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冬姣遭綁架八次 曾被劫入精神病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西報導)法輪功學員王冬姣,女,現年五十五歲,家住江西省瑞昌市桂林辦事處大唐村二十一組。王冬姣堅定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縱的公安、司法等部門惡警多次殘酷迫害。自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八日至二零零五年六月,共計五年三個月的時間內,她先後八次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遭恐嚇折磨,還一度被劫持到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修煉法輪功,苦命人身心受益

王冬姣,原本出生於貧困的家庭,進入九十年代後,災難連年接二連三的降臨:一九九二年七十七歲的父親中風癱瘓在床上;一九九三年七十六歲的母親雙目失明,二老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四年王冬姣又患上了腎臟綜合症,全身浮腫,皮膚蠟黃,呼吸困難,肝臟腫大。經多家中、西醫院和民間醫生醫治,中草藥吃了好幾筐,病情不但沒好轉,而且日趨嚴重,到處求神佛又無補;還有三個孩子,大的十三歲,小的八歲。一九九五年,丈夫(上門女婿)因不堪家庭重負,帶著兩個孩子回了老家。體弱多病的王冬姣,和兩個殘疾雙親及一個年幼的孩子,這樣一家人怎麼活?

天不滅苦命人,一九九六年六月,王冬姣有幸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不久,身上所有的病不翼而飛,一身輕鬆。人精神起來了,不但能下地幹活了,而且不知道累。第二年春,她扶犁走耙、犁田耙地、……越幹越有勁;同時,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更好的人。她修煉後身心的巨大變化,村上人人皆知,都講:「法輪功好,真神奇!」

說真話,屢次遭綁架迫害

然而,三年後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及其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公開、鋪天蓋地栽贓、陷害、誹謗法輪功和師父。她想:「我的命是法輪功和師父給的,法輪功和師父受這麼大的冤屈,我絕不能不問」。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同市裏其他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一道進京上訪,為法輪功和師父鳴冤,二十六日順利返回瑞昌。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又二度進京上訪。從此開始八次被綁架進監獄遭摧殘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她二度去北京上訪(同去上訪的還有張曉紅、塗淑蘭、肖水木三位法輪功學員)。十八日才找到了北京信訪局,可信訪局把她們關押在一個房間裏,她們失去了自由。後再由瑞昌市駐京辦事處姓郎的等人用車把她們劫持到瑞昌駐京辦事處,也關在一間房內。四天後,瑞昌公安國保大隊的范毓芳、徐尤池等惡警把她們劫回原籍,非法關押在瑞昌市看守所。王冬姣的八十五歲、癱瘓在床上的父親得知他唯一能依靠的女兒被關在牢裏,承受不了這個打擊,服毒身亡。王冬姣要求回家為父親辦理喪事時,遭公安局副局長周佐林的拒絕。在瑞昌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邪惡多次逼她放棄修煉,她一直予以拒絕。在瑞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六十四天後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上旬的一天上午,賽湖派出所張緒勇等惡警,闖進她家,因她不放棄修煉而被非法劫持到賽湖派出所,並將她的左手用手銬銬在窗戶上,銬了一下午。過程中,惡警發現她佩戴了法輪章,惡警就搶她的法輪章,她用右手緊緊握著法輪章,兩個男警察,費了好大的勁,折騰了好久,累的直喘氣,也未能把法輪章搶去。當天下午七點多鐘,被非法關進拘留所。被非法關押的還有七十多歲的馮××(法輪功學員)。這次先後關進拘留所的近三十名法輪功學員。十五天後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賽湖派出所張緒勇等惡警,又闖進她家,進行大抄家,搶走了《轉法輪》等書,在未找到他們所要的任何東西的情況下,將她和其雙目失明的母親劫持到賽湖派出所。以有人舉報她張貼真相標語為由,進行非法逼供。她一概不於配合。當晚好晚才放她母女倆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有人提醒她:「以後他們來了,不要開門,知道嗎?」

二零零一年元月,賽湖派出所惡警張緒勇和國保大隊長范康等,再度將王冬姣綁架至拘留所(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此次被綁架至拘留所還有其他三、四十名法輪功學員,十五天後將她放回家。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關押了一月才放。

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下午,賽湖派出所惡警陳小明和國保大隊長范康又把王冬姣劫持到市公安局,下午又將其八十四歲雙目失明的母親帶到公安局,母親勸說道:「你就不要煉了吧,周(佐林)局長為我們好,這不,周局長他們還給了我二十元錢……」她拒絕了邪惡「不煉功」要求。晚上九點鐘,她被關在瑞昌賓館,由惡警范康、徐尤池和鄭林等輪番對她非法審問了一晚,逼問真相資料和標語的來源,她拒不回答。惡警范康氣急敗壞,用拳頭猛打她的太陽穴;又脫下皮鞋,用皮鞋後跟使勁朝她的大腿猛打,把她的腿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次日,非法將她關進看守所。這是她第四次被非法關進監獄。這次被非法關押的還有漆曉瑞和田金枝兩位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迫害四個半月後,於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國保大隊惡警鄭林和豐聞輝,把她押送到九江市馬家壟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在馬家壟勞教所遭受藥物摧殘

在馬家壟勞教所,王冬姣被關押在女子四大隊8號監室。(同號裏有兩個法輪功學員,一個是修水縣陳××,另一位是九江市尋陽區周麗華)。四大隊惡警為了達到轉化她的目的,除了自己親自逼、誘外,還利用包夾(吸毒犯)、猶大等來「轉化她」。過程中,無論他們採用甚麼招數,都無法改變她對「真善忍」的信仰。2001年十一月上、中旬這段時間,她的身體出現一種歷來沒有過的一種狀態:經常在飯後頭暈、嘔吐等症狀。她找不到身體出現這種狀態的原因,也懷疑過邪惡利用食物迫害她。一天吃飯時,她要求同包夾(吸毒犯鄧菊娥)換飯吃,鄧死活不肯。後來一天下午吃晚飯後,法輪功學員陳××身體也出現了一些類似症狀,而且肚子痛的很厲害。而王冬姣飯後反而沒有任何反映。這是因為陳××端錯了飯,把給王冬姣吃的飯吃了。這時王冬姣才知道,是惡徒在給她吃的飯裏下了不明藥物,利用藥物來摧殘她,以達到讓她在稀裏糊塗中被「轉化」的目的。第二天王冬姣開始絕食。惡警溪輝(大隊長)得知她絕食,把她叫到辦公室詢問。王冬姣揭露他們在給她吃的飯裏下不明藥物殘害她。惡警宋文剛進監室了解王冬姣絕食一事時,周麗華說:「你們在王冬姣的飯裏放了不明藥物,所以她絕食。」當她從辦公室回到監室時,周麗華已經被轉走了,從此她也未見到過周麗華。後來王冬姣也被轉到六號監室,六號監室裏有萍鄉市冠雲鳳和九江市陳××兩位法輪功學員。王冬姣就將邪惡用藥物迫害她的事告訴了這兩位法輪功學員。

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不幾天,惡警科長陳××、醫生潘某、林××(女)等惡警。把王冬姣劫持到一輛車上,車從馬家壟勞教所向九江市區方向開出,車速特別快,時而左時而右的急轉彎是他們故意而為,欲將王冬姣轉暈頭,車最終到達九江市第五人民醫院,王冬姣一看就知道是精神病院,因為有不少精神不正常的病人。此時,王冬姣全明白了:他們在食物中滲入不明藥物的目的,是要使她精神失常,而將她送進精神病院。精神病院對她進行了多種複雜的檢查。其中一項檢查,是同一個問題先後多次向她提問。當心理醫生詢問她時,她講了她修煉法輪功前後的身心變化。最後她說:「醫生,你憑良心說,我像個有精神病的人嗎?他們『轉化』不了我,欲將我送進精神病院,從而提高他們的『轉化率』,好向其上級請功求賞……」於是精神病院拒收王冬姣,她又被押回勞教所。不幾天,勞教所邪惡向外公開聲稱王冬姣「瘋了「,以此為由,於十一月底將王冬姣放回家。此時她的身體被摧殘的骨瘦如柴。

再度屢次三番被綁架

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日(黃曆十二月二十二日),也就是一年一度除夕家人團圓將至的日子。瑞昌市國保大隊惡警徐尤池、郎雅冰、李小玲、鄭林和賽湖派出所陳小明等,以有人告發王冬姣發真相資料為由,將她綁架至看守所,拘留一個月。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賽湖派出所陳小明、九江市馬家壟勞教所溪輝、林××、趙××等惡警,將王冬姣綁架至九江市馬家壟勞教所(收監),關押在新四大隊8號監室,監室裏還有湖口縣的方紅(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邪惡要她穿囚服等一切要求,她全不配合。二零零三年四月七日下午,她被放回家。同時被放的還有本市法輪功學員周佐福、魏案珍、九江市的張帶弟和萍鄉市的冠雲鳳。據悉,這一天馬家壟勞教所放了好多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八月,賽湖派出所陳小明等惡警又綁架她,關押在瑞昌市看守所迫害。同監室裏被非法關押的還有九江縣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八個月,二零零四年四月,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時,惡警才通知家人接她回家。當時她是被姐姐從看守所的監室裏背出看守所大門外的。

二零零五年六月,桂林派出所惡警陳××等,將王冬姣綁架到桂林派出所(她所在的村已改歸桂林所管轄)。「六一零」頭目周佐林和范鎮派出所惡警在那等著,接著又被押到范鎮派出所,范鎮派出所,以有人舉報她發真相資料為由,將她非法送進瑞昌市看守所迫害。同號裏被非法關押的還有碼頭鎮的法輪功學員朱曉梅。一個月後,瑞昌市「六一零」和國保大隊又非法勞教她兩年。國保大隊惡警豐聞輝、鄧水平將她送往馬家壟勞教所。結果,馬家壟勞教所以證據不足為由拒收。惡警又將她押回瑞昌看守所繼續迫害,一個月後仍不放人,王冬姣天天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絕食抵制迫害,直到九月才被迫放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