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輪功新學員的修煉祛病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再過二十天,我就修煉兩年了,想起兩年前病危的自己,不禁淚如泉湧。在這短短的兩年中我幸得師尊的恩澤,對師尊的感激無以言表,唯有實修以報師恩。下面我將自己神奇的祛病經歷講出來,以證實法輪功的超常並希望對抱著治病目的走入修煉的學員有所啟發。

飽受病痛折磨 嘗試法輪功

二零零八年一月,經過幾個小時的開胸手術後,我在深度昏迷中從手術室被推入重病監護室,開始了我的術後煎熬。六十多歲的我手術後出現了全身性的綜合症,以前有過病的地方都有所加重,呼吸系統,消化系統,生殖系統都有毛病,血壓高,血脂稠,心臟早搏早跳每天達兩千九百多次,不思飲食,體弱無力,呼吸困難,氣管炎,不能見風,便秘加重,失眠,多夢,常常入睡就做夢,一夢就驚醒。每天口服十四五種藥,睜眼就吃直到晚上睡覺,每月醫藥費就得兩三千。

看到我天天被病痛折磨,不少親朋好友給我介紹法輪功。因為我從小不信神佛,再加上對中共的畏懼,我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以前收到過不少真相材料,我看都不看全扔進垃圾桶,也接到過真相電話,一聽是法輪功的立刻掛機。現在想真是後悔。

被病痛整整折磨了十個月,還不見好而且經濟負擔也太重,真是四處求醫無效,萬般無奈之下,決定試試這個功。就像師尊說的:「他不相信氣功,他可不能保證自己不得病。他要得了病到醫院去看,西醫看不好了到中醫去看,中醫也看不好了,甚麼偏方也看不好了,這回他想起氣功來了。」(《轉法輪》

試煉一週出現奇蹟

就這樣實在走投無路,我跟老伴商議試煉一週,如不見效,馬上去北京看病。我們商議只煉功不幹別的而且是偷偷煉(怕被中共迫害)。讓誰來教呢?我不敢讓附近的老同修知道,就打算讓我們的親戚來教,第二天還沒打電話呢她就來了,進門我就說:「正想你呢。」她說:「想煉功了?」我回答「是」。她馬上開始教我第一套功法,當時我想,我要認真煉來證實一下,一週見分曉。結果當時親戚有事只教了一套就走了。這一套功法我當天就堅持煉了好多遍,真是太神了,第二天奇蹟就出現了。這裏先說明一下,二零零一年醫院檢查我胃有息肉,導致黑便(便血),用藥物治療了三年,胃不疼了,但大便始終是黑色,八年不得好。結果煉功第二天早上突然發現大便變成了特別正常的顏色。

我激動萬分,跪在床上給師父磕頭。從此我信心百倍的學煉功,在一週內,失眠,多夢,出虛汗的症狀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個月內停止用藥

我悄悄在家煉第一套功法煉了一個星期,害怕別人知道我煉法輪功,怕被中共迫害。結果出現了奇蹟,我還不趕快去追求真理(當時還是求生之心)?生命最重要了,沒命了甚麼都是枉然,於是下決心走出去,找老同修把五套功法趕快學會。就這樣在老同修的耐心幫助下,我開始走上修煉之路,光明之路,健康之路,幸福之路,而且是絕不回頭之路。

在修煉過程中老同修一步步輔導著我,關心著我,尤其在修煉者在修煉與用藥之間的關係上,啟發了我,她說:「師父並沒有說有病不能用藥,而是講用藥是將病往裏壓而修煉是將病往外推。」我一聽,心想:我已經見證了師父的大法威力無比,沒有理由不信師信法,既然師父在給我往外推病業,我吃藥又將病往裏壓,這怎麼能行?立刻決定停止用藥。可回家和老伴一說,老伴馬上說:「可不行啊,血壓高,心臟病,還有瘤子的問題,你停了會沒命的!」為了不讓老伴擔心,我表面答應邊煉功邊吃藥,自己卻悄悄停止吃藥了。剛開始也忐忑不安,就觀察著,一天了,身體沒反應,兩天了,沒反應,三天,四天……一直觀察了十天,結果病情不但沒有加重,反而越來越輕了,這才告訴老伴早停藥了。

煉功一個月後,我把那些藥統統都扔了,每天就是學法煉功,不敢鬆懈,好多身體的不良症狀:氣管炎,高血壓,心臟病,頸椎、腰椎骨質增生,坐骨神經疼等也不知甚麼時候消失了,以前我有婦科病,子宮肌瘤導致陰部散發異味,也在一年多後發現沒有了。除開始由於悟性差用過兩次開塞露(治療便秘)之外,兩年來我沒有用過任何藥物,而身體卻越來越硬朗,我已經好多年沒有過這種一身輕的感覺了,我感到幸福極了。

堅定的信師信法 過病業關

一些老病友看到我身體的變化也想學功,有三個同修每天到我家一同學法,修煉兩個月後的一天,老伴因為害怕當面說不讓他們來了,我也沒制止,他們都不來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心臟早搏早跳加重了,連續三天不能活動,飲食減退,渾身無力。因為當時悟性很差,以為幹活累著了,就臥床不起,通過學法才悟到是師父給消業。家人都要去醫院,當時我特別堅定說沒關係過幾天就好。可是三天了也不見好轉,我開始向內找:沒有了集體學法的環境,我感到能量場很弱,我決定把同修找回來。把老伴叫到床前說:你看這幾天同修都不來陪我學法了,影響了我的身心健康,如果老這樣我受不了。老伴立刻答應讓他們來學法。當時我感覺很嚴重又說:「你看著我如果實在不行了,趕快送醫院,不要讓我死在家裏,不能給法輪功抹黑,法輪功是好的,我就是走了也是我沒學好沒做好,聽明白了嗎?」老伴點了點頭。當晚從遠方來了一個大姐和我睡一張床,她發現我呼吸的很不均勻,怕我睡過去了,輕輕將我推醒,「小妹,咱們上醫院吧,你隔好長時間才猛呼吸一次,太嚴重了。」我當時還真感覺比白天輕了,馬上回答說:「大姐沒關係,我覺得輕多了,睡覺吧,明天就好了。」就這樣我不知不覺又睡著了,一覺醒來天亮了,一骨碌起了床。

還有一次在二零零九年夏天,大概七一後,天特別熱。我心律又失常了,連續一週也不見好,向內找吧:本來有個朋友想學功,我答應了去教他,但是由於天太熱遲遲沒去,想等心律正常了再去。我悟到該辦不辦,是這原因,立即決定,明天早上無論氣溫多高,不管心律如何,我一定要去,做我應該做的。當晚心跳立即減緩,太神了,第二天四十多度我奔波了一天,心律居然沒有絲毫不正常。

夢中師父給我清理身體

修煉以來師父兩次在睡夢中為我調病,第一次是修煉兩三個月後,夢到醫生給一位孕婦接生,我在旁邊作助手,嬰兒身上的羊水一下子濺了我一口,我趕快吐,吐了好一陣,吐到下唇兩個一大一小的肉瘤,我用左手用力擰了一下把肉瘤擰下。從那以後頸部疼痛明顯見輕,舌根部酸壓也沒有了。

二零一零年五六月份的一天晚上,夢見從肛門裏爬出半截蛔蟲樣的蟲子,我驚慌之際,用毛巾裹著往外拽,蟲子很長,有頭有手還是活的,拽出了兩條,第三條在頸部斷了,頭沒出來。我悟到是師父將我身體裏不好的靈體給清理了,但還留下了一部份,等我繼續提高了再清理。

這就是兩年來師父幫我祛病的經歷,其實自己感覺很神奇很激動但似乎很難表達出來,以前由於怕心不敢寫,我一定要突破它,現在我開始注意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前幾天早上我要騎車去取資料,看見外面刮著大風,不自覺的拿起帽子(認為自己怕風),突然覺得不對勁:我怎麼不信師信法了,怕得病嗎?還以為自己跟以前一樣嗎!我立刻放下帽子,頂著大風去了,沒有一點不適,要是以前是絕對不行的。

我知道自己還差的很遠,甚至為了祛病而修煉這一根本執著還沒去掉。有時想懈怠但想到自己的身體馬上又精進起來。根本上是為了祛病,我想這就是我的身體會偶有不適的原因,等我這個根本執著去掉之後身體也就完全淨化了。

認識有限,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