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 成為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回到家鄉已經快一年了,在大城市一直屬於獨修狀態,而且帶修不修的。手中只有一本《轉法輪》。那時師父的各地講法等新經文幾乎都沒有細看過,所以對師父講過的關於男女關係方面的法理不清晰,也根本就沒有重視過。人的一面在社會大染缸裏放縱著自己。總覺的自己得法晚,趕不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屬於下一批法正人間時期的大法弟子。三件事雖然也在做,可總是不那麼精進。有時甚至覺的自己修的那麼差勁,師父肯定不管我了。

可是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夢中的點化,生活中的點化,使我知道了我來世的目地,知道自己必須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明白了種種原因,我放棄了大城市的一切,回到了家鄉證實法。朋友不理解,不修煉的家人更對我另眼相看,包括家裏修煉的和我同年紀的也不理解。不明白年紀輕輕的我為甚麼放棄在大城市擁有的一切,而願意回到小家鄉發展。她們怎麼能明白呢?在大城市裏為了自己的利益爭鬥的很苦,表面風光,心裏痛苦,再繼續沉淪,我將失去的是萬古機緣。師父說了:「人往往認為自己追求的東西都是好的,其實在高層次上看,都是為了滿足在常人中那點既得利益。」(《轉法輪》)

這大半年,與家鄉的精進同修接觸後,真的覺的與可敬的同修們拉開的距離真是很大。剛開始回來時,我把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時時刻刻放在心裏,總覺的自己做不好會讓師父傷心,讓我天體的眾生失望。所以剛回來時真的很精進。最近一段時間,晨煉總也起不來,正念也發的少了,法學的也少了,家裏不修煉的人也開始處處干擾。

向內找,找到了安逸心,懶惰心,色慾心,妒嫉心,虛榮心等等,自暴自棄的觀念也隨之而來,滿腦子負面思想。找來找去,好像都沒有找到根子上去。今天看完正見網上同修寫的「去掉心中的過去」,由同修的這篇文章題目,剎那間找到了使我不能勇猛精進的真正原因,那就是對以前男友的情。沒事的時候總願意回憶回憶過去的生活。原來是這個一直在阻礙著我前進,就像一張蜘蛛網一樣裹住了我的全身。

師父講過:「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沒有真正的婚姻,男女在一起等於是犯罪,沒有道德人倫的約束。當初在最後選擇的時候,我心中特別痛苦,離不開大法,也離不開好了十幾年的男友,真是一手抓著神不放,一手還抓著人。是慈悲的師父看見我還有想修煉的這顆心,一次一次的點化,我才分了手。雖然分開了,可並沒有從本性上認識。

情是屬於三界內的,大法弟子要修成更偉大的生命,超出三界的生命,這個情就得往下放。師父在《轉法輪》中所講:「還有一種強大的業力,對修煉者影響非常大,叫作思想業。人活著就得思考。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

當自己正念不強時,腦子裏總有以前和他在一起的美好回憶,他的容貌,他的聲音等,在另外空間,舊勢力看的很是清楚,它就是會鑽大法弟子看問題不在法上時的空子,從而就會加強你的執著,你越執著越加強,讓你白天學法時不靜,發正念迷糊,睡夢中變化成他的相貌的色魔干擾等。讓你天天腦子裏擺脫不掉他的陰影,從而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意念。

做三件事不在法上的時候,邪惡就會想盡辦法鑽空子,從而迫害你。因為它有了迫害的藉口了,那麼師父和正神想幫你都沒辦法。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正法到了最後,對大法弟子的心性要求相對來說更加嚴格,因為得對大法負責,得對眾生負責。

我地區有同修在情上被干擾,致使被邪惡迫害。而我,卻在救度眾生很緊急的時刻放鬆了自己,被男女情纏住,走進了邪惡的圈套。它們也想讓我在情上不能自拔,從而懈怠下去,停止精進的步子。

認清楚了,就必須從根子上把其挖掉。全面否定舊勢力對我在歷史上的一切安排。其實師父也早已在夢中無數次的點化我,今生的男友是專門來魔我的,專門來阻礙我助師正法的。都那麼清楚了,為甚麼還讓師父失望呢?我怎麼還能拿師父的慈悲當玩笑呢?在正法時期的最後關頭,把所有人的一面都修掉,真的達到金剛不動,讓自己變成神。

誰都不能阻止和動搖我助師正法的路,我要跟偉大的師父一直走到法正人間時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