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反制惡人的一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在這麼多年證實法中,要寫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寫出來。師父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現我寫出自己運用功能反制惡人的幾次體悟。

師尊發表《正念制止行惡》的經文才兩天,我去一同修家送資料,被蹲坑的惡人發現,被當地派出所綁架,派出所惡警逼我交出資料來源、地址、自己和其他同修的詳細情況,我甚麼都不配合。惡警所長脫下皮鞋抽打我的腳,我背著師父的法,運用功能反擊。他打第二下時,我和氣的說:「你不要打我,我不痛你痛!」當皮鞋打到腳上,一秒鐘之內就沒感覺了,傷痛很快從另外空間轉到對方身上。打第四下時,對方已經膽膽突突、有氣無力了,手掌像觸電般的扔下皮鞋,臉馬上就紅了,驚慌的說:「你是不是學了『點打』?」(民間一種非常厲害的治人的手法)在場十幾個拿著警棍的警察面面相覷。當時由於心態很純、很正,做到了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在師尊的加持下,充份展現了大法的威嚴和神奇,兩天之後,就堂堂正正的闖出了魔窟。

一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我不配合監號裏的所謂規定,獄霸指使其他犯人毆打我。我用正念制止,惡人馬上倒在旁邊的床板上翻滾。獄霸問:「怎麼啦?」惡人說:「不小心碰到了自己手上的麻筋,又麻又脹,動彈不得。」

我體悟到:在運用功能時,舊勢力的因素為了破壞大法弟子對大法的正信,總要製造出一些假相。能不能悟到是功能起的作用還得靠自己。在我多次運用功能的經歷中,有時邪惡之徒明明很難受了,可是舊勢力的因素為迷住大法弟子,死死的擋著這一切,不讓大法弟子看到真相。它們的藉口就是為了所謂的考驗大法弟子,但是這一切對正信正念很強的大法弟子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一次在監獄非法關押期間,為了制止惡警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我高呼:「法輪大法好!法正乾坤!」惡警指使五、六個犯人將我拖進房間,我立掌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惡警猛的一拳朝我臉上擊來,我心如止水,一動不動,心想那一拳打在他自己的臉上。當那一拳打到我臉上時,就像甚麼都沒有觸碰到我一樣,那一瞬間像被甚麼東西擋住了,而且整個身體似乎遁入了另外空間,非常殊勝與威嚴!接著五、六個惡徒將我強按在地,用流氓的手段逼迫我下蹲。惡警在一旁愣愣的望著,看得出他被剛才那一幕震驚和迷惑了,為了解開心中的疑惑,他又一腳向我踢來,這一腳有點膽怯,有點試探,沒有了開始打那一拳的邪惡氣燄。我正念反迫害,也是在半秒鐘之內,身體就沒有感覺了,傷痛迅速轉走。只見惡警坐在那裏,身體微微發抖,為了不讓犯人看出他的狼狽和害怕(我一直用正眼正視他),他指使犯人將我的頭按下,把臉轉過去。然後強撐著,假惺惺的「勸說我」,完全沒有了開始時的邪惡氣燄。

第二天,打我的惡警的臉鼓起了一個包。一個星期後才慢慢消掉。

一次在監獄絕食反迫害時,惡警指使犯人對我暴力灌食,強行將我的嘴撬開後,用硬塑料往喉嚨裏猛捅。當時我的喉嚨被捅的鮮血直流,我一邊請師尊加持,一邊用正念制止,並忍著不讓食物往下咽。幾次之後,惡徒們無法得逞,無可奈何的放棄了野蠻灌食。接著,直接參與灌食的犯人,趕快跑到水龍邊嘔吐不止,喉嚨非常難受,我身上的傷痛早已轉到他那兒去了。其實,惡徒在迫害我的時候就已經很難受了,為了不露破綻,舊勢力死死的抑制著,支撐著灌食的惡人。從人的表面這一層看,是惡徒怕丟面子,強忍著疼痛,不讓人看出來。灌完食還不到半分鐘就去嘔吐。我悟到:雖然舊勢力因素對最表面的這一層控制的很緊,但正念很強時就能突破它。大法的威嚴和神奇就能在人表面這一層展現出來,震懾邪惡,喚醒世人。

在這麼多年反迫害中證實法,我用師父給我的智慧和功能制止迫害,震懾邪惡。大大小小將近有百次之多,在此僅舉幾例,見證大法的偉大、殊勝、神奇。幾乎每次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雖說有時在人的表面空間表現不明顯,有時卻很明顯。不管明顯或不明顯,對於完全信師信法的大法弟子來說,舊勢力的這種抑制都起不到迷惑大法弟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運用功能是為了證實法、反迫害、救度眾生。能讓人真正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慈悲與威嚴,從而被救度;也能讓惡人感到懼怕和敬畏,制止犯罪,起到震懾邪惡的作用。在此,建議更多的同修在證實法中,應有盡有的利用好師父給我們的神通、法力、功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我們來世的歷史大願!

個人一點體悟,不正之處請同修指正圓容。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