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迷 找回真我的角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八二年我因丈夫有外遇離婚了,我一人帶著幾歲的孩子,又多病纏身、家境困苦。九七年我喜得法輪大法,一身的疾病頓時消失,家庭情況又有了好轉,我感謝師尊,決心修煉到底。修煉的過程要不斷的去執著心,我在這個過程中,卻嚮往、執著著有一個所謂圓滿的家庭,執著於夫妻情感,結果走了很大的彎路。

二零零一年,經人介紹,我又成立了一個家庭。因為男方不同意我學大法,百般阻撓,由於對情的執著太重,我怕影響家庭而妥協,從那時起,我便沉淪於夫妻的情迷之中,被情魔帶動著。有時想看看大法的書、做點證實大法的事,也是偷偷摸摸的,不敢讓他知道。從此,我變的不精進了。

對於同修的幫助,我躲躲閃閃。舊勢力就是鑽修煉人長期不放的人心的空子,讓人遠離大法。師尊的點化,同修的幫助,都沒有使麻木的我清醒,此後,我在骯髒的情迷之中越陷越深,死抱著這些東西,似乎自己追求的所謂「美滿的家庭生活」實現了,其實是自己的情和色慾之心得到滿足了,並一再膨脹。舊勢力要一步步的拖下我、毀了我,我卻不自知。最後,我甚至放棄了大法。然而這段家庭生活只維持了三年多的時間,又因對方外遇而告終。

想起來這真是一場節外生枝的戲,然而損失卻是巨大的,我的身體也出現了病的狀態。同修說:七﹒二零開始迫害那麼嚴重,你也沒後退一步,而今天卻被「情」給拉下來了。

一天在夢中,我看到一層層的椅子摞了很高,是我又一個個的把椅子拿了下來,然後我走到懸崖峭壁上,掉到了一個很深的深淵。醒來我哭了,是我執著太重,自己拆毀了自己的修煉位置,從師父給準備的很高層次一跌到底。

慈悲偉大的師尊一直沒有放棄我。這期間,同修不厭其煩的來找我,幫助我從法上歸正,讓我好好學學師父的講法。那天,當我看到「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一句話打動了我的心,我猛醒。我看到身邊的同修,個個都在精進著,正法的進程也在不斷的向前推進著,我卻在情的執著中浸泡著,忘了自己的使命,好險啊!

同修讓我參加集體學法,我決心奮起直追,多學法,有思想業的干擾就和同修交流,清除它。多學法後,我感到自身不好的東西在迅速去掉,我又恢復了健康,又開始堂堂正正的走在修煉路上,證實法、講真相

以前,為了滿足自己情的執著,為了能找對像、再婚,我找了各種冠冕堂皇的藉口說服自己:「孩子小,母女倆人沒依沒靠」、「修大法也不是讓人當和尚、當尼姑」、「要不就找個同修結婚,共同精進」,等等。現在我想明白了,在人類歷史大戲中,經過無數次的輪迴,我已經扮演過各種各樣的角色,有過無數坎坷、悲涼或輝煌的經歷,今天,歷史的最後一幕實實在在的開始了,大法是我和宇宙中所有生命的依靠。在這一幕中,我的角色是大法弟子,我的職責是同化大法、救度眾生,在這分秒必爭、轉瞬即逝的時刻,我怎麼還能去演那些過去的舊角色、去執著體驗那些為了今天得法和證實法而鋪墊的東西呢?那不是倒退嗎?難道我還要逃避現實、走回歷史的過去、錯過眼下的萬古機緣嗎?那真是太傻、太糊塗了!

在幾年的小組學法中,我不斷純淨著自己,真的放下了對情的執著和變異觀念。學法讓我找回了真我的角色,我一定珍惜、走好歷史大戲最後一幕的每一步,純淨自己,救度世人。

把一點體會寫出來,希望對執著常人生活的同修有一點借鑑。我體會到,修煉中在哪一方面不聽師父的話都是危險的,特別是正法的最後時刻,再失足、走錯一步,有沒有挽回和彌補的機會都很難說了,千萬要嚴肅對待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