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內找 破除邪惡的間隔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師尊在《大法弟子必須學法》中教導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

為了讓本地同修能夠儘快的形成整體,我經常和一些同修從法理上交流,鼓勵她們排除干擾,有問題向內找,共同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其間也有過因同修不理解而產生的摩擦和間隔。有些無法解釋的誤會有時讓我很委屈,同修無中生有的指責和背後議論,常常弄的我剜心透骨的難受。

「遇事向內找」這一法理是我走出這一困擾的法寶,找到了自己那些不易覺察的人心、人念,純淨了自己,化解了矛盾。下面把我這一年多來如何向內找,向內修的經過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放下自我向內找

師尊在《致歐洲法會》中教導我們:「有些學員修煉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誰對自己不好了、誰說的話不好聽了、誰太常人了、誰和自己總是過不去了、自己的意見總是不被採納了」。當我再次學習這段法的時候,覺的師父的話字字句句打在我的腦海裏。我不正是這樣的人嗎?

對照師尊的教誨,想起在學法小組同修們真誠的話語,自己隱藏著多少的人心。為甚麼我指出某同修的不足時沒有人支持我呢?自己認為是為整體著想,要求同修講話時不能對整體證實法有干擾,在這最後的時刻,師尊要求我們搶人、救人,我也希望大家在有限的時間裏多救人,自以為在法上,好像細聲細語都是為同修好,實質還是在強調自己的人心,認為自己比別人強。當別人觸及到自己的不足時,就原形畢露,說話也不和氣了。

如同修甲說和我一起講真相有壓力,同修乙就直截了當的說對我有妒嫉心,她懷疑我勸退是不是把真相講到位了,不相信我每次能講這麼多人,還說:「你知道嗎?你上次在外省勸退的七百多人,上網的同修給你少上了兩百多人(其實沒有這回事),我們講真相,沒有像你這樣專用時間去講,都是每次買菜、坐車碰到有緣人就講。」當時我聽到這些話,心中很不是滋味。覺的同修不但不鼓勵,反而這樣說。我就馬上回她一句:「《明慧週刊》上登的一個老太太一天勸退六十人,我還只有她一半呢。你要用心去做,每天講三十、四十都是沒有問題的,因為你比我還會講。至於我講的質量怎樣,有師父管著,有眾神看著,要你操甚麼心呢?」這種口氣,這種態度能使人信服嗎?

通過學法我悟到,這是邪惡在利用同修的嘴在間隔我和同修,在干擾我們救人。但我不會真的向內找,而是浮於表面,那實質的東西根本不讓碰,一碰就發火,修來修去,人的東西還那麼強,而且表現的更隱諱。

第二次碰到同修乙,正好是兩位講真相的同修被綁架。同修乙在學法小組說:「你看某某真相講的這麼好,本地區還準備把她的事蹟打印成小冊子,作為其他同修的借鑑。你看一被綁架就把甚麼都說了,自己也不修了。」其實同修乙講的是當時的真實情況,我看她說話的語氣和態度,就認為她是含沙射影的指向我,那意思是說「你講的多有甚麼用,不修自己,還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我嘴上雖沒說甚麼,心裏卻在嘀咕:但總比你有能力做而不盡力做的強。表面上很平靜,內心卻是波濤洶湧,處處都疑心別人說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是不是要按真善忍對待同修?這三個字我做到了嗎?特別是那個「忍」字,我怎麼就做不到呢,「向內找」的法理怎麼就記不住呢,記不住邪惡就會乘虛而入。到時師父也沒辦法幫你,那就魔吧,想到這我一下子明白了。

即便同修說的與事實有出入,我也要查找自己在這方面有沒有欠缺。有些事情或許是師父借她的嘴來考驗我,幫助我早點提高呢!看我能不能做到忍,能不能包容同修。雖說三件事自認為做的還可以,但我是站在甚麼基點上做的呢?師尊說:「常人也能做大法的事啊」(《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是啊,常人做大法的事,那有甚麼威德呢,那只能得福報,大法弟子是要跟師父回家的。悟到這裏,我主動找同修乙從法理上切磋,她也認識到自己說話有誤,我也講了自己在修煉中的許多不足,希望她能多多幫助,在救人的路上攜手前進。可喜的是,乙同修這半年多來也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而且每天勸退的人數還很可觀。

「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洛杉磯市法會講法》)通過這件事使我認識到:要想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徒,一定要遵照師尊的教誨向內找,在修煉中遇到的一切不順心的事和聽到的逆耳的話,都要向內找,找出自己的人心,修去它,不斷的純淨自己,這就是溶於法中。

二、修好自己才能化解矛盾

最近因為本地資料少,我們學法小組的老同修說沒資料發,我就到一百里之外的老家去拿了一些資料,給那些不善於講真相的老同修去救人。哪知同修不理解,好像是我不願意發就推給她。因為我拿來資料都是有選擇性的,是那種適合打開人心結的資料。如《天賜洪福》、《如何平安度過災難》、還有《九評共產黨》小光盤等。同修拿到手裏一看,就說是過期了的,上面退黨人數怕常人有誤解,我就給她解釋說上面退黨的數字都是有日期的,截至某年某日退黨多少人,這些資料都是老家同修認為很好的。老同修也沒說甚麼,就帶著資料回家了。

後來老同修三個星期沒來我家學法,我很奇怪。她也沒跟我打個招呼,我很擔心她的安全,就問了另一個同修,那同修說:「老同修不理解你給的資料,怕到你那去又給她資料。」聽了她的話,我很納悶:老同修說她不善於面對面講真相,願意去發資料,再說我也沒給她多少,還告訴她有其他同修要的你也可以分給她們一些。

正在不解時,另一同修又跟我說了一件事,也是我與老同修之間的事。我一聽與事實不符,當時我甚麼也沒說,只是淡淡的一笑,心裏默默的發著正念,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同修之間出現這樣的事我要向內找,一切我都不去計較,我珍惜同修之間神聖無比的法緣,決不因此造成同修間的隔閡,清除所有不利於大法弟子修煉的因素,不被其帶動。然後平和的與該同修在法上交流。這一次我一點也沒動心,知道這是考驗來了,同修的誤解,又是我要提高的時候了。

我想我不能和老同修就這樣誤解下去產生間隔,有甚麼問題我們要敞開心扉互相切磋,互相談。也許老同修已經悟過來了,礙於情面不好到我家來,想到這裏,我拿起電話就給老同修打,正好是老同修接的,我只當甚麼事也沒發生,就約她去逛街(講真相),她高興的答應了。見面後,老同修非常激動,講了她對我的誤解:「你用錢拿來的資料給我發,我沒花一分錢還怨你,這都是我的錯。」並表示要回到小組學法,有資料一定要給她發。老同修還講這段時間在家學習師父的新經文《甚麼是大法弟子》多遍,悟到了很多法理,說自己好糊塗,對我的誤解太不應該了。

其實我和老同修的誤解,都是邪惡在間隔我們,我們心不動,邪惡就沒有辦法。如果我在乎老同修的話、和她較真,邪惡就有機可乘了,老同修也會誤會更深,這樣會造成很不好的後果。

我想為甚麼這件事情發生在我身上,修煉人不會碰到與修煉無關的事情。通過不斷的向內找,我發現我經常把自己的主觀思想強加給別人,認為自己做的到的事,別人也能做的到,就不考慮別人的心態和承受能力,沒想到在這樣邪惡的環境下去救人,心態不穩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今年我地有八個個人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好幾位同修被綁架就是教訓。而這位老同修在修煉的路上是一步一個腳印,走的很平穩。

我們都是大法粒子,只有層次不同,境界不同,永遠不要用自己悟到的法理去衡量別人,更不要用自己人的觀念去強加於人。凡事多為別人著想,換位思考,抓住每一次矛盾,每一次刺激我們人心的話語,每一次不正的思想念頭向內找,不斷的提高自己,用無私的胸懷去對待周圍的同修,真心的默默的去圓容,讓我們在神的路上兌現我們的誓約,完成我們重大的歷史使命,跟師父回家。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