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是形成整體的關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近些年來,在我們當地的大法弟子中不斷的有一些同修被病業的迫害方式拖走了肉身,還有的同修病業魔難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還在承受著而難以突破。周邊同修今天去這發正念,明天去那發正念,有時真有按了葫蘆起了瓢的感覺。看到有些魔難中的同修不在法上的狀態,在體諒難中同修的同時一些同修也有抱怨:「主要還得靠他自己有正念,別人幫他發正念只是外圍的,他自己沒正念誰也沒辦法。」從法上理解同修的話並非無道理,可事實上,我們每個個體同修不在法中的各種表現,就是我們當地整體同修修煉狀態的體現。

在我們地區的學法小組上,很多同修都沒有很神聖的那種修煉狀態了。早去的同修有很多都在嘮常人的嗑,晚來的離學法規定的時間相差很多,斷斷續續的開門,也干擾了同修們的學法。有的學法點同修不願帶書,聽聽就睏了,八九個人把書輪來輪去的,還不斷的說話。還有一些學法點的同修,你念多了,她念少了,心裏也產生想法。有個九十多歲的老同修,輪到她念法時,老人入心念的非常流利,其他同修心急的提示:到了、到了。有的學法小組就是家庭資料點,有一些同修也不珍惜資料點的同修是在最大限度的給我們提供修煉環境。不修口、也不為資料點負責,一提起資料的來源就指名道姓的說在誰誰那拿的,好像都是老熟人,無所謂!

多年來,很多學法小組好像都已經形成了固定的模式,同修們學完法就走,幾乎沒有哪個學法小組定期坐下來、就如何做好「三件事」向內修從心性上交流的。偶爾同修們的閒聊切磋,感覺有很多同修還是表面的就事論事。有一部份同修能看到自己的人心,「我這件事有妒忌心、我是顯示心,你看我這不是爭鬥心嗎?」這樣的交流,給人的感覺也就是隨便說說而已,並沒有發自內心的想徹底去掉這些人心。

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如果你們真的把這些東西看的那麼重,就能夠克制它,那你就能夠消弱它,漸漸的徹底的去除掉。如果你覺的我知道了,也挺著急,但是實踐中你並沒有真正去克制它、抑制它,其實你只是停留在只是看到、感到這種思想的活動,你沒有抑制它的行為。也就是說,你只是想到了並沒有實踐去修。」

看到很多同修的修煉狀態總感到有些令人擔憂,多年來還是沒擺正修煉與做事的關係,把做三件事的數量多少當成修煉的精進與否,忘記了大法修煉是「直指人心」,看心性!我們看到很多同修每天不辭辛苦的奔走於各個環境去救人,表面上看,大量的眾生被救度了,可在欣慰的同時也想到了:如果很多同修在救人時基點擺不正、不在法上的狀態,是否真的能救了這些眾生。師父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說:「我說過,你做的那個事情如果沒在法上,如果沒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沒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許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為對解體邪惡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從方方面面我們都能看到當地的一些同修在修心中的不足。有一些同修學完法、講完真相回家那基本就是常人了,在各個環境中遇到每件事、說的每句話都不能用法對照把持自己的心態,很多時候思維都是人念。

有一位同修在救度眾生方面做得很好,每天只要有機會就會面對面的講真相去救人,幾乎不錯過一個有緣人,慈眉善目的讓人覺得和藹可親,周圍的同修都覺得此同修修的很好,有的同修也在暗地裏誇獎。我和此同修經常接觸,幾次到她家都碰到同修一人在家開著電視。平時家裏孩子大人的很多事同修總願追根問底的放不下,外面碰到的一些事思維經常陷在表面的誰是誰非上。一次在說話間問過此同修,你每當碰到一些事情,覺得是在過關或自己是修煉人、你在心裏解體與排斥你所發出來的不正確思想了嗎?你向內找轉變你的觀念了嗎?同修的回答讓我很吃驚!同修說:我沒排斥過,我也不會找啊!這裏不是有意表露該同修修的如何如何,我只是說出了我們當地很多同修不重視修心的一個實際情況,而且我們看到有很多同修每天三件事都在按部就班的做著,可實際情況都不在修煉的狀態上,長期以來把做三件事代替修心,當成修煉的全部,心性也未真正得到提高,這在我們當地也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很多同修至今還覺得自己「三件事」都沒落下,就是跟上正法進程了。協調同修也覺的每個人「三件事」都在做著,誰都沒落下。

有一些同修遇到的麻煩或魔難知道是在過關,不會找,不知道是在去啥心。有的同修說:我可能不對勁了,也想不明白。因為修煉人的一生都是改變的,師父都給我們做了有序的安排,我們碰到的任何事都不會是偶然的了,都是與我們的修煉提高有關係的。如果我們碰到明顯的關難都意識不到是在修煉之中的事,那麼那些看似風平浪靜需要我們改變觀念的很多事情豈不是更意識不到了?如:我們很隨便的和家人說話,耍性子,發脾氣、纏在情中無微不至的關懷,我們把家人當眾生了嗎?我們在法中擺正與家人的關係了嗎?當我們打開電視機津津有味的看著連續劇,我們想過自己在主動接受業力、想到過整個人類道德敗壞的今天常人所演繹的都是暴力、色情、勾心鬥角、對名利情的追逐與各種利益的爭奪嗎?願意看,不正說明我們的思想中這種變異的思維從根本上都沒扭轉過來、符合了現在的潮流才願意接受它嗎?它裝進我們的大腦就是物質、就是業力啊!怎麼才能把它修掉啊?

當我們修飾自己、衣著得體,是為了愛慕虛榮表現自己呢?還是為了讓世人看到大法弟子不是邪黨所說的貧困潦倒、沒有寄託、我們是在各個階層中都是很優秀的?我們的基點是為了證實法而不是自己。當我們的身體這癢去撓那疼去摸、走到外面冷了喊冷,熱了說熱,不就是思想中有想舒服求安逸的想法才去感受身體的變化嗎?這一切不都是在給我們修、轉變觀念嗎?有的同修走在街上哪掛車了、誰打架了……左右遙看,還意識不到修煉人應該心如止水,常人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這就是給你修呢?你的思想已經很有為了,是師父在利用這件事讓你看到去你的好事心。(當然在救人中利用這些天災人禍去說明道理是無可厚非的)我們有很多同修意識不到抓不住自己的思維、解體不了它,還津津樂道的和這個學、那個說:誰誰怎麼回事了。其實我們碰到的事沒有偶然的,都有我們修的因素在裏邊。

如果我們不能把住自己的思維去修,在矛盾中、在過關中、在同修之間的間隔中,就會錯過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一次次去人心的機會,邪惡就會利用我們的人心進行干擾與迫害,那損失的不光是自己還有眾生。

我們都知道修煉就是去人心,我們修煉了這麼多年,連怎麼修、怎麼去轉變觀念都不知道,那我們怎麼能算做修啊!我們只有抓住自己的思維不斷的排斥與解體人心、轉變觀念,才有師父給我們斷開的那一面,才有我們提高了境界符合與同化法而修成的那一面,才能否定邪惡的一切干擾與迫害。不然我們思想不提高,那不就是人在做事嗎?境界提高不上來,法正人間之時、試問同修我們救度的那些眾生往哪去啊!

我們現有的很多關和難可能就有邪惡的因素摻雜在裏面,我們只知道是邪惡在迫害,卻從根本上否定不了。修煉就是嚴肅的,一關過不去,下一關又來了,我們還把它當成常人中的事。我們意識不到,像常人的處理辦法不當回事,思想沒提高、觀念沒轉變、業力當然就轉化不掉,一次一次的堆積,到一定程度就是一大關、或無法逾越的死關。我們很多離世的同修或魔難中的同修有沒有這方面的因素啊!所以修心就是在去業,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

由此我想到了在7.20以前的個人修煉時期、同修在法中比學比修的精進狀態,那時的學法點對同修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同修們到學法點上來,提前早到的、都是默默的拿起書來靜心學法互不打擾,每個同修包括新學員都有強烈的想要在法中提高的願望,無論走路、騎車、吃飯、睡覺前都在背法。每個學法點的輔導員都是實修的表率,也真正的為得法修煉的同修負責,在交流中用大法的法理引導同修向內找,同修們都在談自己在過關中是如何向內找去掉人心提高的,那種向內找的氛圍,是真正讓同修看到差距、比學比修的動力。那種溶於法中的充實,讓我們今天回想起來都很是留戀。那時很多同修都知道,學法煉功心不靜是自己執著心太多造成的,得修去我們的執著,心才能靜的下來,那是相輔相成的。

時隔十幾年的今天,我們的很多同修在一些問題上法理反倒變的模糊了,不知道「修內而安外」的法理了,幾乎我們地區的大部份同修都沒有向內找的機制了,在很多問題上自覺不自覺的都在向外求,不從內在改變自己,只排斥表面現象。發正念瞌睡了鏟睏魔,這還是很精進的同修不承認邪惡干擾的一種表現。(發正念解體邪惡是沒有錯的,我們即使有漏邪惡也不配迫害)。可睏魔與我們的心性是有直接的關係,當我們去感受苦與累、想求安逸、不精進的時候,睏魔就會干擾不斷。有的長期煉功與發正念都是睡的狀態,睡完連想都不想。有的同修說:你清除它、解體它。認為邪惡在干擾我們做正事,經常把鏟除邪惡的干擾掛在嘴上,有多少是我們真正的為正法負責、為眾生負責去鏟除邪惡,圓容師父想要的,又有多少我們鏟除邪惡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傷害?……

當陷在個人的修煉思維狀態中去幫同修、用人心利用法去求結果,出發點與動機還是和法患得患失,師父怎麼能不顧原則保護你?有的同修發出來的基點真正是在法中、想和魔難中的同修交流放下人的生死不去求結果,只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那是在法中的正念。可我們看到很多同修在幫別人的同時心是浮躁的,是有求的、法理是不清的。深查很多同修發正念的思想動機是為了別讓同修再痛苦遭罪了,或為了解決自己的問題,而不是解體邪惡的目地是為了助師正法更好的救度眾生。

從我們本地的整體情況來看,就離師父對正法弟子的要求差距很大。當然不是讓所有的同修都達到一個甚麼狀態或認識多麼的高,那也是不現實的。我的理解只是想說:我們畢竟是大法修煉者,應該整體形成內修、內找的氛圍。不怕我們有人心,就怕我們沒有互相促進實修的環境。這就需要我們從每個人做起,按照師父的要求入心學法。每個學法小組還應該像7.20以前那樣定期交流,每個人見面或在交流中談論的都應該是自己在做好「三件事」中是如何修自己或遇到麻煩和魔難、自己的念是如何動的,交流的應該是、我們動的念是否是正念,而不是侷限在述說表面的做事。這對於個人的提高,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與解體邪惡、救度更多的眾生是最有利的,也是師父希望看到的。我們每個人都堅持向內找,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會形成比學比修很好的修煉氛圍。

我們都是走在修煉路上的大法弟子,難免有人心在,我們誰都不能保證每一關都過的那麼好,但我們應該明白,我們是真修的,不是在大法中混事的,不主動的自己去同化大法,一味的拖拖拉拉很被動的修,不從根本上改變自己,那修煉年數的多少甚麼也代表不了啊!

我們地區的各片協調人都應該負起責任來,就如何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重視心性向內找、修好自己,以便及時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從而帶動本地同修的整體提高。把學法小組真正的變成一個實修的環境。

現階段不成熟的認識,不足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