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市小學女教師王敏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王敏原是瀋陽市沈北新區一位小學教師。修煉法輪功使她身體健康,可是中共卻把她關進監獄迫害五年,將她迫害致重病。

喜得大法獲新生

王敏女士,今年55歲,原瀋陽市沈北新區第一小學的一名體育教師,雖然是體育教師,但王敏的身體卻受多種慢性疾病的折磨。

王敏還在上小學的時候,那時中蘇兩個共產黨政權交惡,小學校備戰挖防空洞,小孩子整天站在潮濕的環境中,小小的年紀便得了關節炎。

王敏成為一名體育教師後,經年在室外上體育課,由於室外開闊,需要大聲地喊口令,王敏更是患上了老師們常有的職業病:咽喉炎。王敏經常隨身帶著含片,咽炎發作嚴重的時候,含片也不管用,為了不耽誤上課,就使用「噴霧劑」,長期的服藥,使王敏又患上了胃寒,心臟有時怦怦狂跳。

這些慢性疾病讓王敏的性格慢慢的變得急躁、火爆。王敏時常被折磨得失眠,整夜的睡不著覺,只有快天亮的時候才能瞇一會兒,醫生診斷為「神經官能症」,本應該是年富力強的年齡,王敏卻被這些病痛折磨得黑瘦黑瘦。

正當王敏的人生一籌莫展的時候,當時正在中國快速傳播的法輪功給王敏帶來了新生。九六年初,王敏在朋友的家中第一次接觸到法輪功。晚上,王敏把《轉法輪》借到家中,只讀了十多頁,王敏便不知不覺地睡著了,一直到天亮,王敏從來沒有睡過這麼香,這令被「神經官能症」經常折磨得徹夜難眠的王敏震驚不已,既高興,又驚奇。

王敏斷定《轉法輪》是一本了不起的寶書,此後的二十多天,王敏一天看十幾頁《轉法輪》,就呼呼的睡過去。當讀過一遍《轉法輪》後,王敏發現,折磨自己的那些關節炎、咽炎、失眠症等慢性病竟不翼而飛。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神奇的王敏從此走上了修煉「真、善、忍」的返本歸真之路。

王敏開始得法修煉的九六年,法輪功在中國才剛剛傳播了四年多的時間,雖然是短短的四年,但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和「真、善、忍』的法理,令千千萬萬個中國家庭受益。在這個瀋陽北郊的城鎮,每天早晨,法輪功修煉者都從四面八方彙集在新城子公園晨煉,悠揚、平和的音樂在公園迴盪。有時,法輪功修煉者聚在一起通讀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一起討論修煉中的體會,哪些還沒有做到「真、善、忍」的法理。

王敏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親屬、朋友、同事都看在眼裏,原來的第一小學校長賈炳宜誇獎說:王敏學法輪功變好了,以前王敏脾氣火爆,現在不跟人家頂了。

在中國,教師的待遇低,工作勞累,許多教師都身體不好,年末,學校開始報醫藥費,一堆老師報銷醫療費,學校幾名法輪功學員卻沒有一個人報,校領導說:「煉法輪功好,給國家省多少錢,你看煉法輪功的老師,沒有一個報醫療費的」。為此,校領導還給了幾名法輪功學員獎勵。

王敏修煉法輪功後,不僅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更是獲得了生命的新生,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內心變得平和與充實。

堅持做好人無罪,被非法判刑五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王敏怎麼也想不通,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為甚麼不讓煉,中央電視台怎麼能說謊,天天在電視裏誣陷法輪功,激起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

對法輪功的迫害,一開始就遭到了億萬法輪功學員的抵制,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或利用各種方式向人們述說法輪功的真相,為了恐嚇法輪功學員,中共各地的「六一零辦公室」(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專門組織)不斷的對法輪功學員重判、勞教或送洗腦班。當時沈北新區(原新城子)「六一零辦公室」的頭子佟樹良對王敏等幾名法輪功學員下了黑手。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王敏正常上班,上午到外校監考,那一年春天,瀋陽異常的乾旱,一直不下雨,可那天卻下起了那年的第一場大雨。當下午王敏從外校監考回到辦公室時,只見校長賈炳宜與書記顧豔文帶著兩個警察闖入了辦公室,強行將王敏綁架,為首的是虎石台派出所的陶德軍。緊接著,新城子分局國保大隊惡警段慶祝、新城子街派出所李姓警察、陶德軍等對王敏進行了非法抄家,將家裏翻了個底朝天。晚上,在新城子街派出所的非法審問中,惡警陶德軍刑訊逼供,用腳猛踢王敏兩腳。六月十五日,王敏被非法關押到瀋陽市看守所。

王敏被綁架時,王敏的女兒才十九歲,正上大學,丈夫因婚外戀拋棄王敏,已經與王敏離婚多年,王敏母女相依為命。

為了樹典型,當時的新城子「六一零」頭子佟樹良要重判幾名法輪功學員,來恐嚇全區的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末,在新城子區「六一零」的操控下,新城子區法院對王敏、呂國琴等三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非法審判,當時的主審法官叫陳克學,對三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持續了一天,一直到晚上也沒有結果。開庭的當天,在法庭上,出現了荒唐的一幕,高雅清等新城子區「六一零」的頭目竟坐在主審法官陳克學的兩側,直接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庭審,「六一零」頭目已不再是躲在幕後,而是直接跳到前台,對號稱「依法治國」的中共是莫大的諷刺。

王敏當庭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王敏講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做好人無罪。第一次開庭沒有結果。

第二次開庭,沒有公開,在法院的一個小屋內進行,主審法官陳克學和高雅清等新城子區「六一零」的頭目對王敏等匆匆宣讀了非法審判結果,就草草結束了,王敏被非法判刑五年,王敏拒絕在非法判決書上簽字,並提出上訴,王敏對法官陳克學說,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罪,你們判我就是你們的罪。法官陳克學說:共產黨、政府叫我幹,我就得幹。

對於王敏提出的無罪上訴,瀋陽市中級法院很快就駁回了,維持原判,王敏當庭撕毀了非法判決書,送判決書的法警說:你別當著我面扯呀,你回過頭再扯。

五年牢獄之苦,身心備受摧殘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六,王敏與呂國琴被非法轉押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王敏寫了長達十多頁的申訴書,向相關部門申訴,做好人無罪,然而這些申訴書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回音。

王敏被非法關押在九監區,五年的牢獄,王敏等法輪功學員每天像一部機器一樣,終日不停的勞作,每天早六點開始工作,晚上就不知幾點收工了,幹到半夜是常事,有時幹一夜,挨打、被罵、受罰是家常便飯。

由於經年的牢獄之苦,二零零四年,獄中的王敏發現自己胸部乳腺長了個腫瘤,是乳腺癌初期的症狀,當時在獄中,這根本就沒人管,當二零零六年王敏出獄後,王敏胸部的腫瘤已開始長大、潰破。

五年的非法迫害,當王敏拖著沉重的病體回到家中時,等到的卻是街道、派出所、六一零的監控與騷擾。沒有一分錢的生活費,取暖費也拿不起,教育局早已將王敏開除了公職,停發工資。王敏去教育局找,根本沒人管,一年半後,王敏才能拿到每月二百五十元的低保,勉強度日。

在王敏被非法判刑期間,王敏的姐姐因不堪打擊一病不起,於去年年末去世;王敏的妹妹精神受刺激,不能自理。出獄後的王敏,一邊照顧妹妹一家,還要承受著來自「六一零」的跟蹤與監視。

二零一零年又被綁架,再曝中共「六一零」邪惡本性

每逢中共認為的敏感日,中共都會毫無理由的對法輪功學員下黑手,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沈北的四名法輪功被「六一零」綁架並重判,刑期長達十一年。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前,據一名警察說:上面要成績,讓抓法輪功。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王敏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劉素蘭一起去購物時,在超市突然被十多個惡警綁架,原來沈北新區「六一零」與國保大隊已經蓄謀了很久,在邪黨的十一前對兩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綁架。

參與綁架的惡警說:「她(王敏)明年就可以辦勞保領退休金了,今年就抓她,至少判她五、六年。」言外之意,讓她辦不成退休。惡警在非法抄家時,四處翻錢,沒找到錢,就把低保卡拿走了,電腦、打印機、法輪功書籍等價值幾千元東西都翻走了。

沈北新區國保大隊與新城子街派出所的警察連夜將王敏與劉素蘭送到瀋陽市看守所,看守所要體檢表,警察連夜將王敏拉到七三九醫院(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指定醫院),體檢後,王敏又被沈北的惡警送到瀋陽市看守所。看守所獄警與獄醫對王敏體檢時,王敏的胸部腫瘤已潰破,醫生診斷為乳腺腫瘤。獄醫感到很驚訝,指責沈北的警察說:他們太不負責了,這樣的人還給送來了,叫她跟回去吧。

可是沈北的警察還是不放人,後半夜兩點,又把王敏拉回新城子街派出所,關進鐵籠子。沈北新區「六一零辦公室」不讓放。

為了達到給王敏判刑的目的,沈北新區「六一零辦公室」不顧瀋陽市看守所獄醫的診斷,第二天,警察又把王敏押送到去沈北新區醫院去體檢,大夫說:這病我們看不了,到市裏大醫院去看吧。

警察又把王敏關進派出所的鐵籠子。下午沈北新區「六一零辦公室」來人說:洗腦班已經聯繫好了,把王敏送張士洗腦班(位於於洪區張士,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送去就接收。兩個警察把王敏又帶到區醫院,說上午的程序再走一遍,讓大夫寫診斷,王敏對大夫說:我這樣的身體,他們還不放過我,要送我進監獄。

就這樣,在沈北新區「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高潔的帶領下,國保大隊,新城子街派出所等七,八個人(其中兩個女的,要常住張士,陪著轉化),將王敏送到於洪區張士洗腦班。

張士洗腦班的頭目看到王敏的病情後,表示不願意接收。「六一零」派來的兩個女的也高興了,說不用跟著遭罪了,看來她們心裏並不是真正的想參與迫害。

到晚上八點多,沈北新區「六一零辦公室」只好將王敏放回家,監視居住。

然而沈北新區「六一零辦公室」還不死心,完全不顧王敏乳腺腫瘤的現實,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新城子街派出所一名叫蘇鈞和楊所長到王敏家叫門,被王敏拒絕。第二天,王敏出門上街的時候,在樓下被惡警綁架,關押一夜後,又把王敏拉到遼寧省腫瘤醫院,一個女警叫大夫好好看,大夫指著王敏破潰的病灶部位,不客氣地對女警說:這還用看嗎?這不明擺著嗎!你自己看。

當天下午,警察辦完了取保候審後,將王敏放回家。

後記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每一位中國人都是受害者。對那些曾經迫害過自己的「六一零」成員與警察,王敏無怨無恨,王敏對參與迫害的警察說:我告訴你們真相,是為了救你們,我要是不告訴你們真相,你們未來就被中共惡黨毀了,我要是恨你們的話,就不管你們了,我是修煉人,不能看著你們毀了。

在被綁架的過程中,王敏都把法輪功真相告訴給碰到的每一位警察、幹部,明白真相的警察說:最不願接的案件就是法輪功的案子。有的還退出了中共邪黨,一些「六一零」的成員也有的被王敏的堅定與寬容感動。王敏希望他們擺脫中共的洗腦控制,為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