體救度眾生的力量,這需要我們每位同修都把自己修出來,修出慈悲、修出寬容,修出能站在整體考慮問題的境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