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救了他們你可積了大德了」

——信師信法 擺正基點 走好師尊安排的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還有一次在市內走走,有三個人在說話,我走過去跟他們搭上話後介入正題,其中兩個都接受了做了三退,然後又跟另一個人講,我說,送給你一張護身符吧,他說,這上面有你的電話號碼嗎?我說:你要我的電話能救你命嗎?這張護身符你只要誠心念就能保你平安,為你好,心不要想歪了,是黨員嗎?他說:我是村長能不是黨員嗎?我說那太好了,你要告訴你全村人都相信大法好,救了他們你可積了大德了,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不用起名了,就把真名告訴我,退了邪黨,帶上護身符高興的走了。
──本文作者

偉大的師尊您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春有幸得法修煉的,修煉後身心都得到了淨化,身體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心裏敞亮、愉快,那種幸福感無以言表,用人間的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然而,就在世人都在認識大法好,迅速得法之時,邪惡在九九年七月開始了瘋狂的對大法、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撒著彌天大謊,造假誣陷,惡毒的誹謗師父,矇蔽世人與眾生,將世人帶入恐怖與陰暗之中,迷失了方向,走向被毀滅的邊緣。

慈悲偉大的師尊,為了挽救這一切付出巨大的承受,救度世人與眾生。同修們也先後陸續走出來,放下自我,想盡一切辦法,用各種方式揭露中共惡黨編造的一切謊言與欺騙,證實大法是正確的,師父是清白的,講清真相,讓世人明白真相,從被謊言欺騙的迷惑中明白過來、找到方向,回歸到真正能夠被宇宙大法救度的正路上來。

下面談一點自己的點滴修煉體會。

擺正基點傳遞大法資料和發放真相資料

我是二零零零年走出來證實大法的,當時本地已有了大法資料,我和同修們聯繫上之後,取回真相資料出去發放,同時承擔起了傳遞大法資料的工作。開始發放真相資料時有怕心,緊張的渾身發抖,回來後我就抓緊時間學法,而且學法也很入心,隨著學法的深入,法理越來越清晰,資料越發量越大,並且各種真相資料都能做(如:各類單頁、小冊子、光盤、貼粘貼、掛橫幅、用筆寫、花真相幣等),做起來都輕鬆順手,怕心越來越小。其實在做的過程中,也是去怕心的過程。

傳遞大法資料,我是個老年同修,由開始給幾位同修送資料,後來發展到幾十人。隨著人數的增多,資料用量越來越多,由於各種原因,資料還不能一時都送出去,同時自己還做部份資料,這樣家裏就存放部份各種大法真相資料。有的人認為,家裏放這麼多大法資料不安全,也有的說:你做這項工作就別出去發資料了。我說沒事,我沒有這些想法,而且大法資料是有神威的,是救度眾生的,包括舊勢力也是被大法救度的,所以邪惡是破壞不了的,因為我心裏時時想著師父的法。

師父說:「三界內人類的一切都是為大法而成的、為大法而造就的、為大法而來的。哪一樣東西、哪一個行業都能修煉。換句話說吧,人類社會就是我大法弟子修煉的大煉功場,在哪裏都能修煉,就看你修煉的精進和不精進,其中包括你做特務行為的。(眾笑)都可以修煉,救度眾生,就看你的心怎麼擺,就看你對法持甚麼態度。」(《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多年來,不管社會形勢好壞變化,也不管是颳風下雨,寒風刺骨,冰天雪地,我都能及時把師父最新講法、經文、《明慧週刊》和各種大法真相資料送到同修手中,從沒有間斷過。發放真相資料、小冊子、光盤、貼粘貼、掛條幅、用筆寫、花真相幣,直到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遇到甚麼情況,都能在師父的幫助下化解,看似危險,但卻很安全,因始終把自己擺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位置上,堂堂正正,沒有中共邪黨的甚麼所謂的敏感日,也沒有被抓、被迫害那一念,根本就不承認舊勢力的存在,因為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來被迫害的。

舉兩個例子:零九年三月份的一天,我把不同內容的真相資料光碟、小冊子搭配包裝好,帶上護身符,想去一工地講真相、勸三退,去了之後看到工人們很忙,怕影響施工,工頭不高興,決定先到別處去。一路上邊走邊遇有緣人,就講真相勸三退,當走到一要道的十字路口處,向北走是菜市場,路口處賣甚麼的都有。我停下自行車給一個賣切糕的人講真相,此人很好,既接受了真相資料,又做了三退。我看他接受的很好,又送他一盤神韻晚會光碟,他很高興,一直道謝。

正在這時從市場走過來一個人,推著自行車走到我面前,拽住我的車筐說:給我一份。我說,大哥你別著急,我給你拿。因為真相資料都在自行車小筐的包裏放著,我隨手取出一份遞給他,他順手接過挾在腋下,又問,有小光碟嗎?拿小光碟在電腦上看去。我說,大哥你家有電腦呀?他說有,我就遞給他一張可以在電腦上放的光盤。我接著問,大哥聽說三退保平安了嗎?他嗯了一聲。我又問你是黨員嗎?他說是,沒等我說下句話,他突然變臉,兇相畢露的說,你這麼大歲數了,拿著退休金,住著樓房,過著好日子,你幹這個?我看這段時間對你們管的鬆了。我說大哥,這完全是為你好。他說,你別給我來這一套,你現在還宣傳這個,你別管我是幹甚麼的,也別管我是誰,我看把你抓起來送唐山去,讓你去受幾年罪,等等。我心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我站那一動沒動,心態穩定,腦子甚麼也沒想,還是先前那一念,就是為你好。他雖然表面表現的面目猙獰,惡狠狠的,可是他卻沒有動我車筐裏放的各種真相資料,也沒有動我送給他的那包真相資料,一直挾在腋窩下,更沒有碰我一下。我想,平時送給他真相資料還真不容易,這回他自己帶走了,但願他回家看後,明白真相能夠得救。

我想,我該走了,推車就走,他沒有攔我,走時才發現離我不到十米的路邊上停著三輛警車,巡警們都像被定住一樣,沒有任何反應。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安全離開,我真正的體悟到了師父講的「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的法理。

零九年我們市有二十餘名大法弟子被綁架,並非法抄家,同修們都利用各種辦法營救同修,揭露邪惡,曝光行惡者的惡行,發正念、發資料、貼粘貼、打電話、送勸善信等等,我和同修們一樣。一天晚上十點鐘左右,我帶上三十張曝光邪惡的粘貼,出去到公路兩旁的電線桿上去貼,邊走邊找合適的地方貼,快到一個十字路口時,我轉身發現,一輛警車向我駛來,我立即發出強大正念,徹底解體另外空間的邪靈亂神、黑手邪魔、亂法爛鬼和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不允許任何邪惡利用巡警對大法弟子犯罪而被毀掉,他們也是被救度的生命,請師父保護。只見那車停在那裏,我穿越十字路口,繼續往前走,還是邊走邊貼,等我走到下一個十字路口時,看那警車還在那兒停著,燈光一閃一閃的,我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去,把帶的粘貼全部貼完,在師尊保護下,化險為夷,平安回家。

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否定舊勢力的邪惡迫害

二零零六年冬天的一個早晨四點多鐘,我出去發放真相資料,正在街上往一門市部的窗台上放資料時,突然一男子從對面向我走來,我轉身向另一方向走去,在走的過程中,忽然閃出一念,回頭看那人跟來沒有,就這不正的一念,被邪惡鑽了空子,向前走是下一個大台階,一步踩空摔倒在地,左腳心朝上,身上帶的資料撒了一地,再想起來腳已經站不起來了。我馬上意識到,是自己心不正招來的迫害,立即發正念否定邪惡迫害,求師父幫助,我一定得站起來。我欠起身子把地上的資料收起來,猛一起身,站起來了!把腳一踩說,我得走!就這樣,我一拐一拐的回到了家。到家一看,腳脖子及整個腳都腫起來了。

我堅持多學法,多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不允許任何妄想阻擋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邪惡生命的干擾破壞,不承認這一切,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我一天也沒休息,煉靜功時,腳腫的盤不上去,我就強忍疼痛,把腳搬上去用布帶子綁上,每天五套功法堅持煉完。

期間,有一位同修過難關,給我打電話求助,我想,同修在難中需要幫助,再難我也得去。老伴說,你這腳這樣行嗎?我說沒事,騎上自行車用一隻腳蹬著車,到了同修住處,爬上五樓,跟同修在法上互相切磋,效果很好,同修很感動。就這樣,各項工作甚麼都沒誤,不長時間腳就恢復了正常。

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講真相

有一次在市場給一個賣杏的人講真相,想送他神韻光碟,我問他,你家有DVD或VCD機嗎?他說沒有,表情很緊張的樣子,接著說,你們是法輪功的。我說,法輪功怎麼啦,你為甚麼這樣害怕?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是教人做好人的,只有我們國家不但不讓煉還迫害,因為大法講的是「真善忍」,中共邪黨是「假惡鬥」。我又給他講了天安門「自焚」騙局,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造謠、欺騙、栽贓、陷害,它報導的東西有多少是真的?就連其內部也是互相爭鬥,不也是造假欺騙百姓嗎?你為甚麼不動腦想一想,只聽這些謊言,就像你現在賣杏,你說這杏是甜的,那麼我要想買就要親口嘗一嘗,看到底甜不甜,是不是?他明白後說,我家有DVD。我送給他一光盤,他高興的接過去了。

還有一次在市內走走,在馬路一拐彎的人行道上,有三個人在說話,我走過去跟他們搭上話後介入正題,講真相、勸三退,其中兩個都接受了做了三退,然後又跟另一個人講,我說,送給你一張護身符吧,他說,這上面有你的電話號碼嗎?我說:你要我的電話能救你命嗎?這張護身符你只要誠心念就能保你平安,為你好,心不要想歪了,是黨員嗎?他說:我是村長能不是黨員嗎?我說那太好了,你要告訴你全村人都相信大法好,救了他們你可積了大德了,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不用起名了,就把真名告訴我,退了邪黨,帶上護身符高興的走了。

有一回給一個六十多歲的人講真相,不接受,並說甚麼都不相信。我當時想放棄,走開了,可又一想不行,還得跟他講,我給他講現在的天災人禍,多災多難這正常嗎?又講中共惡黨歷次運動殺人無數,講藏字石,這不是天意嗎?哪朝哪代都想長久,可是誰說了也不算,興衰由天定,共產黨也是一樣,現在天要滅它,你不退出來就隨它滅亡,讓你退出來完全是為你好,不花錢送你個平安怎麼還不要呢?他笑了,說退了吧。我又送給他一本《九評》、一本真相小冊子,同修又送他一個吊墜護身符,他馬上高興的戴在脖子上,我們走時他從座位上站起來感謝。

我真正的體會是,不管我們做了甚麼,做了多少,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按著師父給鋪好的路在走。我還有很多不足,還有些執著心沒去掉,離師尊的要求相差很遠,今後要多學法,學好法,多向內找,多去人心,多救人,用大法歸正一切,牢記師尊的教導:「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穩健的走好師尊安排的路。

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