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患不治之症 修大法絕處逢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五歲,在人世中為求生存,在名、利、情中苦苦掙扎,不知造了多少業,把自己弄的筋疲力盡,傷痕累累。正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所以他的一生爭來鬥去的,這個心受到很大的傷害,覺的很苦,很累,心裏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甚麼病都上來了。」

一身病 醫院不治

下崗之後,為生存做小買賣,一心只想多掙錢,把自己搞的一身病,身體不好,脾氣也壞,情緒更糟。眩暈症、心臟病、婦女病、血液病、神經官能症、抑鬱症等病輪番折磨我,尤其是腦神經病,害的我整宿不睡覺,整天只想在外面廣場坐著,不想回家;再就是整天呆在屋裏一個月兩個月不出門,精神幾乎到了崩潰邊緣,自卑、怕見熟人,總是覺低人一頭,活的苦不堪言,血小板經常只有2-3萬,身上不經意就青一塊紫一塊,大夫說發展下去就是血癌,每天不是打針就是吃藥,活的心驚肉跳,錢沒少花,罪沒少遭,狐黃白柳請家了也不行。

去年秋天又得了乳腺癌要手術,到瀋陽腫瘤醫院看說血小板太少,不敢做手術。到醫大做手術,血小板少需要注射血小板藥,提升血小板,進口藥很貴的,用了五天藥,血小板升到十幾萬,紮的我頭暈腦脹,走路都不敢睜眼,手術做完了,不能化療,出院回家了,生活不能自理,穿衣穿鞋都得別人幫,整天端著膀子,不敢隨便動,把膀子端的一邊高一邊低錯位了。

手術後一個月,兒子帶著出院檢查的病歷上北京找名醫專家諮詢,要求治療,專家看後說是癌症晚期,血小板太少,不能化療,沒有治療辦法,只有順其發展。又過了二個月,兒子不甘心說帶我去醫大腫瘤醫院去查查,給我做了胸部CT檢查,結果是癌症轉移到肺部,這時的血小板只有8千,大夫讓馬上做摘脾手術,維持多活幾天。

當時兒子沒告訴這些,只說:「沒甚麼大事,需要做個小手術,一個禮拜就出院了,出院後,我帶你坐飛機去旅遊,你沒坐過飛機,你沒穿過貂絨大衣,我給你買一件。」我說:「我不坐甚麼飛機,我也不做手術,我要回家,」因為我現在特別怕扎針,我血小板少的抽血化驗時,抽不出血,扎了七八針才抽出血來特遭罪。兒子看我不同意說:「那先回家吧,過了一個禮拜再來也行。」

回家後我心情非常難過,覺得沒路了,就想上火車道軋死得了,一了百了,但又不甘心,自己在衛生間放聲大哭……

修大法 絕處逢生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時,大法弟子再次來講(以前她跟我講過,我沒在意),讓我修煉大法,她說:「得了這種病,醫院也治不了,人生的路走到頭了,只有修大法師父能救你,修大法是你唯一的出路。」並給我講了很多得了絕症信大法,修大法絕處逢生的例子。這時的我真的明白,只有大法能救我,只有信師信法才是我今後要走的路,我決定堅修大法。

當時兒子一聽我不去醫院就火了,說了些不好聽的話,我說:「你閉嘴,不許你亂說話」。這時,大法弟子說:「你必須做出選擇,時間不等人,是堅修大法還是為了多活幾天去摘脾,醫生說只有兩個月時間,你必須堅持不移的信師信法你才能闖出死關。」我一聽也是呀,這麼多年我打針吃藥,累計花掉二十多萬,光這次手術就花掉八萬,每天不是打針就是吃藥,遭那麼多罪,最後到了靠摘器官來維持多活幾天,這時我更清楚的明白,只有修大法才是我唯一要走的路。於是我跟兒子說:「醫院我不去了,我就修大法,就是我死了也不後悔,死了就讓你爸給我弄出去,不關別人的事,你就安心做你的事業,別為我操心了,我有師父。」真的就像同修說的那樣,你堅定的一念,師父就為你做主。

我發自內心的一念,兒子住口了,站在那沉思了半個小時說:「媽,那你不上醫院了?」我說:「不去了」。他說:「那你就煉功吧」。隨後同修給我請了大法書,兒子給我買了MP3,同修幫我錄上煉功音樂,教我煉功。

就這樣我正式走進大法修煉。每天學法不敢懈怠,又到學法小組和同修一起學法、切磋,通過學法,我心性得到很快昇華,知道人生來此目地,人的病都是業力所致。在這期間,我明顯感到師父在為我淨化身體。我以前不敢坐汽車,一上車就吐。去學法路遠,須要坐公汽,同修說:「你去學法不會暈車,師父就在身邊。」上車前妹妹讓我帶個塑料袋,暈車好往袋兒裏吐。我執意不帶,我信同修的話,不會暈車的。果然一路都沒暈車,直到學完法,頭腦都一直清醒的。從此,我敢坐車了。

我以前眩暈症很重,一犯病天旋地轉,連嘔帶吐,整個房子都在轉,吃藥、打針得折騰十天半月起不來。一天早上起來,覺得天旋地轉,頭暈噁心,不敢動,家人要送我去醫院,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消業。同修跟我說過:「你只要在法上,信師、信法,修煉中出現的病業反映都是消業,不要怕,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推業、消業。」我跟家人說,「沒事,是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過一會兒就好。」果然在床上躺一會兒就好了,起來一身輕。在以前心臟每隔一陣發作一次,心絞痛一直疼到嗓子眼兒,疼痛難忍,救心丸時刻準備著。有一天,煉功打坐,心絞痛發作了,我明白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一點都沒怕,一動不動坐那打坐,汗珠直滾,我還是堅持煉完了,腿拿下來了,心也不痛了。從此再也沒犯過,師父把我這個業力消去了。

乳腺癌手術回家,疼的我不能隨便動,手也不敢碰東西,刀口及周圍又緊又疼,躺著睡覺只能朝一個方向,明知膀子已經端錯位了,也不敢隨便動。師父幫我抻膀子,一天晚上睡覺做夢,我睡的電褥子左邊著火了,我嚇的一下手扶床坐起來,當時覺得很疼,第二天鬆快多了,手也敢動了。過了三天又做了同樣的夢,這次是右邊著火,我又嚇的手扶床坐起來。早上起來膀子又鬆快了許多。有次和同修坐公汽,同修突然把我從後面座位拽到前面去,說是前面比較舒服些,當時把我疼的都落淚了,同修說:「我怎麼忘了你膀子有傷了」,這也是師父借同修的手再次給我調整身體。

手術後家人侍候我,得法後同修說:「你現在是正常人、大法弟子,不要把自己當成病人,讓人侍候。」我就放下有病的心,不讓人侍候,並把家務活承擔起來。前些日子,兒媳生小孩兒,兒子說讓請個月嫂,我沒用,整個月子和家務我全承擔起來了,並且學法煉功一樣沒耽誤。

通過我身體和精神的巨變,見證了大法的超常,使家人、親朋好友對大法都有了正念。我和同修說:「這麼好的大法,自己悟性差,得的太晚了,我再也不能錯過機緣了,我一定堅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最幸福的人

師父也不斷的鼓勵我,我打坐煉功身體輕鬆、美妙,覺得能量很大,有時有飄起的感覺,還看到過一朵朵彩雲從我身邊飄過,多次看到無數的法輪飛轉。兒子看到我身體和精神的巨變很高興,但心裏放不下,總要帶我到醫院檢查,我就對他說:「都快到一年了,我不是好好的嗎?還上醫院幹甚麼?我現在啥病沒有了,你就放心吧。」

我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沒病了,近十年的失眠症害的我整宿睡不著覺,血小板少,牙齦、內眼皮、臉上沒有一點血色,血管都是癟的。牙病折磨我多年,誰也不敢給我拔牙,怕流血不止,現在好了,牙也鑲上了,多年失眠症也好了,吃飯也香了,臉色也白裏透紅,人也精神起來了。別人看見我都說你比以前漂亮了,人也祥和了,簡直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現在我真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知用甚麼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只有「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