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瑞昌朱水霞遭非法關押、勞教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江西報導)朱水霞, 江西省瑞昌市人,一九九八年十一月,開始修煉大法,僅學煉了一個星期,身體就一天天好起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朱水霞卻遭到江氏集團邪惡的殘酷迫害。

修大法疾病不翼而飛

朱水霞,出生於一九六零年。丈夫是失業工人,夫妻倆在瑞昌開了一家「鐘錶店」。朱水霞三十歲時,就身患多種疾病:頭痛、肩周炎、胃病等。因胃病,吃飯常覺的很難吞嚥,營養不良,身體瘦弱,臉色泛黃。有人說她像個五十多歲的人。朱水霞有緣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喜得大法,僅學煉了一個星期,身體就一天天好起來,吃飯不是以前很難吞嚥,而是越吃越香。原來泛黃的臉變得白裏透紅,其它多種疾病都不翼而飛,身體發胖了。從此,煥發出了年輕女子的美麗姿容。

遭惡警暴力綁架後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上午九點多鐘,天正下著雨,瑞昌市湓城公安分局余達等三個惡警,開著警車闖入朱水霞「鐘錶店」,當場搶走營業用的電腦,惡警余達拖出朱水霞往車裏一推「喀嚓」一聲關上車門。這時,朱水霞並沒有推進車內,而關車門把她大腿卡的慘叫一聲,倒在水泥街面上。沒有人性的惡警拉起朱水霞就拖。朱水霞上衣扣子被拉斷,上衣被拉脫落,裸露著上身。惡警還惡狠狠地說:「今天就算倒著拖,也要拖走。」朱水霞大聲喊叫,引來更多的圍觀的群眾。當時天氣陰冷,朱水霞全身發抖。在圍觀群眾的正義譴責下,惡警才放手朱水霞。余達等惡警開著警車又闖入朱水霞住宅,並劫持了她的丈夫。她丈夫在湓城分局被關押了一夜。從此,朱水霞有家不能歸,被迫流離失所。

朱水霞流離失所期間,於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五日晚上,被九江公安賽城湖分局西林派出所陳志剛等三個惡警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九江法輪功學員丁翠,關押在九江看守所。九江看守所當場搜去了朱水霞身上的三百二十元人民幣,並強迫她花了一百四十元買了兩床薄被,其餘一百八十元被惡警侵吞了。參與迫害的還有看守所所長朱少華、教導員楊健。

朱水霞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後,又轉送到南昌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半。二零一零年七月底才回家。

前期遭迫害事實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九下午四點多鐘,瑞昌市公安局騙她夫妻倆去問話,而被非法關押到瑞昌看守所。當時家裏僅三個未成年的小孩,其中兩個隔二天就要報名上學。丈夫被非法關了一個月才放,朱水霞被關了二個月才放。在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一天,有個犯人舉報監室裏牆上有「法輪大法好」的標語,引來所長帶幾個惡警闖入號內,對著法輪功學員吼叫:「這是誰寫的?」朱水霞當即回答:「是大法弟子寫的。」劉姓惡警惡狠地一巴掌打得朱水霞往床鋪上一倒,眼冒金花。另一惡警高奉金手拿竹條惡狠狠地猛打魏案珍。當時在號子裏還有法輪功學員王靜、王冬姣。

二零零一年五月底的一天,瑞昌市公安局副局長、「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主任周佐林,國保大隊長范康以及惡警鄭林、豐聞輝、徐尤池等又騙朱水霞到瑞昌賓館關押一夜,第二天就關押到看守所。同時被關押的還有漆曉瑞、王冬姣。看守所騙漆曉瑞的丈夫稱:「交一萬五千元就放人。」惡人待錢到手後,又不認賬,還是把漆曉瑞送馬家壟勞教所勞教五十天才放回家。因朱水霞不要家屬交錢,就送馬家壟勞教所勞教一年半。到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五日才放回家。回家後瑞昌市湓城分局的惡警又經常上門入店騷擾。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下午,瑞昌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鄭林等五名惡警開輛警車,來到朱水霞「鐘錶店」綁架朱水霞。她丈夫上前阻擋,反被惡警打,惡警人多,把朱水霞強行拖上車。朱水霞大喊:「法輪大法好!」惡警鄭林惡狠狠地說:「憑你這句話我就要關你半個月」。朱水霞被拖上車時,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到了湓城分局,全身抽筋。當晚湓城分局不得不通知她丈夫把她背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