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師父慈悲呵護 一日躲過兩次大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我家住在河北省寬城縣的某山村,我丈夫褚新生(化名)是一位法輪功新學員,前不久在一日之內遇到了兩次生命危險,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奇蹟般的化險為夷了,讓村裏的人們親眼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從而扭轉了以往對大法的輕蔑態度。

二零一零年黃曆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八點多,我丈夫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騎摩托由北往南行駛,走到一個左急拐彎處,對面一輛大三友汽車飛奔而來,明明亮著左轉向燈,可他沒有向左拐,卻直奔我丈夫而來,此時已來不及躲了。就在只差一步之遙即刻相撞的那一瞬間摩托車把手猛的一扭,摩托向前竄出四米多遠,躲過大三友,使一場眼看要降臨的災禍變成了一場虛驚。當時在慌亂中怎麼能那麼機敏的扭轉車把和加油門,過後他自己都覺得納悶,很明顯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

剛剛經歷了一場虛驚回到家裏,還沒等緩過神來,也沒吃飯就上山打栗子去了。剛到樹上還沒開始打就從樹上掉下來了。從兩米多高的樹杈上四腳朝天的摔在地上,凡看到的人都認為肯定摔得不輕,可他卻自己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站了一會兒,然後又坐在樹根下。等我趕到時,他正背靠著樹坐著那。

問他感覺怎麼樣,他說就是腰疼。大家都說得趕緊上醫院,可他自己卻說不用去。我心想,他雖然煉了法輪功,但畢竟是新學員,也不知精進,許多地方還沒能按師父的要求做,還把自己混同於常人,我心裏也沒底。加之大夥又都說的很嚴重,說如果耽誤了肯定會落下殘疾,後果不堪設想,說的我越發心裏沒了準兒。

於是,在大夥的催促下去了醫院。到醫院,經過「照相」和「CT」兩種檢查,其診斷結果都一樣,第三節腰椎粉碎性骨折,十四道裂縫,斷裂成十五瓣,我一下子就驚呆了。摔得這麼嚴重,他當時居然還能自己站起來又坐下,一米八的大個子蜷曲在小麵包車裏顛簸了一百多里路,卻沒有那種疼痛難忍的感覺,在檢查過程中來回的折騰,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妨礙。要不是有照相和CT片子在那擺著,誰也不會相信他摔得有那麼嚴重。就在同一天,一個在礦上摔傷的小伙子,是緊隨我們後腳進的醫院,他確診為第四節腰椎粉碎性骨折,可他卻一直疼得嗷嗷叫個不停。他和我丈夫住在同一間病房裏,大夫告訴兩個病人都必須仰臥,不可隨便翻身,要翻的話,至少得三個人同時托著肩膀、腰和大腿一起往起搬,否則就很危險。可就在我坐在他旁邊打個盹兒的工夫,睜眼一看,他背對著我側躺著哪,可把我嚇壞了,這還了得,我一埋怨他,他自己又翻回來了,而且一聲不吭。而那位病人翻身,三個人幫忙還疼得直叫。他的家人看我丈夫這麼輕鬆省事都覺得納悶,不可思議。

第二天我丈夫就吵著要出院,我見他態度堅決,就只好去找她的主治醫生要求出院。醫生一聽,瞪大眼睛斥責我,說我在說瘋話,還說像我這樣狠心的妻子太難找了,丈夫摔成這樣都捨不得給花錢治等等。他這一嚷嚷,招來了許多人,也都用不解的眼光看著我,指責我。我家裏的親人們更是執意不叫出院。沒辦法只好又住了兩天。到第四天還是硬著出院了。醫生再三囑咐,在家裏必須保持仰臥的姿勢養著。可當時正是秋收大忙季節,我又不能寸步不離的伺候他,還得下地幹活。每天都是伺候他吃飽了,解了大小便,我就下地幹活去了。

到了一個月的時候,我看他恢復得很好,基本上不疼了。我想帶他去鄉衛生院複查一下。我準備用門扇把他抬到車跟前,可他卻說不用抬自己能走。大家都不相信他自己能走。

這時他才告訴我,從醫院回來的第四天,也就是摔了的第八天,他自己在家時,突然感覺要拉肚子,情急之下自己去了廁所(廁所在前院的西廂房裏)。第十一天時,同樣的情況又發生一次。他怕我在地裏幹活不安心,沒敢告訴我。今天我親眼看到他從屋裏走到當街,自己上的車坐在座位上,坐了一路都沒躺。到那兒一複查,所有骨折的裂痕都不見了,基本復原了。

從那以後,他就不再臥床了,成天出去遛躂。還不到三個月的時候就可以幹點輕微的活了。而那個摔傷的礦工在醫院住了兩個多月,花了近萬元醫藥費還下不了床呢。這件事一度成了我們村裏人議論的熱門話題。都看到了,這煉法輪功的和不煉法輪功就是不一樣。發自內心的稱讚「法輪大法好」。

在一日之內,師父兩次救我丈夫的命,並替他承受了那難忍的疼痛,我們不知該怎樣感謝師父,唯有精進實修,以報答恩師的慈悲呵護與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