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員的家屬:我一定要做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二日】前不久,在中國大陸某地開了一次交流會。與會的有修煉多年的法輪功學員,有剛剛得法修煉的新學員,還有支持家人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大家從不同角度暢談了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親身經歷和體會。下面是整理的這次交流發言稿。

學員的家屬:我一定要做好自己應該做好的一切

我是法輪功學員的家屬,我們家有兩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和我朝夕相處,為此,我感到幸運和自豪。為甚麼?自從她們學法煉功以來,我有了生活的標桿,言行舉止都有了正確的遵循。由於處在一個健康和諧的環境之中,我是實實在在的受了益。十多年來,我和她們一樣,也是沒有吃過一粒藥。原先有的冠心病,前幾年體檢中,都基本消失了。過去感冒一次,至少需要三到五天才能過去,而現在基本上一天就過去了,有時只需要半天。

在日常生活中,她們處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並且無怨無悔,堅持一切向內找。雖然她們做的還沒有達到絕對的好,但我知道,作為法輪大法修煉人,都是首先為別人著想。如果大家都按照她們這樣去做,早就實現了「路不拾遺,夜不閉戶」,還要甚麼警察!

因此,通過耳聞目濡家中親人修煉法輪大法的實際情況,我對大法堅信不移,對李洪志師父堅信不移。

當老伴被邪惡綁架時,我的心受到了極大的衝擊。這麼好的人,這麼好的法,竟然眼睜睜的遭到迫害,遭到誣陷,甚麼世道!真是黑白顛倒,無法無天!我含著悲憤,默默的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做好自己應該做好的一切,像法輪功學員們一樣,匡扶正義,讓邪惡遭報,免除老伴的所有後顧之憂。

開庭那天,我義無反顧的以親屬與「律師」的雙重身份,為老伴做無罪辯護。我把自己的切身感悟,法輪大法如何神奇,法輪功學員如何善良,親朋鄰里如何受益,一一展示給大家。可以看得出,在座的各類人員,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觸動。我感到,這是我與老伴的一次最充份的「面對面」溝通,是我這個法輪功學員家屬發自內心的直白,充份表達了我對未來生活的純真的嚮往。

回到家後,我又逐個聯繫了曾在我家參加過集體學法的法輪功學員,說這事兒千萬不能耽擱,請他們繼續前來,還表示自己一定要積極配合。說實話,在這件事上我真的受益匪淺,我真實的感到自己在漸漸的融入其中。

說來可笑,當老伴後來剛剛從魔窟回到家中之時,社區和辦事處的人立即就跟了過來。我毫不客氣的伸手阻攔,叫他們沒事不要來打擾,明確表示,「這裏不歡迎你們!」 「我要在家,堅決不讓你們進門;如果我回家見到你們在這兒,堅決把你們趕走!」他們支支吾吾,說是為了「關心」,前來「家訪」。我斷然拒絕,對他們說:我老伴被你們抓走後,家裏還有兩個人,一個六十,一個八十,你們誰來「關心」過?現在老伴回來了,你們倒來「關心」了,誰信?他們又叫我們到居委會去,說甚麼只要簽個名,答應「不煉功」就行了。我立刻回答他們,我說:我堅信大法,我不同意,她要寫,我也不允許她寫。你們這些人,無端把一個好人抓進去,算個甚麼事兒?你們在宿舍,或者到廠裏好好打問打問,我們到底是好人是壞人,一打問就清楚了。

我這麼一說,看來他們確實「清楚」了,灰溜溜的走後,就再也沒有來過。

大法學員:道士告訴老伴 救好人增壽二十年

大約在2004年或者是2005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和老伴還有我們的女兒,一家三口上街遛彎。正走著,突然間聽到有人呼喊,像是給我們打招呼。確實如此,不過那是路邊一個算卦的道士,我們從沒有打過交道,當然也不認識。那道士卻像是面對久別的老友,對著我老伴一個勁兒的招手致意。

老伴走過去。那道士首先讓他坐在通常問卦者所坐的小凳上,接著就說了一句讓人一時摸不著頭腦的話:「你這個人心眼好,正直,厚道,還救過人,而且救的還是好人。」我和女兒站在老伴的後面,只見老伴搖著頭,邊想邊嘟噥著:救過人?沒有。道士讓他「再想想」,他還是搖頭。我替他猜想:是不是小時候你在河坑裏救過小孩?

見我老伴老是想不起來,道士就啟發他:「比方勞教所裏那些該救的好人?」話沒落音,老伴的頭跟著就點了起來。

這幾年,隨著江澤民犯罪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多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關押,受盡了慘無人道的迫害。老伴雖然不是法輪功學員,但他良知未泯,知道「法輪大法好」,對好人遭受磨難的黑惡現實一直耿耿於懷。每當他認識的人只是為了堅持當好人而被關押迫害時,他就一定想辦法找人相救。算起來,這樣的事兒,不管辦成沒辦成,少說也有三五次了。

在老伴看來,這沒甚麼好說的,用他的話說:「好人遭難,咱心痛!」說起來可能讓人難以相信,有時他救人的「積極性」比被救人的家屬都高。一次,他為了找一個「體制內」的關鍵人物,二話沒說,從床鋪下拿出兩瓶好酒扭頭就走。當最後去勞教所「接人」時,工作人員竟分不出在現場的兩個男人到底哪個是當事人的丈夫。

老伴就是這樣的人。他從部隊轉業到政府機關,開始給他送禮的人確實不少,但他一個都不接,說那是「恥辱」。同樣,他也決不為了個人升遷,去買好自己的上司。終於,在機構改革中,他被「精簡」了下來。但有一點,在家裏,他雖然沒有煉法輪功,但對我和女兒學法煉功還是支持的,他看了大法的真相資料,知道大法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只是對我們的「安全」有些擔心。

這些事,道士當然應該不知道,但他卻好像「心有靈犀」。只見他微微笑著對老伴說:這回清楚了吧,勞教所裏被你救的那些人,是真正的好人,行善必有善報,為此,你的陽壽將會增加二十年。

道士的話,聽起來真有點玄,但在我看來,並不玄。對於法輪功學員而言,我們的所見所聞決不會是偶然的。回想這件事的前前後後,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大法學員:大貨車的「神話」

我是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老弟子,煉功初期,在我身上顯現出多種神奇現象。當時我就像換了個人似的,身體健康了,精神振作了,臉上總是堆著笑,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勁兒。特別是遭遇過兩次車禍,都很快的轉危為安,恢復了健康活力。這成了當時我們弘揚大法的例子,為此,附近鄉親們紛紛走入大法的行列。我們全家,老伴、兩個女兒都開始修煉;兒子、兒媳雖然沒有正式學法煉功,但對大法也有很正面的認識。

七•二零以後,情況發生了變化,我被邪黨非法關押6年,給家庭成員造成了極大影響。委屈加上害怕,老伴和兒子都產生了程度不同的動搖和疑惑。尤其兒子經常說甚麼「如果這樣就全信,如果那樣就半信」之類的話,幾年下來也沒有大的變化。直到二零一零年初,經過一次驚心動魄的事件,他發自內心的說出了一句話:「我算真的信服了」!

下面我就講講兒子發生的這件事。

我的兒子是大貨車司機,常年在外奔波。今年2月,他開著大貨車,在北京通往家鄉的高速公路上急速的前進,只想著早點趕回家過年。他不時下意識的摸摸衣兜,裏面裝著我送給他的真相護身符,另外在方向盤前面儀表上還放著一個。大貨車前面一馬平川,後面緊跟著一長串各類汽車,大約有十來輛,靠的最近的是一輛大轎車,上面人坐的滿滿的。

當大貨車剛剛越過路邊正在施工的幾個人,突然發現前邊兩側不知怎的同時湧出黑壓壓的一片人,他的頭腦「嗡」的一下:啊,幾秒鐘後就可能發生車毀人亡的慘劇!

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左手下意識的抓起前面的護身符,同時大喊一聲:「大法師父護身!」

隨著這一聲大喊,大貨車頭部竟然沖天而起,整個車身幾乎直立90度,同時向右扭轉,閃過修路的員工,一下子落在地上,並繼續向前撞開欄杆,在人行小道上歪歪扭扭的走了一段,最後停在路邊的斜坡上。緊跟在貨車後邊的大轎車以及其它車輛,也都尾隨著陸續停靠在這條臨時闖開的土路邊。

那黑壓壓的一片人,全都驚呆在高速公路上,在極短的時間內,目睹了這驚險的一幕。「車隊」的司機們驚魂稍定,都跑向大貨車,感謝我的兒子「真神」,避免了幾十甚至上百人死傷的慘禍!

從此,我的兒子又從新振奮了起來,他逢人就講大貨車的「神話」,就連他的小兒子都學會了他爸爸在危難中喊的那句「大法師父護身」,還時不時的掛在嘴邊。

兒子對我說:發生那件事之後,他幹甚麼甚麼順。一次出車,兩天就賺回了五千元。他感謝師父在緊急情況下救了他的命,因此見到法輪功學員總覺得十分親切,對他的兩個妹妹當然更是如此。村裏搞搬遷改造,分給他大小四套房(按「規定」分男不分女),他做出了一般人做不出的事,決定讓給大妹一套,另外拿出一套3室2廳的大房,讓小妹和我們老倆口同住。理由很簡單:兩個妹妹照顧老人周到,給他減輕了負擔;她們又處處按大法的要求做,值得照料。兒媳過去對這類事不以為然,現在由於對大法的認知逐步加深,見誰也總掛著笑,家裏姑嫂之間的關係也和諧多了。

初中生:切實體會大法的神奇

我是個初中生,從六年級畢業的那個暑假開始接觸法輪大法,當時主要是每天跟著從新走入修煉的媽媽讀《轉法輪》,到現在一晃半年多了。

接觸法輪大法之前,我的身體虛弱,經常胃疼。媽媽看我吃不下飯,提不起精神,整天愁眉苦臉的樣子,心裏特別著急。眼看就要上中學了,這樣下去怎麼行呢?她辦法沒少想,我藥也沒少吃,還採用過艾灸療法等等。此外,甚麼平時要注意保暖啊,不能吃帶刺激性的東西啊,清規戒律訂了不少,可就是解決不了我的問題,飯照常吃不下,臉照常顯得灰黃灰黃的。

媽媽從新走入修煉之後,很自然的就把我和大法聯繫在了一起,可以看得出來,她是決心讓我也走出一條全新的路。媽媽告訴我,身體不舒服了,就一心不亂的反覆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管事。我多次試驗,果然如此,心裏很高興,對未來的生活增強了信心。

從此我就開始跟著媽媽,每天踏踏實實的讀一個小時的書。說起來我真沒想到,《轉法輪》竟這麼吸引人,很快我就入了迷,讀著讀著就放不下了。師父在書中講的理,我覺得真對,也覺得真好,都是叫人怎麼去做好人。於是在日常生活和學習中,我也自覺不自覺的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對照著做起來。儘管做得並不太好(因為理解的太膚淺),也開始覺得心眼裏挺舒服的,自我感覺腦子也靈活多了,看甚麼都覺得順順當當。

一天,我偶爾想起了自己原來身體上的毛病,心裏竟冒出了一種怪怪的感覺,好像自己在瞎想甚麼。仔細一琢磨,真的,發現我好一段時間沒那種病態感覺了。啊!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管我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實際上我早已經健康了!現在我吃飯香了,飯量大了,長胖了,氣色也好了,而且,這些都是在不知不覺中改變過來的!

所有這一切,使我切切實實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偉大,我從心底裏感激師父給予我的一切。我決心從今以後,一定把一切都交給師父,認真學法煉功,實修精進,做一個正法時期合格的大法小弟子。同時,我也真心希望更多的世人,都能認真的了解一下法輪大法究竟是甚麼,都能從中受益。

請記住,只要你真正把心貼在法上,得到的總會是福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