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夢醒來見真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一次,有位同修丟失了財物,影響了生活,心裏挺懊惱,跟我說起,我說你試試用神通拿回來。同修說:我覺的我還沒有那個功能。我說你有,他還是不自信。

前不久,我去了一個私人企業打工,由我保管的一個宿舍物品(暖瓶)被人偷了,我覺的這個由小偷惹的麻煩會影響我在這裏講真相救人,最好的辦法是不為人知的用神通拿回來。雖然我那些天的狀態並不好,但我想我有護法神,因我畢竟還在人中修煉,即使我的修煉狀態暫時不好,我也是他們的王,我就動念請護法神幫我拿回來。晚上夢見本單位的一個人在老闆面前惡狠狠的說我壞話,我看到後,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誰?!」早晨醒來後去單位上班,打開房門(外人沒有這門鑰匙),一眼就看到丟失的暖瓶立在地上,原本空的卻灌滿了開水回來了。它好像在衝我笑,我也笑了。

並不是每次我都能做成的。一次我在超市購物錢包被偷,丟了五百多元錢及銀行卡和其它證件,當時心裏就動了氣,回家後運用神通時,根本就沒管用。

還有一次得知本地區有同修被綁架時被搶走了電腦等設備,我約另外兩位同修一起想試著用神通取回還給被迫害的同修家人,但也沒有做成。

儘管有過這樣多次失敗的經歷,但並沒有影響我的信心,當我面對同樣的麻煩時,我還是運用不誤,其中很多次有一念即成的展現,出了搬運功。還不止一次的將一件東西的表面形式一念變成另外的一種。

而在這過程中,我能體會到正念越來越強,人心越來越弱,以至於有時在夢中遇到麻煩時,我動的第一念就是運用正念即神通來解決。我想如果一個修煉人平時不重視運用正念神通,真正面對迫害時可能就會遭受很大的損失。即使沒有迫害發生,作為一個修煉人運用正念神通的過程也是在一步步的脫離人,走向神的過程中。

在運用正念神通時,為甚麼會有同修覺得沒信心,而我很多時候卻很自信,這自信源自哪裏呢?在此想說說這其中的心態吧。自信其實就是源自「真我」。「天地茫茫我是誰?」「真我是誰來這裏?」神韻慈悲的歌曲喚醒著我們遙遠的記憶。

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得法的,那年我二十八歲,天目一直是關著的。記的剛修煉不長時間,我就做了一個當時覺的挺好笑的夢:我坐在一個公堂上,下面有人押著兩個身披枷鎖的男女來到面前,這時身邊站著的一個人在我耳邊說:「你如果肯赦免這兩個罪人,他們馬上就可以被釋放。」「赦免?」我說:「我又不是總統,我哪有這個權力?」那人肯定的說:「你有!你在天上有一個天國世界,你是那個世界的王。」雖見他說的這麼認真,我還是挺疑惑,是嗎?我有赦免權?我心想那就試試吧:「那我就赦免這兩個人了。」話音剛落,就看見兩邊有差役走上前來,打開那兩個人的枷鎖,當場就釋放了二人。我一看,怎麼當真啊,覺的真有意思,一下就笑醒了。而現在已知道,那個夢並非是個笑話,而是在得法之初,師父就點化弟子真正的來歷了。只是當時一夢上萬年,沉酣猶未醒。而今應該徹底的醒過來了。一次我想到「醉」、「醒」二字,心中似有所悟:人世混混如大甕(酉),人(卒)在甕中定是「醉」,神(星)在甕中方能「醒」。

慈悲偉大的師尊在迫害發生後的多次講法中反覆的明示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天上的王和主帶著神聖的使命轉生而來的。對我而言,我每次學這些講法時都感到師父在一次次的喚醒我,喚醒著紅塵大夢中的「真我」。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感到真正的「我」漸漸的甦醒了。當她甦醒過來的時候,這個現實中的我就變的那麼的虛幻。我曾在夢中依稀見到「真我」是個小孩的模樣,站在蓮台上,長長的頭髮垂過腳跟。而現實中的我已過不惑之年,我知道對「真我」而言,這個人身不過是「我」已穿了四十幾年的一件「衣服」而已。這件「衣服」沒有任何超常的本事,當我運用正念神通時,完全是從這「衣服」裏面的「真我」發出的真念,那一瞬間我常感到這件「衣服」好像一下消失不見了。這是我運用正念神通時的一個體會。

有時我獨自走在茫茫人海之中,看到那些手牽著手,臉上掛著幸福笑容的男女,我能真切的感到自己與身邊的這群人是多麼的不同。這或許就像水在海水中穿過一般,常人看不出有何不同,只有神才知道水和海水是完全不同的物質。我心裏常常感到常人是那麼的可憐,他們情慾滿身,在情天欲海中沉浮,一生的命運被情魔掌控卻不自知而心甘情願。而我如今已不再被情(色、欲)魔所控,擺脫了這個大魔後的身心是如此的自在。每當念及得法、得度,我的心中就充滿了對苦度我們的慈悲偉大的師尊的深深感恩。

說到這個情(色、欲)魔,我是怎樣擺脫它的呢?當然每個修煉人在此都要經過一番魔煉,但我想最重要的還是要在法上悟透。師父在講法中說:「你要脫離了它,你就不是人了,那是神,人執著於情,其實是被動的,但是人卻認為是主動的。」(《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是師父的這段講法讓我對此了悟。我悟到,因為人有業力,情(色、欲)魔是三界內神給人準備的一個魔,當一個人走出天真的童年時,它就可以開始進入人體來操控人了,操控人的思想和肉體。當它開始進入人體時,早已有個最恰當的詞來形容這個人──「情竇初開」。真是一語道破天機,無奈迷中人難悟。我想那時人身體的一個空間場中的一道門(竇)的確是被打開了,這個情(色、欲)魔就進來了。從此人的一生都將被它擺布,除了繁衍後代,更主要的是人要通過這個魔的操縱來償還業債。所以就會有人為之「幸福」一生;有人為之痛苦一世。有人為之瘋癲;有人為之送命。如果不是在大法中的修煉,這萬丈紅塵之中,幾人能勘破情為何物?古往今來,人們也只會發出:「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的千古感歎。

當我看穿它的時候,它曾還不死心,在我的思想對此不經意放鬆的時候,它就還要來試探我。但當它一到我的空間場讓我發覺時,我的「真我」那邊好像一下變成怒目金剛的形像,並在心裏厲聲呵斥它:「我是常人嗎?你敢來左右我!?我要你來了嗎?你敢來我這!?你不知道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嗎?!你想讓我清除你嗎?!」此話一過,就感到那個魔嚇的「嗖」的一下縮遠了,而我的身心也一下感到輕鬆了。所以當看到有同修在文章中說「我還有色慾之心」時,我就在想:那根本就不是你,那是你的這件「衣服」還被情(色、欲)魔攥在掌中,你若有一絲留戀這「衣服」上的感受,它就有理由玩弄這件「衣服」,因為你等於要它,常人就是這樣要它的。而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感到如果色慾之心不去,在這個表面空間就不會有神通的展現,所以這是修煉人第一個要去的心,真的是人神之分。

我知道有很多修的好的同修並沒有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或許是那種享受獨自靜靜的體悟、甚麼都不想說卻更舒服、跟常人說都覺的沒意思的狀態使自己不願動筆吧。可是我想還是走出這種狀態,跟同修打開修者的心扉更無私吧。我非常感謝在大法網站上發表文章、作品的同修,我一直都為之受益良多,這也是我克服自身懶惰,提拙筆寫文章的動力。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兌現自己的神聖誓約,用筆記下大法弟子走在救度眾生的神的路上、走向神的篇章,並以此見證師父和大法的無比偉大和輝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