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做三件事中實修心性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第二天同修到我家來和我說,你別生氣了,事都做了為甚麼還要怨,做事不要表現出來給別人看。我當時雖然嘴上說願意聽別人給指出不足,但心裏卻隱隱作痛。同修走後我越想越難受,不好走的路我走的,打車的錢我花的,還來指責我,心裏難受。這時我想到師父說的話,師父說:「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轉法輪》)師父的法點醒了我。我向內找,找出很多人心。我為甚麼好看重別人說甚麼做甚麼?對我怎麼樣自我感受那麼強哪?其實就是放不下自我,根子是私心,沒有把自己真正的溶於法中。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感謝師父又給大陸大法弟子提供了網上法會交流、提高的機會。寫修煉體會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我這是第四次寫修煉體會。這個過程使我去掉了文化低怕寫不好的怕心,希望發表的名心,發表後的歡喜心等人心。這次我一定用最純淨的心把自己在學好法,做三件事的實修中的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

一、做事的過程就是實修的過程

七二零後,我地有一位A同修,在做大法的事上特別熱心,我很羨慕她,認為她做事多,修的好。後來同修病業關沒過去,離世走了,我們都很痛心。當時我們多次和她學法、發正念、交流、向內找,同修法學的很多,正念也按時發,但向內找時,同修說不會找,找不出來被迫害的根本執著是甚麼,不知道怎麼提高心性,說太晚了。同修帶著遺憾走了。

同修的走使我猛醒、深思,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學好法、向內找、實修才是修煉。師父講:「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師父還講:「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轉法輪》)。我悟到了學法是修煉的根本,不但學,而且要學好,要得法,按照法的標準去做,才是真正的學法。

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三件事,就是我們修煉的路,必須走的路。我們的責任、使命、要救度的眾生、要修去的各種執著、人心、慾望,都在這三件事中完成。師父講:「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沒有了,這是保證能做的到的。」(《轉法輪》)師父是新宇宙的締造者,師父要做甚麼一念即成,師父為甚麼讓我們做三件事,讓我們去救人,師父在成就我們,這是師父的慈悲,佛恩浩蕩。悟到後我就下定決心,珍惜我們的修煉機緣,在學法上下功夫,做事首先基點要正,做事不是修煉,而是在做事的過程中實修。無論是講真相發資料,和同修配合做其它項目上,把反映出來的人心找出來去掉它,在法中及時歸正,做三件事的過程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

二、在發資料中修

有一次在發神韻光盤時,我們四人配合,倆人一組,發了四個屯子。屯子都比較大,我和一年齡比較大的同修一組,這幾個屯子都是一條水泥路,一條土路。我們走了三個屯子的土路,(土路不好走)走前兩個屯子我心裏很平靜,神韻是師父親自做的,是救人的法器,感覺很神聖。等到第三個屯子,我心裏不舒服了,心想我們倆年齡大,走不好走的路,第三個還不換過來?我心裏開始抱怨,和同修說了些抱怨指責的話。

第二天同修到我家來和我說:你別生氣了,事都做了為甚麼還要怨?做事不要表現出來給別人看。我當時雖然嘴上說願意聽別人給指出不足,但心裏卻隱隱作痛。同修走後我越想越難受:不好走的路我走的,打車的錢我花的,還來指責我,心裏難受。這時我想到師父說的話,師父說:「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轉法輪》)師父的法點醒了我,師父看到了我的人心,用這件事反映出我的人心來,在用同修的嘴說給我讓我悟。我向內找,找出很多人心,怨心、私心、怕吃苦的心、求安逸心、不願聽不好話的心、還有利益心。我悟到難受的不是真我,是那些要修下去的人心在痛,在難受。那我還吝惜甚麼呢,痛痛快快的把師父給指出的人心去掉吧。

針對同修給指出的第二個問題,做事不要表現出來給別人看。深挖挖自己做事的基點正不正,心在不在法上,有沒有表現自我、證實自我的顯示心。要說有意表現自我、顯示自己還沒有。發神韻光碟是在師父的點化下,悟到了我們是師父派出的使者,是放下自我去救人的,基點是正的。但同修能感覺出來我是在表現出來給別人看。我雖然沒有有意表現,師父看到我沒修下去的,自己意識不到的顯示心、名心、表現自我的心。師父讓同修來點醒我,幫我去這些人心,這是師父對弟子的良苦用心啊。在做事中修去人心,去掉不好的物質,心性提高上來,做的才是最神聖的事。

我為甚麼好看重別人說甚麼做甚麼?對我怎麼樣自我感受那麼強哪?其實就是放不下自我,根子是私心,沒有把自己真正的溶於法中。同時我悟到,舊勢力為了達到阻止我們發神韻救眾生的目地,利用我的私心給我們製造間隔。我牢記向師父許下的承諾,無論同修如何對我,我都放下自我,不和任何同修搞間隔,決不做讓師父痛心,讓邪惡高興的事。後來我和同修道歉,我們一直合作的很好。感謝同修的無私與坦誠,同修對我的幫助很大。

三、在講真相中修

在講真相中,我也修去了很多人心。講真相時在社會中走,會遇到各種人。有一次我在市醫院門前和住院的娘倆講真相,沒說幾句,護理母親的女兒就罵上了,罵的很難聽。周圍的人看不過去了,說不聽就算了,罵人幹甚麼。我當時心裏很難受,為眾生不能得救難受,為自己沒有那麼大的慈悲、人沒救成難受,也有為面子過不去而難受。

離開那以後我向內找,我在修煉前就是臉小、愛面子的心、虛榮心、好名心都很強,今天的事絕不是偶然的,是針對我這些沒修下去的人心來的。我當時在心裏求師父,加強弟子的正念,去掉這些人心,往下再講真相就很順利了。

還有一次,我們四個同修去農村挨家挨戶講真相,發神韻。我和一老同修走後兩趟街,屯子很大。第一趟街講的很順利,講過的人幾乎都退了。講第二趟街時,出來的人很多,說甚麼的都有,有一人說些不好的話。我和同修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不讓眾生為大法犯罪。同修問還走不走,我倆不約而同的說「走」,我們就是來救人的。走到最後一家時,就一個男的在家,非常接受真相,並用真名退的。一到外面記名時,我卻給忘了。同修說:「你怎麼把名給忘了。」我心裏想:「你不也忘了嗎,我講真相就應該你記名。」但馬上我意識到這一念不對,是怨心出來了,就誠懇的說:「下次我一定注意用心記。」

回家我學完法後,靜心的向內找了一下今天講真相暴露出來的人心。第一趟街講的順利有一點高興,有歡喜心,第二趟街人出來多了,心有些不穩,小賣店就沒敢進去講,有怕心,退的人名忘了怨同修沒記住,是抱怨心。這些人心要是不去,就是擋在修煉路上的一座山。

四、在一思一念中修

最近給電腦裝系統,裝幾個機子都不正常,出現從沒遇到的問題,有些是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而且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連續出現問題這不正常啊,以前技術不成熟時都沒這樣過,能被大法選中的機子都是法器,怎麼大法用的系統裝的不順呢?

這時我向外看,看裝機子的同修基點正不正,心性到不到位,在用電腦上用不用心。有時也向內找,但找的很表面,沒有找到根子上,所以遲遲改變不了狀態。進行不下去了,就要找技術同修來解決,已經多次了,我和配合同修很無奈。

一天早晨,我和同修一起學法,師父的一段法使我茅塞頓開,師父講:「無論做任何一個項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終。不然的話在歷史上怎麼給你記載你浪費的這些時間?哪一件事沒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敗。不是說這件事情非得按照你的想法做,成功了你才能樹立威德,是你在配合本身怎麼動的念,配合做事中怎麼做的,這才是修煉的過程。」(《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當讀完這段法時,我明白了這一段時間的不正確狀態,是自己不正的一念招來的。

技術同修經常提醒我倆看一看有關技術方面的資料,我覺得看不進去,不願看,一看就睏。其實是自己人的觀念在擋著。我和搭檔同修交流時,都說不看了,也不往深學了,眼前的能用就行了,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就找技術同修解決。就這不正的一念,招來了最近一段時間的干擾,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想起來真痛心哪。

師父法中講:「人都是因為自己這個觀念不對,心不正招來的麻煩。」(《轉法輪》)這不正的一念哪來的呢?我深挖這不正的一念的根,發現了以下幾點:一、最近一段時間由於忙於做事,沒有用心學法,發正念,是在用人心做事;二、由於心不在法上,沒修下去的舊勢力為私為我的屬性的因素起了作用,把困難留給別人,自己不願多付出,求安逸;三、不想往深學,滿足現狀已經就放棄了在這個項目上的修煉,不符合師父的「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終」的法了;四、思想懶惰,不願動腦,用人心做事,沒有正念。這不正的一念偏離了法,被邪惡鑽了空子,就讓你忙,把你的時間都佔用上,讓你沒時間,做不好三件事。

向內找真是修煉人的法寶哇,如果不及時的找出這些人心,在法中歸正,那就很危險了。表面忙的不可開交,已經偏離了法,是人在做事了,走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了,因為基點是在為私為我上,事做的再多,那是修煉嗎?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修自己的一思一念多重要哇。

五、在珍惜同修指出的不足中修

修煉前我是個死要面子的人,就怕人說,做錯一點事就吃不好、睡不好的怕人說,名心、虛榮心、顯示心都強。在單位工作得出色,得受領導重用,讓人說好聽話心裏才舒服。修煉後,前幾年由於學法和實修脫節,不會修,拿做事當成修,所以學是學,做是做,不會用法來指導修。在同修指出不足、尤其是自我感覺做事用心、付出的多時,更是心裏不平衡,委屈、難受、甚至對同修有看法。

隨著學法的深入,尤其是背法後,悟到了學法不得法,做事不修心那就是人,也是對師對法的不敬。當我拜讀了師父《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的相關法後,我清醒了,明白了。師父的法就是在說我,馬上把相關法背熟了。師父的法使我修去了很多很多怕人說,喜歡聽好聽話的人心。在能坦然聽,到珍惜同修指出的不足,這個過程真是個實修的過程。

有一次,我和同修去給鄉下同修送資料和發正念倡議時,在車上我談起了對倡議的看法,同修說,不能聽別人說就動心,那麼容易被帶動,是主意識不強。我當時沒說甚麼,但心裏也有點不舒服。但我馬上意識到了,是怕人說的人心出來了,不舒服的是它不是我。我當時就背師父的法,修去這個怕人說的心。同時悟到怕人說是個執著心,喜歡聽好聽的能助長修煉人的名心、歡喜心、顯示心、執著自我的心。通過向內找,我發現自己真的容易被帶動,很多時候主意識不強,猶猶豫豫怕這怕那,在做三件事上都起到了一定的干擾作用。我心裏感謝師父用同修的嘴點醒我,也欽佩同修的坦誠無私。

還有一次學法組學法,學法前我簡單的說了一下最近遇到的一件事我是如何向內找的,我還沒說完,同修就說:「你這是個人修煉狀態,現在應該放下自我,圓容整體,圓容師父要的。」同修沒聽明白我說的意思,我說的也不是這個意思,但我沒解釋。學完法回家後,我向內找自己有沒有執著自我,不配合整體,不聽師父話的地方。這一找我真的嚇了一跳,今年我經常和同修去鄉下和鄉下同修交流,我地三十七個鄉鎮,修煉的同修不多,走出來的更少,很多鄉的同修形不成整體。我和同修交流跟上修煉進程,做好三件事,還給同修維護電腦。我雖然經常提醒自己要以法為師,保持修煉人的心態和同修從法理上交流。但看到同修的狀態,我著急,語言不善,誇誇其談,把自己悟到的理強加給同修。給同修解決電腦系統問題時,那種自我良好的感覺,就是顯示心。其實自己會的那點小本事,不都是師父給的嗎?就是應該在法中正用的,做不好都完不成自己的使命,有啥可顯示的,都是那個沒完全修下去的顯示心在作怪。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安排這麼好的同修和我合作,經常給我指出我發現不了的人心。師父啊!弟子人心多,讓您操心啦。

現在我悟到,只要能放下自我,不執著自我,把法裝到心裏,就能修去怕別人說,不愛聽不好聽話的人心。無論是善言善語,惡言惡語,還是有意無意間聽到的,你都用來對照自己,就會發現自己意識不到的問題,修下去就是提高,真的要珍惜同修給指出的不足哇。

六、在去怕心中修

修煉後我發現,干擾我最大的障礙是怕心。當怕心出來時,不但怕還伴有無名的恐懼,頭發空、腿發軟、心都要跳出來,自己無法控制自己,事還沒做首先冒出不好的念頭,感覺危險就在眼前。我深知怕心是我修煉中要突破的最大的一關。

記得我第一次發資料,帶了三份,騎自行車跑了半個城區,感覺到處都是眼睛在看我,最後嚇的滿身大汗發了兩份。那時就想,就我這狀態能做啥樣是啥樣吧,能修哪兒是哪兒吧。

隨著學法的深入,尤其背法後,我悟到了,修煉的路不是自己安排的,必須放下自我,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路,不但走正,而且要走好,必須突破怕心這一死關。悟到後我把自己溶入到整體中,參與發《九評》,發神韻等其它資料。在做的過程中師父給我安排了一個個去怕心的機會,我通過向內找實修,確實修去了很多怕心,如怕碰到人舉報,怕碰到巡邏車、怕狗、怕蟲子、怕苦怕累這些人心,能坦然的做三件事了。這個過程真是個艱苦的修煉過程哪,處處體現了師父的慈悲呵護,大法的超常。

二零一一年六月份,本地邪惡辦洗腦班,我也被騷擾了,邪惡雖然沒得逞,但我的怕心又被勾出來了,不正的念頭一個勁的往出冒,我加強學法發正念,就是控制不住,不好的念頭攪的我心煩意亂。我冷靜下來向內找,這怕心不好念頭的根是甚麼。我從小體弱多病,膽小、臉小、心小。我二姐大我三歲,從我記事起就欺負我,我放學不敢回家,不敢看她。在這種壓抑中,我形成了性格內向、膽小不自信、想的多做的少。這一找我明白了,是長期在怕的氛圍中形成的思想業,舊勢力利用它干擾我,不讓我修煉。這種思想業對我的修煉起了很大的干擾作用,我學法、發正念、煉功它都出來干擾,讓我胡思亂想靜不下來,做法上的事它就冒不好的念頭嚇唬我。一直以來我都沒有意識到是舊勢力的迫害,只知道思想業比較重。這次師父把這不好的物質給我返出來,讓我悟到。舊勢力因素企圖利用我歷史上的因緣關係,用怕心雜念阻止我修煉,往下拽我、毀我。

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講:「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

否定舊勢力不是嘴上說,更主要是行為上要做到。我悟到要放下自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圓容師父要的,圓容整體。當我決定去鄉下面對面講真相發神韻時,師父鼓勵我。我學法學到《轉法輪》中「誰煉功誰得功」這一節時,師父給我顯現出了超常的狀態,當時頭腦是空的,被強大的能量包圍著,彷彿不在這個空間。那種心靈的震撼,是語言無法表達的。當讀到「呂洞賓有句話:寧可度動物也不度人。人實在太難悟」(《轉法輪》)時,從生命的本源深處感到師父的慈悲,為度我們這些迷中人的巨大付出,度我們的艱辛。用語言無法表達出的一種震撼、感恩。我止不住的哭,無法抑制的哭,直到讀完「誰煉功誰得功」(《轉法輪》)這一節。從那以後,我感到師父把我的怕的物質拿掉了,心穩了,正念強了。寫到這我已淚流滿面,感恩師父的大慈大悲!

弟子還有很多沒修下去的人心,助師正法救眾生做的不到位,但弟子一定加倍努力,用心學法,用心去做師父讓做的一切,少讓師父操心,早日跟師父回家。師父曾多次救我,讓我化險為夷。弟子再次叩謝師恩!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