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說是」與「指鹿為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陸來稿)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初,我曾在某「黨報」編輯部看到這樣一幕:幾個記者剛從監獄回來,說是「採訪」當地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記者講到自己如何誘導及警察威逼要該站長攻擊法輪功,結果不遂。於是某記者說:「要他說這句話,他怎麼都不說,就說是他說的(這句話)好了。」第二天,一篇以該站長的名義詆毀法輪功的報導就見報了。

這些記者去之前已經想好了台詞,按照邪黨報的要求寫好了初稿。所謂「採訪」的目的只是利用某人作所謂的活證據,為邪黨需要造勢。事實是,有沒有這個「採訪」的過程都是一樣,採訪不過是走走過場,以假亂真罷了。

在驚訝於這個黨報記者的公然造假後,很長時間我都沒有忘記這句「就說是」。後來,看到了越來越多的「就說是」。僅在明慧網上,就披露了眾多本不是法輪功修煉者的行為,卻被邪黨「就說是煉法輪功的」事例,當然目的都是一樣,都是為了嫁禍法輪功。

其中一例是,一九九九年七月,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新華鄉崔家屯農婦李淑賢,患胃潰瘍住進哈爾濱第四醫院,因生活貧困交不上住院費,醫院院長主動給他們出主意:你們就說是煉法輪功煉的,就能獲得免費治療。李淑賢及家屬為了利益同意了。於是,哈爾濱市《新晚報》記者迅速趕到醫院採訪,用編好的台詞讓李淑賢的丈夫照著說,還告訴他:你得帶著表情,說得像真的一樣,人們才會相信。

另一例「魏家殺母案」,是於二零零零年經由遼寧盤錦市電視台造假報導的。事後了解到,報導中被殺的老年人是以揀破爛為生的,其女在海城遊手好閒,打麻將,沒錢了就找母親要,母親沒錢給她,她就將母親殺害了。後來,公安部門的人給殺人者出主意:「你就說是你煉法輪功,往法輪功上一推沒死罪。」

「就說是」有如此多的好處,可以免醫藥費,可以免死罪,又有官方媒體的迷惑,沒有道德約束的人想不上鉤也難啊!更不可思議的是,還有良知尚存的人不願作惡,卻被暴力脅迫作假的。

山東蒙陰桃墟鎮居民石增山的女兒死於先天性心臟病。蒙陰縣邪黨宣傳部為了搜羅誣陷法輪功的材料向上級邀功,組織專人編寫了一份材料,說石的女兒煉法輪功,不讓吃藥、不讓打針,最後死了。要求石增山配合電視台,念這份稿子錄像。石增山不願出賣良心說假話,鎮政府就組織了一批打手,連續三個晚上對石增山進行非人的折磨、毒打,石增山被迫妥協,配合電視台做了「揭批」錄像。

這幾個案例都被中共收錄在迫害之初拋出的「1400例」,「1400」例就是靠這樣的謊言堆積而成。

「就說是」就似於「指鹿為馬」之說。古時候趙高專權,密謀篡位。他擔心大臣們反對,於是設下一計,進行試驗。

他牽著一頭鹿,獻給秦二世,指著鹿說:「這是馬。」秦二世笑著說:「丞相錯了吧,怎麼指著鹿當作馬呢?」趙高便問左右大臣們,大臣們有的沉默不語,有的奉承說是馬,以迎合趙高,也有的剛直不阿,說是鹿。

趙高暗地裏把說鹿的大臣一個一個地都殺掉了。「指鹿為馬」後來比喻為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中共就如同趙高,而那些被控制的媒體就如同奉承迎合的大臣。

既然「就說是」不是真的是,那麼怎樣才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當然不是由記者說了算,也不是警察說了算,更不是由慣於造謠為迫害找藉口的中共說了算。只有真正在法輪功中修煉的人才知道法輪功修煉到底是甚麼。法輪功是有心法要求的,只有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修煉者,這些在法輪功的著作《轉法輪》中都有詳細的論述。中共害怕人們知道真相,迫害伊始就急於燒書毀書,自以為自此就可以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了。所以以利益誘惑,以武力屈服,逼迫人們講假話,然後利用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抹黑,企圖達到蠱惑世人、混淆善惡的目的,其邪性與破壞性當比趙高更甚。

一個靠謊言和暴力維持的政權,想不崩潰也難啊!一億多人的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就是預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