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才會敬師敬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參加了一個地區的同修交流後,認為敬師敬法的問題真的是很嚴肅的問題,希望寫出來能讓更多的同修注意到。

一、放下自我,遇到事情先想到師父,也是敬師敬法

約同修去附近一縣區交流,約好那天上午到,到之前電話聯繫。可是協調此事的同修電話一直關機,我們只知道坐幾路公交車到哪站下,卻不知道同修家在哪裏。我們就想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這樣我們如約坐上公交車,下車前,竟被曾見過一面的同修認出,她主動搭話,說去參加交流,就這樣我們就跟著她去了從來沒去過的同修家,我們到時剛十點鐘,協調人通知當地人是吃了中午飯去參加交流會。車上偶遇的同修說不知怎麼的就來早了。感謝師父,沒有師父的安排,我們可能會在車站等兩個多小時呢。

同修主要交流的是敬師敬法的問題。同修引用了個故事:有一天上帝和撒旦在對話,他們看到世間有個財主,是個虔誠的信徒。撒旦說,你的信徒為甚麼信你,是因為你給他那麼多好處。上帝允許撒旦考驗這個人。撒旦一揮手那人的錢和房子都沒了。那個信徒說:感謝主啊!這一切都是主賜予我的,收回去就收回去吧。沒有錢和房子了,然後妻妾也跑了;那人又說:感謝主啊!這一切都是主賜予我的,收回去就收回去吧。撒旦又一揮手他的子孫都死了,那人還是說:感謝主啊!這一切都是主賜予我的,收回去就收回去吧。撒旦很生氣又一揮手,那人渾身長滿了疥瘡,可那人還是依然說:感謝主啊!我的生命是主賜予我的,我的一切都是主的。從一個財主變成了滿身疥瘡的老頭,他能依然先想到主,這是何等的敬和信啊!後來上帝把原來的一切又還給了他。(關鍵是放下自己,不是一動念就先想我自己該怎麼辦)

聽了這個故事,我在想,從最微觀到最宏觀都是師父所造就的,天上的一切生命正的負的,包括舊勢力都對師父佩服的五體投地。而我們大法弟子把師父擺到第一位了嗎?平時的一思一念暫先不說放到後面談,就先說遇到事情我們第一念想到師父了嗎?《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中師父舉了個例子,師父講:「有一個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塊料,我也看中這個人。就把他的難加大一點,讓他快點償還掉,讓他開功,我準備這麼做。可有一天,他一下子好像得了腦血栓的症狀,一跟頭栽在那裏,覺的不會動了,好像四肢不靈了,送去醫院搶救。然後他能下地了。」「今天他要不學法輪大法,一個跟頭栽下去,說不定就死在那裏了」,「就說人那麼難度,為他做了那麼多,他還不悟反而這麼說。」我們就交流這個腦血栓症狀吧,有哪個同修出現病業狀態了,身體難受了,心裏說:感謝師父啊,我的身體是師父賜予的,甚麼都是師父說了算。本來就是嘛,師父給予我們最好的,出現這個那個症狀了都是好事,都是師父在管。其實師父替我們所承受的比我們不知大多少倍去了!心裏當然應該感謝師父了。師父是在「心一定要正」裏面舉的這個腦血栓的例子,我們的心真的要有正念啊。有同修說,我們自己造的業應該自己承受,不應該麻煩師父。我們想到師父,並不是求師父保護,而是放下自我,不去感受,把一切交給師父,由師父說了算。舉個難聽的例子,市場上有個賣活魚的常人,一天少說也要殺幾十條活魚,用刀刮魚鱗,把魚疼的直跳,這一天就殺這麼多條命,這還是一生一世,那生生世世呢,不知造了多少業呢,自己怎麼還,沒有師父,我們怎麼能還的起啊,都是我們的師父為弟子在做。其實,我們每個人的業也是與我們的緣份,就像師父在人間和我們結緣時說你是我的人,好救度我們。我們和眾神或者說和生命結緣(有善緣有惡緣)也是為了助師父正法好救他們。

同修講了個例子:有夫妻倆都是大法弟子,有一個小孩,小孩從小有一個小毛病,皮膚可能是發癢,他總用手去撓,撓破了出血了,結痂了,又把痂抓破了,再流血再結痂,孩子難受的哭鬧還總這麼撓,小孩的被子床單都是血印跡。倆大人實在沒有辦法,找同修交流。同修去,看了孩子開玩笑說,這不像你的孩子啊。兩人相互看看說,當然是我們的了。同修笑說,像是師父的孩子啊。夫妻同修恍然明白了。人一動念是那麼為私。向內找就算把執著心放下,但是想不到我們的師父,沒有師父怎麼會有我們的一切呢,宇宙都不存在了,我們還有甚麼可言啊。執著心放下是第一位的還是第一念敬師父哪。後來聽說幾天後孩子的症狀就消失了。

同修還舉了個例子,一男一女兩同修出去講真相,突然出現警察了,警察要把女同修帶走,男同修說不行,我們一起來的走一起走。警察對男同修說,走走走,不關你的事。男同修說了幾遍都沒用。男同修一直不明白為甚麼,幾年後碰在一起說起這事,問起被抓時在想甚麼,女同修說:我當時就想清除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男同修說我當時想:是師父保護大法弟子。男同修一下明白了,原來他先想到師父了,就這麼簡單。舊勢力想利用這場魔難考驗大法弟子、毀掉眾生,師父不承認,師父要我們助師救度眾生。舊勢力對師父是尊敬的,只是利用不明真相的人迫害想不到師父的大法弟子和眾生,從而淘汰他們認為不配做大法弟子的人和毀掉參與迫害的生命。如果我們做事先想不起師父來,就是不敬師,連師父都不敬那舊勢力迫害就有藉口了,連師父都不敬,就是做成了甚麼事,眾神也不佩服。

想起一同修講的釋迦牟尼以前的一個故事:燃燈古佛在上面講法,一邊講一邊往下走,下面有一灘水,一個小童在下面聽法,他想不能讓燃燈古佛踩到水,就趕緊把髮髻打開,把自己的頭髮鋪在水上,燃燈古佛踩著頭髮走過去了,燃燈古佛回頭對小童說,就是你對佛的敬意,使你多少億劫後你將成為釋迦牟尼。看敬師的心是多麼重要。寫到這裏想到了我們大法弟子寫的文章,我們看到的明慧網的文章已經是經過修改過了的。師父的新經文《注意自心生魔》中,師父說:「引領大法弟子進程的只有師父。」「不然做了好事神也看不起。」如果我們做事先想到的是自己或正神那就偏了,很危險。因為正神為甚麼幫助?那是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啊,沒有這個先決條件,正神能幫嗎?或者說沒有師父同意神也不敢幫,誰做誰就是罪,一切都是師父同意做的,都是師父做的,都是師父的。我們是大法弟子,一聽大法弟子啊,感到很自豪,很了不起,對,能當大法弟子很榮耀,可大法弟子就是師父的弟子,大法都是師父的,那我們本身更是師父的了。咱們不說久遠年代以前的事,就說從我們修煉初期到現在,甚麼事情不是師父來平衡來做,我們一個修煉中的人能做的了甚麼呢?

二、圓容師父所要的

從密勒日巴佛的修煉故事說起吧:我們都知道,密勒日巴佛修煉吃了很大的苦,蓋房子拆了蓋蓋了拆,背石頭肩膀後背都磨爛了,密勒日巴佛為甚麼能做到吃這麼大的苦都不放棄修煉?我們都知道是因為他對他師父的正信和敬意。密勒日巴佛說他把身口意都交給他師父了。身口意啊,對此我頗有感觸。身和口今天不想贅述,因為身口都是由意來操控,現在就說說這個意字吧,意就是我們的思想,我們的一思一念是否交給師父的問題。

師父在《清醒》中講:「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安排的很細微,連人的一思一念都是舊勢力安排的。但這個安排恰恰是師父正法的阻礙。我們平時說話辦事,如果是用人念在做,那麼動的是舊勢力安排的念。比如上面提到的一男一女同修講真相被抓的事,女同修先發正念清除警察背後邪惡的因素,如果發正念是為了保護自己不被抓,那麼這還是先想到的自己,沒有首先想到師父。我們應該明白救人的這一切實質上都是師父在做,聽真相的人明白了,也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講真相,讓眾生明白真相,我們沒動人心,放下自我了,就沒和眾生對立,就沒走舊勢力安排的路,這樣警察可能就不出現了,想到師父,師父就能為我們做主,就能救了這些生命,警察或者舊勢力等等的生命沒有抓大法弟子、沒有參與迫害,是不是就可以留下來,眾生能得救這是師父所要的啊。如果我們動了人心:我今天講的很順,我今天心態好救了幾個人,都是想自我的心。這些心也是舊勢力早就安排的,當然舊勢力就敢動你,舊勢力利用人迫害了你,就是迫害大法,那就是罪,那些生命參與了迫害,那麼很可能就失去得救的機會了,這不是師父所要的,師父是想多救度,不想毀掉眾生啊。

如果我們一開始對表面的人都表現很善,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就不能支配警察做壞事,那麼不僅人得救了,背後的因素也是一層生命,不參與迫害,就可能被師父救度。

我悟到,我們向內找,找甚麼?就找我們為甚麼第一念想不起師父來,為甚麼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為甚麼動人的念頭?一切聽師父的,這就是善,就是不和眾生對立,就是圓容師父所要的,師父就能做;否則就阻礙了師父正法,就這麼嚴重。

再舉個例子,有位同修被抓了,她在看守所煉功,她說她甚麼都沒想,就是師父讓我煉功嘛,一直煉完,沒有人管,如果她想,我煉功警察看到了,不讓我煉,我也要煉,我應該怎麼怎麼堅定的去做──那說不定就按她想的不讓她煉。她沒動念,也沒人管,這樣還帶動了其他同修一起煉了。就說我們放下自我,放下自我的念頭,連我們的念頭都交給師父,就是師父說了算,就聽師父的。

也就是說,不論好事壞事都不去感受它,因為修煉了,都是最好的,就聽師父的安排,不加自己的念頭。是不是很簡單,「大道至簡至易」(《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如果有同修放不下家裏人了,或放不下甚麼事情時,用自己的想法處理問題時,我們看到聽到了,相互提醒一下:放下自己的想法,就聽師父的安排。一切都比我們自己動念安排的不知好多少倍呢!如果看到同修有甚麼病業狀態,我們不一定去幫著清除背後的邪惡因素,我們就都想:同修是最好的,師父選擇了他是大法弟子,堅信師父選擇的就是最好的,我們都不感受病業假相,不去想是不是干擾,不被帶動,就想師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師父讓我死我就死,師父讓我活我就做好三件事。把甚麼都交給師父。我悟到這樣想也是正念,這樣師父就能善解一切,連背後想干擾但沒干擾成的生命都被師父善解了。

有很多修煉的例子就不一一列舉了,上面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是敬師敬法的問題。如果我們所有的同修,都把一切交給師父,那說不定會有更多的人得救,說不定就法正人間了。

以上僅為個人現階段所悟。感謝師尊!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