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高中時媽媽被抓走之後

——大學生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高三這一年裏,我既要忙救媽媽,又要忙學業。我通常都是把作業在學校裏完成,很少帶回家裏作。回到家裏有時間就和親屬同修學法、發正念。晚上十點就睡覺了。對我而言,高三的學習生活並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充滿壓力,搞的身心疲憊,反而溶入法中,覺的非常輕鬆而充實。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了,修煉十幾年,一路走來,我在大法修煉中成長,下面分享一下我的修煉心得。

走正路,輕鬆面對高考

在我讀高二,將升高三的時候,媽媽被非法抓捕,送到勞教所。因爸爸已去世,家裏突然就剩下我自己,面對被邪惡抄完的家,我有種莫名的恐懼,彷彿天都要塌下來了一樣,家裏似乎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後來親屬同修來陪我,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和我一起學法。通過不斷學法,我知道了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媽媽剛被非法抓捕的時候,我還有幾天就升高三了,為了提高成績,學校給高三學生提前上課。為了救媽媽,親屬同修給班主任打了電話,給我請了一天假,我和親屬同修奔走於派出所、公安局、國保大隊、六一零之間,一天的時間根本不夠用,索性這一忙起來,我就有整整十天沒有去上課。許多同學都問我為甚麼這麼多天沒來上課,我就把我這些天如噩夢般的經歷寫在一張紙上,寫成信的形式,給我的好朋友們看,她們都對我的遭遇很是同情,我也時常拿真相小冊子給她們看。後來有同學跟我說,她考試時遇到不會的題就念「法輪大法好」。我在學校時時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同學中廣受好評。

對於高三的學生來說,時間是多麼的寶貴,班主任一開始對我沒有去上課非常不理解,加上我是班級裏及學年大榜上第一第二的尖子生,老師少不了「特殊關照」,還說別因為媽媽修煉大法而影響我的前途。後來親屬同修給班主任講了真相,班主任明白了之後選擇了正確的生命之路。以至於後來我再請假去看媽媽,她沒一次刁難我,還主動關心我,也盡自己所能保護我免受邪惡騷擾。

高三這一年裏,我既要忙救媽媽,又要忙學業。我通常都是把作業在學校裏完成,很少帶回家裏作。回到家裏有時間就和親屬同修學法、發正念。晚上十點就睡覺了。對我而言,高三的學習生活並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充滿壓力,搞的身心疲憊,反而溶入法中,覺的非常輕鬆而充實。隔幾天,親屬同修就會給我請假,帶著我到市裏各部門講真相要媽媽,通常都是親屬同修講,我配合發正念,加上整體的配合,人們從最初的冷漠到後來的同情,還有的人明白真相後要資助我上學。這期間,同修的關懷更是無微不至,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是同修叔叔、阿姨關心我,和我學法切磋,讓我不再覺得孤單和無依無靠,看著同修那一雙雙真誠、無私的眼睛和同修家裏清貧的擺設,我真的很感動,「這裏是一塊淨土」(《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真的是這樣。

在整體的配合下,被非法關押八個多月的媽媽回到了家中,師父說:「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雖然我們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但八個多月的經歷讓我在法上真的提高很快,我放下了玩電腦遊戲的執著,放下了執著於依賴常人、求結果的心,學法發正念更是使我充實、不空虛,也體會到了正念的威力和整體配合的重要。

那時,我就快高考了。高考前,我還有十四本教科書一眼沒看,但我一點都不覺的慌張害怕,帶著對大法、對師父的正信,我走進了考場。在考卷沒發下來之前,我一直在發著正念,清理我的空間場,給我周圍的同學講真相,請師父加持弟子,給弟子開智開慧。奇蹟發生了,成績下來後,我順利的考上了一所二表類院校,高出錄取分數線六十分。沒有因為我缺課落課,牽扯精力營救媽媽而落榜。相反,以我的成績,本可以去一所零表類院校,但我沒有執著,也不想給學校老師添麻煩,讓她幫我參謀報考哪所學校,而是一切都按師父要求,順其自然,就自己填了一所離家較近的大學。我明白了,這是因為我把路走正了,並沒有執著名利等人這方面的得失,沒有想到能不能考上大學,能否考上好大學,而是真正地從法上出發去救度眾生,去營救同修,所以師父給了我莫大的智慧。

擺正基點發正念,順利考過專業八級

進入大學後,形形色色,物慾橫流,人情泛濫確實讓我震驚。但我把握好自己,開學的第一天,我就和媽媽、親屬同修配合,給我系書記講了真相。當時由於家庭貧困,面臨著上不了學的問題,書記明白了真相後,硬是把我留了下來,並給我辦理了助學貸款。在班級、在宿舍,我把「真、善、忍」的美好送給同學們。同宿舍有個同學,患有腰椎間盤突出,每逢變天或冬天,腰疼的特別厲害,嚴重的時候,走路像拖著一條腿一樣,我幫她主動打水、拎重物(我們住七樓),從來沒有怨言,後來給她講真相,也是因為我法沒學到位,講的不透徹,她並沒有接受,但也被我的人品所折服,慢慢的也有所改變。有一年在親屬同修被非法抓捕後,她得知了消息,給我發短信表示她支持我們的行為,對邪惡的惡行表示氣憤和不齒。

比起高中生活的簡單單純,大學簡直和社會無疑。雖然大學生活比較寬鬆,但上課時間安排的比較零散,不好把握。好在我住的是混合寢室,即室友不是同一個班級的。我們上課時間各不相同,這樣我沒課的時候,寢室基本上也沒人,我也可以靜心學法。現在想起來,一切都不是偶然,都是師父給安排好的。有時候,怕自己學法不入心,就讀出聲來。再後來,經同修介紹,我又認識了同一學校及其它學校的大法弟子。利用週六、週日,我們會有時間聚在一起,集體學法和切磋。

我學的專業是英語,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要考專業八級(英語專業最高級別),因為很難,大多數同學都放棄參加考試,而我在那時,也在忙著複習考研的功課,再加上過年,也沒把這次考試放在心上,以至於買的歷年真題和模擬題一點沒做,快考試了,未免心裏會不穩。可轉念又一想,師父說過:「有許多小孩兒不但學法好,而且在學校的學習都是前一、二名,很多都是這樣,非常的多。但是他們不是執著成績的本身,而是在大法修煉中明白了應該怎樣做,能夠擺正學習與法的關係,因為學習是學生應該做好的。」(《新西蘭法會講法》)我是大法弟子,雖然我不是在直接講真相證實大法,但我身邊也有同學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考試也是在展現大法弟子的風貌,證實著大法的偉大,另外空間的生命和舊勢力也都在虎視眈眈的看著呢,我不能給師父丟臉,給大法抹黑。

考試那天,在考場外,我找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發正念,這樣別人就不會打擾我。進入考場時,我也沒進去太早,因為整個考場的考生都是我同班同學,難免要嘮上幾句,會耽誤我發正念。在試卷發下來之前,我一直靜靜的發著正念:清理自己的一切執著,各種慾望,解體另外空間干擾我證實法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共產惡黨在另外空間一切不正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請師父加持我。這一次發的比較純。因為以前有過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但仍舊做不出來題的時候,經過學法,我知道了,那是帶著強烈的執著去發的正念,是為私的,所以並沒有正的威力。

整個考試過程,我沒有一點慌亂,非常流暢的答完了卷子。走出考場後,那種勝券在握的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心裏非常踏實,彷彿有聲音在說:你肯定過了(過級了)。成績下來後,全班四十人只有兩個人通過,其中就有我。同學說:「你真行啊,人家天天複習的沒通過,你這一點兒沒複習的人倒通過八級了。」

多學法,大法的寶書中自有一切,大法給予我們智慧,教我們做好人,更讓我們不斷淨化自己的心靈,走上返本歸真之路。每當我迷茫的時候,面對眼花繚亂的世界不知所措,險些隨波逐流的時候,都是大法、師父、同修,將我叫醒,擦亮眼睛,繼續走正接下來的路,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我深知自己還有很多地方沒做好,在最後的時間中,我定會踏實學法,盡自己所能,助師正法,走穩走正最後的路。

最後以師父的一段話共勉:「為了真正能夠使你們修煉上來,我就採用了一個辦法,把我所能夠給予你們的,把我所能夠幫助你們的,都壓進了那部法裏面去,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得。」(《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我經常講一句話,我說我把所有能夠使你們修煉提高,在修煉中能得到的東西都壓進這部法裏面去了。你們雖然在不同境界中,但是都不能夠真正理解我說的話有多大的份量。」(《瑞士法會講法》)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