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港北監獄(現改為濱海監獄),是日本侵略中國時專門為殘害中國人而建造的。吊銬、地錨也是日本法西斯殘害中國人的鐵證!可悲的是被中共政法部門繼承下來,用法西斯的酷刑再加上自己所創造的流氓土匪手段,來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將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致殘、致瘋、致癱,迫害長達十二年之久,而且還在繼續瘋狂的迫害著。

那麼,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到底是些甚麼人呢?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上乘功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標準來指導修心向善。作為真修的法輪功學員,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抽煙、不喝酒、不爭奪名利、做好本職,不計世間得失,在哪裏都要做好人,是一群道德高尚的人。

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奇效,一九九八年,在北京市、武漢市、大連地區、廣東省及其它地區(如南昌、廣西、安徽等地)分別由當地醫學界組織,對當地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初步的醫學調查。五次調查收回調查表格近三萬五千份,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百分之九十八,為國家節省了大量醫藥費。法輪功學員每天煉習五套功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言行,沒有影響和傷害任何人,而且他們的信仰是受憲法保護的,所以從一九九二年法輪功向社會傳出後七年間,有上億人學煉法輪功。

江澤民及其中共幫兇對這樣一群道德高尚的好人嚇的要死,嫉妒的要命。一九九九年,成立凌駕於國家憲法與法律之上的「六一零」機構,宣稱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江澤民集團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搜羅精神病殺人案栽贓法輪功,以便引起群眾的仇恨。從全國各地綁架、抓捕法輪功學員投入監獄、勞教所、洗腦班進行迫害。且看下面揭露出來的港北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事實。

一、迫害手段殘酷

天津河北區法輪功學員李希望,只因堅定自己的信仰,修真、善、忍做好人,曾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港北監獄遭受各種酷刑折磨,被「吊銬」二十八天,大小便失禁,又被銬壓在僅一平方米左右的禁閉室裏一年多,被各種酷刑折磨關押整整八年。出獄後,在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再次被綁架,並秘密判刑,於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劫持到港北監獄,僅僅十天的時間,經受折磨,最後用地錨酷刑十多小時活活折磨而死。

酷刑演示:吊銬的一種
酷刑演示:吊銬的一種

天津南開區法輪功學員朱文華,被獄警劉超和罪犯,殘酷摧殘六個多小時,被活活打死。死後一直兩眼圓瞪,獄警怎麼捏弄也合不上眼。

天津靜海縣法輪功學員任東升,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法輪功學員馬洪志被殘害至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法輪功學員王傑被打的耳膜穿孔;法輪功學員宋之山在監獄險些被掐死;法輪功學員聶寶利、周向陽、衛廣華等多人被殘害的生命垂危,還有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港北監獄遭受了不同程度的各種各樣的殘酷迫害。

近期,因為法輪功學員周向陽不放棄信仰,惡警們每天給他野蠻灌食,並用地錨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法輪功學員聶寶利,遭受港北監獄酷刑迫害,無奈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灌食,上不來氣昏死過去。獄警叫獄醫用鋼針扎十個手指尖,再不醒,扎腳心。

酷刑演示:指尖插針
酷刑演示:指尖插針

還有一次,獄警唆使犯人劉海軍拳打腳踢,並且四個犯人把聶寶利抬起往地上摔,把後背骨摔裂了,隊長張士林和姓蒙的醫院院長說「天津政法委叫我們把你整死」。

這倆人敢明目張膽的這樣說,因為各級政法委內均藏有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機構,後改名所謂「維穩辦」,國保、公檢法司都受它的控制使用,它凌駕於法律之上,相當於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組」。例如天津政法委副書記滕錦然就兼任這個辦公室的主任,提拔李寶生為副主任。今年天津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這麼猖狂,其根源就來源這個黑窩。

在港北監獄,如果有人依法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即被加重迫害。監獄長郭煒曾兩次在大會上講:對這種人要嚴厲打擊,決不手軟!(此人已升為監獄局副局長)如果沒有中共邪惡的撐腰他敢這樣囂張嗎?

港北監獄為掩蓋真相,封鎖消息,家屬接見時,都有獄警監聽,一談到酷刑殘害,馬上把學員拖回監房,把家屬趕走。

二、操縱和利用罪犯迫害法輪功學員

天津監獄和各個勞教所,最擅長的是操縱和利用那些沒有道德底線的強姦犯、殺人犯、吸毒犯和搶劫犯來迫害毆打法輪功學員,而港北監獄表現的最為突出。

例如:惡警劉超和罪犯把朱文華活活打死;惡警宋學森在禁閉室外面操縱罪犯殘害周向陽,一時聽不見慘叫聲、毒打聲,就威脅行凶犯人「還想不想幹?不想幹就出來!」

罪犯從書德,因強姦罪判刑七年,由於對法輪功學員瘋狂迫害,竟然獲得多次減刑。「警匪一家」不光表現在社會上,在這裏更是明目張膽、淋漓盡致,他們就是要把好人轉變成壞人;把壞人變成更壞的人。

三、違背法律,違背人性

監獄、勞教所、六一零人員明目張膽的說「給我講甚麼法律?到我這,我說的話就是法律!」周向陽的母親,按照規定日期到港北監獄看兒子,監獄不但不讓見,其母從早八點等到十一點多,突然二十多警察跑了出來,他們一手拿著黑色盾牌,一手握著警棍或電棍,站在兩旁,李國宇帶著五六個隊長出來,其中有宋學森、張士林等,惡狠狠的對著老太太說「不想走,站遠點!別超過警戒線!」中共警察對著老太太耍威使橫。下午周母要求看不准接見的通知,一個隊長說:「找胡錦濤去!」一副流氓土匪的形像。

執法部門害怕請律師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百般刁難。有一部份正義律師為了捍衛國家法律尊嚴,一身正氣履行律師的天職,不怕阻撓,挺身而出,當庭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有根有據、理正詞嚴,講的法官無言以對,只好耍陰謀休庭。隨後再秘密開庭既不通知律師也不通知家屬,想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武清和薊縣的法官就親自向大法弟子講:「你越請律師辯護我判的越重。」中共冠冕堂皇的法律到中共法官這裏已經連遮羞布都不用了。

中共法院對李希望、周向陽以及其他法輪功學員都是秘密開庭,不通知家屬和親人旁聽。如果家屬得知開庭消息執意要旁聽,也只准許去一個人,而且法庭外面警察林立,不准別人靠近,阻止法輪功學員打聽消息。惡人們知道做的是缺德事,害怕暴露,但又必須得走開庭的形式。就像港北監獄,天天殘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對外宣傳「人性化的管理」「春風化雨」。

請想公檢法司、監獄局等等這些部門連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法律都不執行,隨心所為,那不可怕嗎?社會能不亂嗎?能「維穩」得了嗎? 其實執法部門法官警察不按照法律辦事,那就是土匪黑社會,對平民百姓也不會講法律。前幾年發生多起強佔土地、強拆民宅,引起百姓群起反抗,結果造成槍殺流血事件,有冤無處訴,這是中國人的悲哀。

四、用金錢和提職來鼓勵行惡的警察

港北監獄就是用經濟和提職來鼓勵警察行惡,所以對那些見利忘義、沒有道德底線的人最為得心應手。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這樣一群善良的人,惡徒們殘害起來毫不手軟,共產邪黨就是要培植這樣的人。

例如推行地錨酷刑的原監獄長郭煒提升到監獄局副局長;殘害法輪功學員最為邪惡的惡警張士林提為五大隊長;操縱罪犯殘害周向陽的惡警宋學森也當上了五大隊的教導員。

惡警李國宇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為瘋狂,由一個小隊長提為副監獄長,還把他的外甥李維義弄到港北監獄,據說很邪惡。還有惡警趙大棍子也升為六大隊長。惡警祁書海也升為監獄警衛大隊副大隊長……還有很多,不一一列舉了。

試想提拔這些殺人犯、流氓犯、土匪掌握邪黨的執法大權,能有好人的活路嗎?對於中共自己來說,提拔重用貪官酷吏執政執法,就是從裏往外爛到根了,中共惡貫滿盈,把自己整的土崩瓦解了,還不自知呢。

當然這些執法部門,包括監獄勞教所也有不少的警察和官員心存善念、良知,不願參與迫害,甚至厭惡迫害好人,敢怒不敢言,也有的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神目如電,這些都是能看的清的。希望更多人趕快多了解法輪功真相,以便得到逃出大劫難的良方,免遭陪葬的結局!

法輪大法洪傳幾年間即有上億人學法修煉,中共瘋狂迫害十二年不僅沒有迫害倒,相反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誰人能做到?這不是偶然的事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