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瑞昌市公安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4日】江西省瑞昌市公安局及分局參與迫害大法與大法學員,組織策劃非法抓捕大法學員,非法勞教、拘留、辦洗腦班、抄家、罰款、搜繳大法書籍、音像、煉功帶;指使地方片警、鄉政府、居委會、村委會、學員所在單位的負責人經常打電話或上門騷擾學員和家屬,勒索錢財、蹲坑、監控電話、手機,對大法學員大打出手。

主要參與人員有副局長周佐林、公安局一科科長范康、警察:李小玲、郎雅冰、徐尤池、何少鋒、范毓芳、豐文輝、鄭某某、湓城分局:徐夢林、余引、柯樹海、鬍子文、賽湖派出所:陳小明。下面是江西省瑞昌市公安局及分局迫害大法學員的事實。

在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訪的大法學員:朱貝淑、朱瑞忠、周志斌、柯映春、王堅、曹路玲、魏案真、閔木林、郭小敏、張明秀、老萬夫婦共12人都被公安局一科惡警徐尤池、何少鋒、高某某非法抓捕,並分別非法關押5─15天,每人被勒索人民幣一千元。

在1999年12月初去北京上訪的大法學員朱貝淑、曹路玲、周志斌、柯映春、四人被公安及惡警非法拘捕,關押看守所40多天後,分別送南昌女子勞教所和九江市馬家壟勞教非法勞教2年。

1999年底大法學員陳新娥去北京上訪被公安一科惡警徐尤池非法拘捕、關押在看守所37天,並向其家屬勒索人民幣一萬五千元。

2000年10月份大法學員陳新娥二次去北京證實法,被惡警周佐林、范康、徐尤池非法拘捕並關押看守所60多天後,送九江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在2000年3月31日去北京上訪的大法學員肖水木、王冬嬌、張曉紅、塗淑蘭宋新華五人均被公安及惡警范毓芳、徐尤池非法拘捕、關押在市看守所60天,公安及一科惡警執法犯法,在釋放五位學員的前三天,從看守所轉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三天。6月6日學員家屬被看守所勒索一千二百多元人民幣;交付拘留所一百幾十元人民幣,再由拘留所寫一張行政拘留15天的拘留證,再放人。在這其間惡警向學員家屬與學員單位勒索錢財。

2000年9月的一天早晨,公安一科惡警周佐林、范毓芳開車去大法學員王良瑞、卻正平的家裏抓人,大法學員蔡X也在大法學員王良瑞、卻正平他們家煉功,惡警非法抄了他們的家,抄走煉功帶、把兩位同修拘留15天。

2000年10月的一個深夜(約2點)公安一科惡警周佐林、李小玲、郎雅冰一行6人在大法學員王良瑞、卻正平的家翻箱倒櫃,非法抄走大法書和煉功磁帶。

2001年2月湓城分局徐夢林和一惡警司機開車到大法學員王良瑞修車場,將王良瑞綁架辦洗腦班一個月。

2001年臘月三十晚湓城分局惡警徐夢林、余引、瑞昌市市長徐新安、瑞昌市市容局周局長等人又到大法學員王良瑞、卻正平家去抄家,(因他們夫婦倆出遠門到福建看望在外打工的兒子和女兒),惡警與惡人撬開他們家的大門、房門、箱子、衣櫃,全翻遍,還要其姐姐帶到火車站找他們,弄得親戚都不得安寧,鄰居看了直擺頭,這是甚麼世道?比土匪還土匪。

2001年農曆新年前,大法學員王靜在九江照料生病的父親,惡警鬍子文哄騙王靜的小孩帶路去九江親戚家,非法拘捕王靜並關押近三個月;同期還有大法學員周作福、宋新華、李屏喜被非法拘捕關押在看守所後又送洗腦班迫害。

2001年2月10日,大法學員王全銀、朱水霞夫婦倆在店裏做生意時被公安分局惡警徐夢林非法拘捕關押在看守所分別30和60天。

2001年2月12日,公安一科惡警劫持大法學員:周作福、閔木林、王冬嬌、王堅、張曉紅、塗淑蘭、劉唐球、劉彥美、張新枝、朱小梅、劉久珍、潘愛春、王良瑞、李屏喜、王靜、王全銀、朱水霞、李屏禮辦洗腦班進行迫害。

2001年6月大法弟子王玉香(1980年出生)在深圳白泥坑一家工廠打工,瑞昌市公安局一科惡警打電話到白泥坑治安隊,白泥坑治安隊警察就各個廠家查王玉香的名字,結果在一家廠家查到,於2001年7月19日夜12點多鐘到該廠非法抓捕王玉香,非法抄走兩本大法書,就這樣把王玉香帶進治安隊,第二天被非法關押在龍崗市看守所。一個星期後,瑞昌市南陽派出所惡警戴某某、瑞昌市南陽鄉幹部張某某將王玉香從龍崗看守所帶到瑞昌市看守所關押,惡警陳某某見王玉香煉功,就叫牢頭給戴手銬,多次這樣。惡警戴某某和一科一惡警多次要王玉香寫保證不煉功,王玉香不服從,就被非法關押 114天後,送九江市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王玉香的爸爸、媽媽在瑞昌市城西開一個小吃店,媽媽也是修煉人,爸爸也知道大法好,兩老辛苦勞作受到附近市民和農村村民的讚譽。

2001年7月21日,公安一科惡警:范康、徐尤池企圖非法抓捕王玉香的媽媽楊木枝,王玉香的爸爸堅決抵制,爭吵起來,楊木枝趁機走脫,在外面住了十幾天,回來知道女兒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跑到看守所看女兒,獄警不讓看,說是范康打電話來不准她看。後在勞教所呂科長也不准她接見。

2001年8月初,南陽派出所戴某某開一輛警車,帶一幫惡警到楊木枝小吃店來向兩老要勒索四千二百元錢,王玉香的爸爸(未修煉)質問惡警:「我女兒才20歲,犯了甚麼法?她在深圳打工,你們這些狼心狗肺的東西,深更半夜把一個女孩子從床上拉起,這是人做的事嗎?六月天氣,不准帶一件衣服換洗,你們的良心讓狗吃了?」一個惡警就上去打他,老人見勢轉身順手拿起一把菜刀來要砍他,惡警被鎮住,就開車走了。

惡警們還株連九族,王玉香的姑姑的兒子不讓當兵,說因親戚是煉法輪功的,有「政治關係」,她姑姑就找人,辦了一桌酒給南陽派出所的人喝,後來開了證明讓他去了。

2001年,大法弟子邱永紅、田金梅被公安一科惡警抓捕關押在看守所。

2001年5月8-9日,公安一科惡警劫持大法弟子漆曉瑞、朱水霞、王冬嬌到賓館非法提審,惡警范康還出手打王冬嬌。三人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漆曉瑞被關押50天後,送九江市勞教所非法洗腦迫害,並向其丈夫勒索人民幣一萬五千元;朱水霞被關押109天後,送九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王冬嬌被關押100天後送九江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