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最好的修煉狀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看到師父在二零一一年紐約法會講法中的最後一段,「我想看到大家從新找回你們的熱情、找回你們修煉人最好的狀態。」(《甚麼是大法弟子》)自己感觸很多,因為前不久自己正好經歷了這段從放鬆到找回自己當初的修煉狀態的過程,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希望對同修有所幫助。

自己一直長期做電話組的協調工作,由於身處海外寬鬆和安逸的環境,加上大多數同修對協調人都很敬重,電話組協調工作一直以來自己認為開展的不錯,不知不覺在放鬆自己還不知道,直到半年前突然發現自己停滯徘徊在一個狀態中,幹甚麼都提不起精神,才大吃一驚。自己加強學法,發正念都沒有突破。知道不對勁卻突破不了,心中十分苦惱。現在還記得有一天早上學法的時候,我從內心對師父說,「弟子真的想精進起來,可是就是突破不了這個狀態,請師父加持」。可能是師父看到弟子一顆渴求上進的心,從那天起,我發現我以前按部就班停滯不前的狀態在一點點的被打破。先是我和另一位協調同修交流,談起自己這一段經歷,他深有同感的說,其實協調人是很危險的。這可是我第一次聽說。因為自己一直還覺得當協調人做的工作不少。他接著說,「協調人大多忙於做事之中,很容易忽略個人修煉和一線講真相,自己『協調』進去了都不知道。」這一下可提醒了我,突然想到「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轉法輪》)的法理,聯想到自己自從九九年迫害剛開始還打迫害電話外,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打電話講真相了,而且經常冠冕堂皇的用協調人不用自己打電話,做好協調工作就行了來找藉口。正好這個時候,全球RTC平台在迅速發展,作為電話組協調人,我覺得自己有責任親自上平台去了解這個平台的運作,才能協調好這個新出現的平台。後面回想起來,其實是師尊為自己提高而精心安排的。

上到平台後,我立即被平台所吸引,全球各地大法弟子在平台上集體打電話,比學比修的情景深深打動了我,我彷彿從正法的大後方來到了最前線,對我自己不精進和消沉的狀態深感羞愧。剛上平台因為沒有遵守平台規矩被平台協調人嚴肅的「教訓」了一頓,雖然感到從未有過的狼狽,但是我卻一點也不在意,因為我找到了好長時間都沒有過的修煉的熱情,平台所展現出的做三件事的環境不正是我所需要的嗎?當天晚上睡了幾個小時就醒來,天還沒有亮就直奔平台,聽到大家現場給大陸民眾打電話勸三退講大法真相,我坐不住了,決定自己開始在平台打電話。還記得清清楚楚,當我在平台上第一次對大家說,我來打這個電話時,感覺所有的眼光都在盯著我,這時真恨不得自己不是電話組協調人,很多人心也冒出來,比如,作為電話組的協調人如果打不好電話,同修會怎麼看?這個協調人以後還怎麼當?等等。但是,平台這個環境真的很好,我感覺到一拿起電話,這些不好的思想很快就被師父清理掉。當時平台協調人說我打的「很沉穩」,卻不知道我出了一身大汗。後來回想起來,實際上救人的是師父,看到我們這顆救人的心,師父就在幫助我們。在打電話過程中也有碰到不理解的,罵人的等等,回想到自己在常人中是老闆,在證實大法工作中是協調人,要找點苦吃可實在是不容易,上到平台後自己的修煉狀態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陸民眾可不管我是甚麼身份,也不管我是協調人,在這個過程中感覺自己心性提高很快,顧慮心,愛面子心,爭鬥心在打電話過程中去得很快,深深體會到師尊所說,「不是法不顯了,是要求高了,是大法弟子必須三件事都做好才提高。」(《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難怪自己以前學法和發正念都沒有突破。記得有一次在平台上剛撥通一位男士的電話,對方接起來罵了一句:「神經病!」就掛上了,當時在平台上主持的德國同修安慰我說,不用介意,我有時也遇到。可能是對方罵的太突然,我當時一點也沒有動心,全部精力集中在如何救人上,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回撥回去,說:「朋友,我不遠萬里自己花錢從美國給你打電話,就是為了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我也不會要你一分錢。」對方馬上安靜下來聽我講真相,最後愉快的退團。結束時,他說誤把我的電話當成這幾天接的騷擾電話,並一再表示感謝。

上平台也遇到干擾,因為北美和大陸的時差正好反過來,加上自己要上班,所以要擠早晚的時間打電話。有一天早上起的很早,天還沒有亮,因為怕影響家人,就沒有開燈,下樓梯時,滑了一下,整個人摔到樓底,覺得左腳有點古怪,也沒有想那麼多,就上了平台打電話講真相,等打完電話才發現腳腫的很大。可是那時立即意識到是干擾,說明自己更要上平台講真相,所以照常學法,發正念,講真相,一週後完全恢復,真的是感謝師尊的加持。

這段時間,感覺進步飛快,每天都盼望上平台和大家一起打電話,真有點像剛得法時每天駕車去離家很遠的一個煉功點學法煉功的情景。當時在平台打電話所寫的心得體會《三言兩語:電話平台講真相》和《從三個講真相電話想到的》先後在明慧網發表。第一篇文章重點講了自己心性的提高和對做好三件事的體悟,後一篇文章則側重講了自己如何從單純的追求三退數字到重視對眾生講真相的質量。

上平台講真相後給自己修煉狀態帶來很多的變化,總結了一下,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講真相更能抓住重點。在平台講真相的一大收穫是,能夠在很短時間內判斷對方的心結(例如黨國不分,無神論等),然後組織針對性的真相內容去破除對方的心結,避免抓不住重點而繞來繞去。要做到這一點,還得需要自己不被對方的問題和態度所帶動,不陷於常人的思維中。剛開始講真相,很容易被對方問題帶動而成為被動的回答常人問題,忘記了大法弟子講真相要掌握主動,最後難免陷於爭執,效果也不理想。

二、參與平台講真相給自己提供了一個極佳的去執著心的環境,因為帶著很多人心是沒有辦法救人的,平台很多同修都有這方面的體會。表現出來就是心態更平穩,對自己做大法工作和常人工作都有很大幫助,給人感覺就是自己處理問題的能力和效率提升很多。因為很多問題是人心造成的(包括與同修的矛盾,項目中的不協調等),放下很多執著心,自然就不容易陷於矛盾之中,也就避免了很多問題,實際上是在踏踏實實按照師尊的要求做三件事的過程中心性和境界昇華後所帶來的必然的變化,真切體會到師尊所說,「你的社會工作不是修煉,但是你的修煉會反映到你的社會工作中去。」(《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的法理。

三、在自己上平台前,修煉狀態不佳的時候,自己很容易被常人感興趣的事情所帶動,例如,花很多時間研究一些所謂的時髦的電子產品,熱衷常人中一些熱門的新聞(包括有所謂超級球星的熱門球賽等),觀看一些熱門的影視。師尊在《甚麼是大法弟子》中說:「何止這些啊?這現代的社會不是七情六慾啊,七十情、六十欲都多,是不是?各種各樣的慾望。就說對電腦、手機艾帕執著、有感情,這在歷史上可沒有這個事,對不對?」也知道這種鬆懈安逸的狀態不對,可是擺脫不了。在平台講真相後,因為還要保證學法,煉功,還有常人中的工作,所以根本就沒有時間和精力關注常人感興趣的東西,而且平台是一個全球弟子比學比修做三件事的正念之場,在這個環境中,看到別的同修做的好,自然就想迎頭趕上,心中所想的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修煉狀態,如何提高自己講真相的效率。求安逸的心在講真相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就放棄了,回想起來真得感激師尊的慈悲安排呵護。

回想這一段的修煉經歷,雖然自己的修煉狀態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深感距離師尊的要求有差距,特別在做三件事上感覺不到位,個人修煉和講真相不夠紮實。在正法的後期,作為一名老弟子出現鬆懈的狀態,感到很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經過了這次教訓,自己唯有精進實修,切切實實做好三件事,才能肩負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責任,履行史前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