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辛集「六一零」耿佔峰、耿超父子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辛集市國保大隊惡警耿佔峰、耿超父子,連任辛集市國保大隊「六一零」的頭子,追隨邪黨,賣命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如今父子倆惡報臨頭,均患不治之症,耿佔峰得尿毒症,兒子耿超得糖尿病;另一名「六一零」警察賈立超則患股骨頭壞死症。

「六一零」是中共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十二年來罪惡累累。

耿佔峰、耿超父子連任辛集市國保大隊「六一零」的頭目,緊跟邪惡江流氓集團,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九年來任意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抄家、搶劫、勒索錢財、嚴刑逼供、非法勞教、判刑,造成許多人被迫流離失所、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

耿佔峰、耿超對陳西卜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以來,從事商業經營的法輪功學員陳西卜一家受盡了邪黨惡警的迫害。惡警耿超、耿佔鋒、賈立超等對陳西卜無數次的非法抄家,綁架定罪,搶劫勒索大量錢財和貴重物品,計有現金四萬五千元、計算機一台、打印機一台、照相機一部、微型採訪機一台、四部手機、一輛摩托車、兩輛自行車、兩塊手錶、一條項鏈、一個戒指等。

二零零七年,陳西卜被綁架、關押在公安局國保大隊期間,耿超等三惡警給陳西卜灌不明藥物,直到他口吐大量鮮血。第二天陳西卜臉腫得特別大,被折磨得身體極度虛弱。

陳西卜後被迫流離失所,在迫害下,他身體虛弱,身心交瘁,正常生活和工作無法進行,這樣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在五十六歲的壯年於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

九年來,法輪功學員蘇藏欣一家人不斷遭受耿超等惡警的恐嚇威脅、非法關押、搶劫,身心受到嚴重摧殘,蘇藏欣於二零零九年一月四日(臘月初九)含冤去世,終年五十五歲。

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左右,蘇藏欣的老伴被辛集市「六一零」耿超等惡警綁架至市法院毒打迫害五天五夜,惡警們用木棍砸腿明骨、電棍電、膠錘打後心,木棍壓大腿,強行打吊針、注射不明藥物,如此迫害長達十一個半月。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以耿超為首的一大幫人,突然截住了法輪功學員薛曉武的汽車,搶走了汽車上的一切物品,搶走了他口袋裏的四千元錢,扣住了他的汽車,又到他家翻了個底朝天,搶走了大法書、資料,搶走了好幾張存摺,具體錢數不清。搬走了電腦和其它貴重物品,並非法將他送到看守所關押。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以耿超為首的一大幫人闖入了梁淑雪老太太家,翻箱倒櫃,翻了個亂七八糟,搶走了存摺和現金七千五百元 。當老人被折磨的犯病躺在地上時,幾個惡警硬是把老人抬到警車上,拉到公安局。老太當夜犯了好幾次病,三天多沒吃東西,也沒睡覺,老人精神受到極大摧殘。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以耿超為首的一大幫惡警,來到辛集市田家莊鄉彭六佐村法輪功學員張同義的家中,強行搶走了一萬五千元現金,搜身搶走了一千二百元現金,搶走密碼支票一張並支取了現金,搶走電腦一部,電話兩部,一千多元的新手機一部(電腦、手機都被耿超個人佔有),彩電一台,錄音機一台,花生油五十斤,並判張同義監外執行勞教一年,他妻子李二改被非法勞教三年。

耿佔峰、耿超父子任職期間罪行統計

據對河北辛集市幾個鄉鎮的不完全統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止。八年來,耿佔峰、耿超父子在任國保頭子期間,辛集市法輪功學員被直接或間接迫害致死達十五人,遭綁架三百五十四人次,非法判刑二十四人次,非法勞教三十人次,非法關押八百一十人次,強行洗腦三百四十三人次,非法通緝十五人次,非法抄家三百六十三人次,強搶財款304,489元,非法罰款1,796,012元,敲詐財款111,849元,法輪功學員被迫流離失所五十六人次,被迫害離婚五人,迫害致失學、失業十九人。

惡警強搶摩托車、拖拉機、三輪車、自行車、電腦、手機、電視、錄音機、錄像機、彩噴機、VCD、保險櫃、MP3;惡警搜刮財物無所不及:新衣服、戶口本、身份證、結婚證、駕駛證、行車證、改錐、玻璃刀、水果刀、電動剃鬚刀、雨傘、電視天線、電熱水器、肥皂、洗衣粉、頭盔、電吹風等日用品。

另外,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毒打、折磨、遊街、降級、開除公職、扣發工資、不准上班等迫害難以統計。

勸耿超父子及現任國保頭子魏朝輝等懸崖勒馬

根據《憲法》、《刑法》、《刑事訴訟法》等多部法律,警察無論以任何理由,如執行公務、執行任務等,只要是參與迫害法輪功都構成違法違憲的犯罪行為。所以耿佔峰、耿超父子等惡警已構成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誹謗罪或侮辱罪、誣告陷害罪、綁架罪、搶劫罪或盜竊罪,故意傷害罪或故意殺人罪等等至少有十四項犯罪行為,已經觸犯刑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