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被誤解的心的背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三日】幾年前一位同修將大法弟子的錢(兩個存摺)給了我,我將其中一個存摺提出現金給了資料點的一位同修。另一個存摺給了一位協調人,這個存摺因一位同修被抓落到了邪惡手裏。前些日子我們談起這件事的時候,她問起另一個存摺,其實我不想具體說這些事,同時我也記不清具體數字了,就隨意的搪塞似的說我記不清了,於是馬上看到這位同修那種質疑的眼光,當時我也沒往深處想。

近幾天我們在商量如何幫助一位病業很重的同修時,我順便說到新年前我們應看望一下家庭困難和被非法關押和流離失所的同修家屬。這位同修沒說甚麼,然後拿出了很少的錢給我。我感到很奇怪,按她的經濟條件和過去的付出……同時我又一次看到了她那種疑惑的眼光。我好像受了屈辱,一時不知說甚麼。回去後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感到人格受到傷害,心想再也不和她打交道了。懷疑人,不尊重人!第二天我把錢還給她說:你的錢沒用著,我們幾個人都湊好了。本想與她解釋、爭論一番,可是怎麼也說不出口,也怕雙方尷尬。但心裏遲遲放不下,很煩心!

不管那位同修到底怎麼想,也許是我疑神疑鬼。但這件事情確實觸動了我,使我內心很不是滋味,迫使我反覆思考。自以為修煉中能意識到的執著心都放下了,是甚麼原因使我動心甚至動了氣!當我再一次背法背到《轉法輪(卷二)》〈佛性〉、《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時,我才發現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強烈自尊的虛榮心、名利心這個根本的執著並沒有去掉。回想自己在常人中為實現「名利、地位與尊榮」而爭強好勝,事事為先,從不認輸。在常人中也確實得到了一些虛假的光環,在讚譽聲中和黨文化薰陶中長大,聽不得不好的話,看不得不好的臉色。瞧不起不自尊自重的人,瞧不起無能還不努力的人。未修煉時自己經常說一句話:「我寧願讓人恨我,但不能讓人瞧不起我。」我追求正義、樂於助人,好打抱不平,經常路遇不平拔劍相助。總以為自己重人格、最正派、有才能……我看到人世間的險惡,找不到公道、正義,無法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當我一接觸到法輪功,我感到大法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我看到了大法師父道德高尚,公道正派的非凡氣度,帶著這些觀念與執著我走進大法修煉中。

師父在《轉法輪(卷二)》〈佛性〉中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

師父的這些話好像第一次打入了我的思想深處,我感到震驚!原來自己被後天觀念、根本的執著左右著,阻礙著修煉,甚至是思想業力控制著。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中說:「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

本以為名利情基本放的差不多了,這次暴露的執著好像修煉這些年沒動著它,我看到了修煉的嚴肅!同時,通過這件事情我悟到一點:修的過程即是在矛盾中、在觸動自己的事情中暴露問題,修正自己。如果不遇到這件事情,可能發現不了自己的執著,也提高不了。所以我感謝師父的安排,也感謝這位同修,給了我一個提高的機會。從這一點上看,往往我們不願意遇到矛盾,或者躲避矛盾、衝突,就等於是不願意或躲避修煉,也等於是不願意提高。

個人所悟,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