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撫順市羅純貴多次慘遭毒打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羅純貴,五十九歲,因身體患有多種疾病,尤其是血毒這個病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九八年喜得大法後,學煉了第五天,病情就減輕了,一個月之內各種疾病不翼而飛。

九九年七二零,由於邪黨惡首江××出於小人妒嫉,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造謠誣陷宣傳鋪天蓋地,羅純貴決心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中共邪黨當局三次綁架、勞教迫害,嗅覺失靈至今。

第一次被迫害:被電出糊焦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他進京上訪,可是到北京之後,還沒等說句公道話,就被惡警綁架。當時中共人員非法抓了很多法輪功學員,把他們分批的分到各個派出所。當時羅純貴不知道把他帶到了哪個派出所,把他們七、八人關在一個屋裏,坐著冰涼的凳子,然後把門打開,把大風扇打開,十二月末的天氣本來就冷,還特意開門、吹風扇,這不是有意摧殘他們嗎?一直吹了一宿。第二天更加劇迫害,提審時,首先用電棍電他的膀子,直到電出糊焦味,然後特意將手銬銬的很緊,接近骨頭。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在這個不知名的邪惡派出所,羅純貴被非法扣押了三天三夜,連飯都不給吃,受盡摧殘折磨。後來由單位派人把他們一個扣一個,扣在一起帶回了撫順。回來後又關進拘留所,那裏整天罵聲不斷,吃的玉米窩頭是黑的,菜是些白菜幫子、蘿蔔根子,碗底都是泥,根本不把他們當人看,在拘留所裏關了二十天,又被送到撫順教養院迫害,臨走時惡警還惡狠狠的踢了他二腳。這樣他被劫持在撫順勞教院關押了半年多。

第二次被迫害:砸暈、身上被打的都是血口子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羅純貴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又被當地派出所惡警綁架,他當時本著善心給他們講真相,揭露遼寧省馬三家子教養院,將十八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投入男牢的罪行。他們不但不聽,還氣急敗壞地報復,把他直接關進看守所迫害。

到看守所,惡警上來就把羅純貴衣服扒光,只剩褲頭,然後把他送進牢門,犯人上來不由分說照他胸口、軟肋猛勁踢,當時他疼的不能動彈,然後幾個犯人又把他拽進去,往身上澆涼水,最後把腦袋都澆木了,沒有了知覺,他們才罷休,總共澆了半個多小時。等他清醒了,他們還不罷休,十多個人又開始拳打腳踢,又打了他二十多分鐘,他想我不是來遭迫害來的,他喊「法輪大法好」!就這一喊,滿屋的刑事犯把他圍成一圈,又開始打。就這樣迫害了他一個星期,然後把他送到一個死刑犯屋裏,惡警把死刑犯腳鐐打開,目的是讓死刑犯打他方便,能使上勁。那個死刑犯對他說:反正我也活不了幾天了,我拼死一個也不算賠,然後雙手舉著手銬向他腦袋砸下來,一下子就把他砸暈了,他們就用涼水往他身上澆,當時腦袋出了不少血。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就這樣他們迫害了羅純貴三個多月,又把他綁架到撫順勞動教養院,到勞動教養院,他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又打他,惡警把他送到教養院的新收班,剛到那惡警讓羅純貴跪著,他說:我沒犯罪我不跪。惡警立即把他打倒,問他:煉還是不煉。他說:法輪大法這麼好,我的命都是大法給的,我為甚麼不煉?這時新收班打手拿地板條有兩寸寬,兩米長,兩個打手把他的衣服扒下來,把他摁倒在地,就開始打,十幾下下來,就把他身上打的都是血口子,地板條上都是血。不順從他們時,就拿皮鞋跟往腦袋上砸,有一次砸他時,鞋跟上的鐵釘一下把他腦袋砸個眼兒,血直往外竄,他捂著腦袋躺在地板上,沒人理、沒人問,這也是惡警預謀好了的。

在那裏他們住的地方不衛生,被褥和地板縫裏全是蝨子,讓羅純貴和一個得疥瘡的犯人在一起,因他的皮膚很多地方都被打壞了,這樣很快也染上了疥瘡,傷痛、加上疥瘡癢真是痛苦極了,就這樣他們還用電棍電他。同年七、八月份,他要求無罪釋放,又開始絕食抗議,他們就把他綁在床上,兩腿、兩手,都被綁在床的四角上,睡覺都綁著。他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又是電棍電,又是拳打腳踢,有個姓王的隊長,又把綁他的床立起來,讓他大頭朝下,一會他就暈過去了,這樣才給鬆綁。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四年末的一天,有位剛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腦袋被打破了,惡警不讓看,不讓人靠近,羅純貴喊:修大法的人無罪,不准迫害人。又因這兩句話,他們又把他關在一個屋裏,綁在床上,用棉被捂住他的頭,讓幾個犯人拿皮帶抽打他。

第三次被迫害:嘴被電的張不開、嗅覺失靈

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這天,正是邪黨十六大召開的日子,這是羅純貴第三次被綁架迫害。這天工農派出所惡警開著麵包車到他家想綁架他,當時他沒在家,惡警又到其他法輪功學員家,派出所惡警認出他,說:老羅在這兒呢。讓他跟他們走一趟。他說:有甚麼話在這說。惡警說必須到派出所去。他說不去,我沒有犯到你們手上。惡警一看不行,就上來幾個人不由分說把他拽上車。

到派出所把他綁在老虎凳上,腰給綁上,兩腿用鐵板扣上,然後惡警又去他家抄家,把大法書、手機、真相資料、光盤等搶走,和家裏要了300元錢,說是作為拘留所的伙食費。把他又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後送到撫順勞動教養院,教養二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到勞動教養院,羅純貴絕食反迫害,當時專管法輪功的惡警王立新,天天利用(四防犯人)六、七個人,每晚過六點鐘就把他弄到沒人的房間打,專往前胸、軟肋上打,用皮鞋踢胸蓋,一連打了好幾天,幾次都被打的暈過去。在教養院裏,他不穿號服因為他不認為他是犯人,他沒罪,更不應呆在這裏,因不穿號服,惡警用種種方式折磨迫害,拿磚頭搓肋骨,皮鞋踢,拳頭搥,後來一次他被折磨暈了過去,惡警和犯人趁機把他的衣服扒下來,給他穿上了號服,達到了他們的目的,這才罷休。

這樣一直迫害他到二零零八年十月。突然有一天,讓所有法輪功學員集合,說去「學習」、集訓,惡警們撒著謊,把法輪功學員們綁架到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到馬三家教養院剛下車,看到惡警們拿電棍,喊著快下車,動作慢一點就動手打人,和他一起去的趙連凱、劉玉當時和惡警說:警察不能打人。話音一落,惡警馬上就用電棍電他們,而後他們在教養院裏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時勞教院的警力全出動,對羅純貴、趙連凱、劉玉他們三人,每人都有七、八個惡警用電棍電他們,把他們的衣服扒光,電他們的嘴,這樣一直電他們一個多小時,直到電棍沒電了。他們每個人的嘴被電的張不開,眼睛也睜不開了,整個臉全腫了,就這樣惡警還不放過,又把他們用手銬扣在床欄上,強迫打點滴、灌食。這樣迫害了二十天左右。

罪惡的馬三家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多種多樣,吊、抻、拉、五馬分屍、死人床、死人車、倒掛(吊),還有很多沒有見過的酷刑。在馬三家教養院,還用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做奴工,完不成任務就罰站,站到深夜十二點後才讓睡覺。馬三家教養院,天天、時時都在殘酷迫害著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羅純貴被迫害得嗅覺失靈,一直到今天(已回家)還未好。羅純貴遭受的迫害只是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