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良母被中共迫害 家庭破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胡霞,女,四十八歲,成都市崇州市羊馬鎮居民。修煉法輪功的胡霞,是一位賢妻良母,她勤持家務,無微不至的照顧丈夫、女兒,自己還開了一個門市,一家人過著平穩的生活。但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下,導致她的親人反目,家破碎。

胡霞於一九九八年五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此後她按「真、善、忍」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生意也越加紅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毒害世人,胡霞自己做出真相資料出去散發,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胡霞的丈夫帥如勤,是崇州市羊馬鎮中學教師,在中共迫害的紅色恐怖毒害下,他害怕胡霞修煉法輪功連累自己,三番五次威脅要離婚。二零零九年八月初的一天晚上,帥如勤先是毒打胡霞,後叫來崇州市羊馬鎮派出所警察綁架胡霞,並把胡霞的電腦、大法書、神韻光盤全部交給羊馬鎮派出所警察。

第二天下午,胡霞被關押到崇州市拘留所,遭警察用電棒打腳心,抓扯頭髮強行拍照,警察的凶殘迫害,致使三天後胡霞十一年前的心肌炎復發,惡徒這才通知家屬接人。幾天後胡霞被迫離家流離失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胡霞在新都再次被綁架,在新都區城東派出所,警察將她的手臂反擰背後強行按手印,給胡霞戴上腳鐐手銬銬在刑椅上,銬了一天,腿腫的像水桶一樣,還不讓上衛生間。

酷刑演示:銬在刑椅上
酷刑演示:銬在刑椅上

後胡霞被轉到新都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惡人對胡霞抓頭髮、打耳光、強行照相,胡霞絕食抵制迫害,幾天後惡警所長找來兩個彪形大漢犯人將胡霞用鐵鏈綁在死刑床上,一會兒就圍上十幾個警察給她灌水,胡霞一身被灌的水濕,惡警放狼狗來,狼狗舔她臉、手。幾天後胡霞心肌炎再度復發,心速跳動加快了,被拉到城裏醫院檢查,每天輸液,但液輸不進去,輸哪兒哪兒就腫,手、腿腫的嚇人,胡霞不想去,惡警就扯頭髮、打耳光、連拖帶扯將她弄去城裏醫院輸液,有兩天,惡警將她銬在床上輸液。

後胡霞被崇州市「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劫持到新津洗腦班,羊馬鎮中共人員逼胡霞的丈夫帥如勤交保證金四萬八千元,胡霞弟弟墊了一萬八千元,並聲稱若一年後不「轉化」(中共警察用酷刑、洗腦和株連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稱之為轉化),胡霞弟弟要再押二萬四千元,帥如勤要再押扣拆遷房款十萬元現金。在一系列的精神、肉體、經濟的迫害下,她違心寫下所謂「三書」(即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

胡霞二零一零年一月回家後,知道寫「三書」錯了,繼續修煉法輪功。但丈夫帥如勤不准胡霞煉功學法,不准她與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羊馬鎮崇江路社區熊加軍、魯國建等還經常闖到胡霞家騷擾。八月三日早晨,帥如勤見到胡霞在打坐煉功,就拳打腳踢的把胡霞拖到客廳,吼叫著要離婚,並發瘋的說:今天打你,以後還拿刀殺你。胡霞被迫離婚。帥如勤只給胡霞一偏僻空房及一張床、一沙發,其他房子、家具、存摺、汽車都不給胡霞。

在中共的迫害下,胡霞一個人過著清苦的生活。然而崇州市羊馬鎮政府、派出所、社區、新津洗腦班的中共人員還不放過她,不但多次到胡霞住處進行威脅、錄像等騷擾,並且還將其前夫帥如勤叫來,威脅、毆打胡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