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部份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報導)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自一九九九年九月份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至今,勞教所的惡警使用各種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偽善欺騙、強制洗腦、體罰、不讓睡覺、超體能訓練,吊銬、灌食、電擊等,惡警還為私利強迫法輪功學員超負荷奴役勞動(每天早五點半上工夜間十二點收工),有的人被折磨得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致死。

一、秦克靜被迫害致死的經過

二零零一年夏天,大概是七、八月份,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一大隊惡警指使巴市臨河區猶大張麗娟,對包頭法輪功學員秦克靜進行灌食迫害。張麗娟原來也曾練過法輪功,在迫害中邪悟以後,為了早日回家,經常幫助惡警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每天中午一點左右,就聽見走廊裏有慘叫聲傳來,但不知道是從哪兒傳來的。

有一天中午,我正好上廁所出來,看見張麗娟一隻手裏拿一根一尺來長的不鏽鋼管,另一隻手端一隻缸子進了一班,不一會兒就聽見一班傳來那種慘叫聲。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和秦克靜接觸上了,她告訴我,是惡警張恩琴讓張麗娟對她進行灌食迫害,灌食時,她的胳膊和手被綁在床頭上,張麗娟用腿壓著她的身體,把不鏽鋼管插進她嘴裏,把上面的尼龍繩繞在她脖子上,然後開始灌食。她說那種野蠻的灌食方式給她的身心都造成了很大的傷害,無法形容的一種痛苦。

秦克靜被送到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後一直在絕食反迫害,身體非常虛弱,後來不知查出她患了甚麼病,離開了勞教所。

秦克靜是包頭市東河區人,五十歲左右,因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兩次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在呼和浩特市女子勞教所被受到惡警及惡警指使的壞人的種種迫害。二零零二年,秦克靜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勞教所害怕承擔責任,通知家人接回家中,二零零三年新年期間含冤去世。

二、胡素華、張秀霞遭受的迫害點滴

二零零一年冬天,大概是十一月份,天氣非常冷。被非法關押在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一大隊的赤峰市法輪功學員胡素華(已於二零一零年被迫害離世,明慧網曾報導過),因抗拒超體力奴役勞動(一天包一萬雙筷子),被惡警孔桂花、張恩琴、劉××、郎××迫害。她們把胡素華用背銬銬在活動室中間窗櫺子上,把外衣脫光,只允許穿內衣,把窗戶全打開,暖氣關掉,前門鎖上,門口派吸毒犯二十四小時看著,進行迫害,白天就這樣銬著,晚上放下來也不能睡,只能坐在活動室的地板磚上。外面寒風刺骨,惡警和吸毒犯出來進去都穿著大棉襖。就這樣迫害了有半個多月,直到胡素華被迫寫了放棄信仰的所謂「保證書」等三書,人都奄奄一息了,才被放下來。

二零零一年冬天一天晚上,下工回到宿舍樓已經很晚了。那段時間為了給勞教所的警察們掙獎金謀福利,勞教人員經常是早出晚歸,所有人都被累的夠嗆。被非法關押在一大隊一班的法輪功學員張秀霞(當時五十多歲)為了恢復體力想煉煉功,剛盤起腿,就被惡警劉××看見了,她立刻指使五六個吸毒犯把張秀霞抬到三樓出口,出口處有一扇特製的門,張秀霞被銬在了那扇門上,銬上去以後人離地很高,兩條胳膊各銬在兩邊。張秀霞被吊銬的哭喊了很長時間。

三、藥物迫害事件

二零零一年冬天,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一大隊發生用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有一天晚上,大概十點鐘左右,惡警孔桂花把所有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騙到值班室,大概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然後小哨(負責值夜班,隨時向惡警打小報告的勞教人員)在走廊裏喊:熄燈,開始睡覺,不准任何人走出各班的門,不准上廁所。後來就聽到值班室傳來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那天晚上她們都沒有被送回班裏休息。

第二天上午大約九、十點鐘,有幾名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由惡警和包夾(有包頭人王慧蘭和臨河人溫玉蘭)押著帶到上工的地方。還有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留在三樓上繼續迫害。那幾名回到上工地方的法輪功學員都抱著肚子、彎著腰,不停的上廁所,有的拉,有的吐,臉色特別難看,嘴角乾裂,頭髮散亂,她們的臉上、脖子上都有被電棍電過的痕跡。此後很長時間都不允許任何人和她們接觸,她們二十四小時都被吸毒犯看著。

後來聽其中一位法輪功學員透露:那天晚上,惡警叢××用鹽水、奶粉和不明藥物攪和在一起,把她們按在地上,每人強灌了一缸子,灌進去後,肚子裏像火烤一樣,不停的想喝水,喝水後上吐下瀉。有人看到一名法輪功學員抱著肚子,每天在五班門口蹲著吐,吐出來的都是發綠色的水,聽她說灌完那毒藥後,她的胃和肚子老疼,吃甚麼都想吐,胃裏經常像火燒一樣,特別難受。

被此次藥物迫害的這十幾名法輪功學員有:來自赤峰的李翠芝、石秀傑、張秀霞,來自通遼的烏豔蘭,來自臨河的胡詠梅。

迫害責任人:
一大隊大隊長孔桂花;獄醫叢××;副大隊長張恩琴;小隊長郎××,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