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港北監獄地處天津市大港區學海路,二零一一年五月更名為「濱海監獄」。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這裏就成了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獄警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採用高壓洗腦、高強度奴役勞動、禁止家屬接見和「獨居」禁閉、地錨、毒打、電刑、坐小板凳等種種恐怖行徑,唆使沒有道德底線的強姦、吸毒、殺人犯毒打折磨法輪功學員,對外還裝點門面,欺騙國際社會和世人,謊稱「人性化文明管理」。

大量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在此遭受過酷刑折磨,例如,南開區法輪功學員朱文華被獄警和刑事犯活活打死;靜海縣法輪功學員任東升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聶寶利、周向陽、衛廣華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河東區法輪功學員馬洪志被迫害致半身不遂,法輪功學員王亞傑被包夾犯人沈海富打到耳膜穿孔,宋之山被包夾掐脖子險些出人命等等等等,這只是突破中共嚴密的信息封鎖在海外明慧網上曝光的案例,實為冰山一角。

五月十九日,天津港北監獄更名為「濱海監獄
五月十九日,天津港北監獄更名為「濱海監獄」

下面是天津港北監獄歷年所採用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手段和酷刑:

酷刑:「三挺一瞪」坐小板凳

強制坐小板凳是港北監獄通常採用的一種殺人不見血的刑罰,人被長時間強迫坐在一個小板凳上,從早晨到夜晚十多個小時或更長時間不能動,雙腿並攏,手放在腿上,「三挺」就是頭、胸、小腿保持挺直狀態, 「一瞪」就是指人的雙眼要不錯眼珠的瞪著前方(或看誣蔑法輪功的宣傳片,或聽管教訓話),時間一長導致人的血液無法正常流通,腰酸背痛,有的人因此腰部受損很大,很長時間直不起來,有的坐到臀部生瘡,有的小凳子上有稜,臀部都坐爛了,劇痛難忍。

法輪功學員李廣文、張瑞山、馬永悅、時宗飛等都受過這種刑罰,67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盧福江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被非法關進港北監獄,八大隊嚴管隊強迫他坐小凳子的體罰,還在他兩腿中間夾一張紙,不准掉下去,十三天後他被迫害的昏迷過去,被送到醫院搶救。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酷刑:「深挖溝」、「灌水」、「獨居」、「地錨」

對於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港北監獄通常會採用禁止家屬接見,斷絕法輪功學員與任何人的聯繫(惡警、包夾除外),關在小號裏,這稱之為「深挖溝」。 「灌水」就是指惡警或包夾輪番對法輪功學員強制灌輸中共的謊言宣傳,不讓睡覺等。

港北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小號、禁閉室,叫「獨居」, 「獨居」長三米,寬一米,沒有窗戶,只有門,陰暗潮濕,密不透光。屋頂上掛一燈二十四個小時亮著,地上一側二米長的地方鋪著高約二、三十釐米的木板,另一側是水泥地。被迫害者仰躺在木板上面,兩個胳膊成「V」字形向外張開(屋寬一米,手臂不能伸直),手反銬在地環上,膝蓋以下小腿部位和腳懸在水泥地上,墜著腳鐐,腳鐐是鎖在地上的。這種迫害也被稱為「地錨」,這種姿勢看上去很簡單,但每天被「錨」二十四小時,時間長了腰、胳膊疼的受不了,而且這種疼痛是長時間持續的,是電棍無法比的。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希望等人都曾因拒絕轉化多次被「地錨」,時間最長的連續幾個月,每天還有兩、三個包夾在獨居內監視折磨人,口吐污言穢語,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灌水」。

酷刑:「吊銬」

天津市河北區個體業主李希望曾因不放棄信仰,在港北監獄被殘酷的迫害了整八年,九死一生,受盡了各種酷刑。其中有一種酷刑是「吊銬」,獄警把李希望的雙手用手銬銬在柱子上,人匍匐朝地,兩腳帶最重的腳鐐,一腳高一腳低的半空綁在兩個柱子上整整二十八天。港北監獄在九零年前是男子勞教隊(九零年改為港北監獄,現改為濱海監獄),從那時起用這種酷刑至今,人沒有活過五~六天的,給李希望解下來的那天,都沒想到他還活著。李希望當時大小便失禁,人還活著,見證了法輪功學員超強的耐力與意志。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一腳高一腳低的吊銬

酷刑:灌食、十指扎針、鼻子上抹氨水

法輪功學員聶寶利被非法關押在港北監獄期間,每天被強制蹲坐十多個小時,為抵制迫害他絕食抗議,結果被關小號。獄警張士林、獄政科長(姓楊)等不法人員每天對他灌食迫害,每次灌食六個犯人按著,灌得上不來氣,昏迷過去了,就叫獄醫給紮刑針(就是鋼絲),往十個手指紮,見仍昏迷不醒,就扎腳心,往鼻子上抹氨水,使用各種手段想讓他放棄修煉和絕食抗議。唆使犯人劉海軍打他、經常用腳踢、四個犯人把他抬起來往地下摔,他的椎骨給摔裂了。獄警張士林和(姓蒙)院長說:「天津市政法委叫我們把你整死。」

酷刑演示:十指扎針
酷刑演示:十指扎針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衛廣華等都遭受過長期灌食迫害,正常人也是一天三餐,而這種摧殘性灌食每天五、六次,監獄不法人員經常把鼻飼管故意反覆抽插,以加重法輪功學員的痛苦。

酷刑演示:摧殘性灌食
酷刑演示:摧殘性灌食

威逼利誘沒有道德底線的刑事犯折磨法輪功學員

港北監獄的獄警迫於外界和國際社會的壓力,對外稱「人性化文明管理」,對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擺出「無奈的好人」的姿態,實則笑裏藏奸,背地裏威逼、利誘本來就沒有甚麼道德底線的強姦犯、吸毒犯、殺人、搶劫犯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每當有刑事犯充當「包夾」,先被強制洗腦──觀看「天安門自焚」等謊言影片,然後被授意可使用任何手段毒打、折磨法輪功學員,「包夾」要與法輪功學員形影不離,距離不許超過兩米,去廁所也不例外,對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都要詳細記錄。包夾的表現讓獄警滿意了可得到獎勵或減刑,獄警不滿意,會被處罰扣月考核分3-7分,還有其他刑事犯等著收拾你。

犯人沈海富把法輪功學員王亞傑打的耳膜穿孔,犯人翁雷手掐法輪功學員宋之山的脖子差一點出人命,尤其是每個剛被非法關押到港北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惡警專門找惡犯晝夜監守,單獨關在一個監舍,反覆做所謂「轉化」,刑事犯厲聲叫罵,惡語相向,不停的讀誹謗大法的材料,播放各種誹謗錄像,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所謂的「思想彙報」等等。犯人叢書偉因強姦罪判處七年在港北監獄服刑,由於對法輪功學員近乎瘋狂的迫害,獲得多次大幅減刑。港北監獄就是這樣一個為了迫害好人,不惜把壞人變的更壞的魔窟,這樣的刑事犯提早回到社會上,對社會又是一大危害。

超強度奴役勞動

港北監獄一直強制法輪功學員從事各種奴役勞動,奴工勞動種類很多:手工插花、縫製足球、摘釘子等等一系列,每天早晨7點出工,晚6點收工,居住、飲食條件都很差。獄警貪慾膨脹,想盡一切辦法逼迫從事勞動的服刑人員多創造效益,為獲取更多的錢經常加班2-3小時,有時連續加到夜裏2:30。排釘要用一種對人體有害的化學膠,散發著強烈的刺鼻氣味,人被熏得頭痛腦脹卻不能休息片刻,否則「面壁學習」三天,從收工到晚22:30至24時不等,法輪功學員就是在這種精神折磨和變相體罰中艱難度日,苦不堪言。

如果有依法向上級有關部門或通過親屬依法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那將被重點打擊。監獄長郭煒曾兩次在大會上講「對這種人要嚴厲打擊,決不手軟」。

封鎖迫害消息

港北監獄為了封鎖迫害消息,對於堅持信仰和受到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採取高壓隔離措施,任意剝奪家屬接見權、知情權,甚至對家屬威脅,出動武警恐嚇等。法輪功學員樊建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判刑九年,非法關押在港北監獄,八年來獄警百般刁難其家屬,在二零零六年,有七個月不許探視;二零零八年有十個月不許探視;二零零八年三月至今樊建明的妻子一直未能見到他。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的六旬老母半夜二點就從昌黎老家趕到港北監獄看望兒子,獄警不讓接見,直到上午十一點監獄大門突然打開了,跑步出來二十多個全副武裝的警察,每個人手裏都舉著黑色的盾牌,另一隻手有拿警棍的,有拿電棍的。在這些武警的恐嚇下,副監獄長李國宇帶領五、六個獄警隊長走出來,兇狠地對老母親說:你不願意走就站遠點,不得超過警戒線。

漫畫:「不得超過警戒線
漫畫:「不得超過警戒線」

法輪功學員任東升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到期時,監獄不放人,借「兩會」名義把任東升綁架到洗腦班,對於前來接親人回家的家屬,同樣也出動了全副武裝、手持警棍的武警。

此外,對於准許家屬探視的法輪功學員,接見室裏經常有錄像機全程跟蹤監聽、攝像,一旦對話中出現獄警不喜歡的言辭,便立即無理終止接見。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就有一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母親被幾個惡警連叫帶嚷、罵罵咧咧的趕出接見室,當家屬指責惡警態度野蠻、刁橫時,惡警們竟肆無忌憚的大叫:你有本事就去告我,愛上哪告上哪告!十幾分鐘後,又有母女二人被惡警趕出接見室,惡警們還是大叫 「有本事就去告」。 當時在場的好多家屬都非常氣憤,有一位老人走出監獄大門搖頭嘆息:「有人說『過去土匪在深山,現在土匪在公安』,今天終於見到了現在的土匪。」另一位家屬悄聲說「對待外邊的家屬都這樣,裏面的人可怎麼活呀!還春風化雨呢,誰信?」

九九年以來,天津港北監獄關押了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社會當中的好人和主流民眾。僅舉幾例說明:法輪功學員樊建明,男,五十一歲,天津市武清區東浦窪鄉大吳場村人。一九九八年二月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多種疾病不翼而飛,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因此他把當兵時發的殘疾證還給了政府,按規定這個殘疾證每月可領一百多元補助,這對當時的農家百姓來說是個不小的數目。樊建明說:我身體好了,就不能佔政府便宜了。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社會上少見的好人,卻因堅持信仰被判刑九年關在港北監獄。

周向陽,男,38歲,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為人誠實穩重,工作勤懇認真,在同事和上司中口碑極好,對於客戶給的紅包,從來都沒要過。這樣一位優秀青年,於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九年,現仍在港北監獄遭受迫害,已經絕食一百多天了,生命垂危。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
法輪功學員周向陽

法輪功學員時宗飛,男,四十五歲,原中國銀行天津分行武清支行某科科長,曾連續十年被評為優秀工作者,卻因堅持信仰被判刑八年非法關押在港北監獄;天津市寧河縣廣播電視局新聞節目主持人李振軍被寧河縣中共法院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判刑四年,在港北監獄遭受高壓洗腦和奴役折磨……

綜上所述,法輪功學員都是社會的主流民眾,是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的道德高尚的人,而中共卻無法容忍這些好人的存在,把他們非法關押在懲治壞人的監獄裏遭受暗無天日折磨,把監獄變成了名符其實的人間地獄,甚於「法西斯集中營」。港北監獄也就成了中共不擇手段企圖把好人「轉化」變壞,把壞人變的更壞的魔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