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引我走進法輪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九八年的一天早晨,我聽到美妙悠揚的音樂聲,我從來沒聽過這麼好聽的音樂,順著音樂飄來的方向,我來到了法輪大法的煉功場。原來那是法輪功的音樂「普度」。接著煉功音樂響起,沒看見誰管誰,人們自動排好隊按音樂帶上的口令開始煉功了。煉完功,我發現大家自動把周圍打掃乾淨才離開。

在回來的路上,聽煉功的人說要開大型的交流會,我真想去聽聽,可是沒有票,我感到很遺憾。沒走多遠,後邊就趕上來一個人,直接問我:你想去聽法會嗎﹖我說想去可沒有票啊!她說:我有事去不了,票給你吧,我拿錢給她說啥她也不要,我就收下了。但互不相識,我真感到不好意思。

那次法會是上千人的修煉交流會。大家都在靜靜的聽,台下沒有說話聲。特別是在發言中,修煉人都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那種崇高境界,太讓人感動了。大會結束後聽到台上廣播:有遺失物品的請到台上認領。人們退出禮堂時地下沒有紙屑,大家慢慢走出會場,秩序井然,根本不用人維持秩序。我遇到這樣一個群體,看到這一場面,經歷這一些事,就覺的法輪大法好,修大法的人境界高,任何一個群體都無法比擬,從此我選擇了修煉法輪大法,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第一次去煉功點煉功,我看別人都是閉眼睛煉,我睜著眼睛在後邊學。我的手一伸出,一閉眼就感覺兩隻手像芭蕉扇子那樣大,睜眼一看手還和原來一樣大,等再一伸手,又覺得變大了。時間長了就不理會了。

我參加了一個小組學法。開始時,讀過的字一個個變大了。我有點驚奇,就好奇的把念完的一頁夾上紙條準備學完法後和別的頁對照一下,是不是真變大了。可我念完後發現一切又恢復正常。神跡沒了。

東北到臘八那幾天外邊很冷很冷。一天我忙著出去煉功,把一隻手套掉在家裏了,煉功時只有一隻手戴手套。我想能堅持多久就多久吧。可到抱輪時,沒有戴手套的那隻手就像冒火一樣發熱。我一下覺的,大法的超常不是能用人的觀念想像的了的。

學法了,知道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就一樣一樣的對照著做。一天買了二斤排骨,回家一稱,是三斤,多了一斤。沒說的,那就趕緊返回去給人家送錢去吧。賣肉的根本沒意識到是多稱了,他謝謝我。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說「大法可真好」。一次在市場買完菜,站在一個攤位前往車裏裝菜,這個攤主就張口大罵,不讓在他的攤前邊裝,必須馬上離開,一分鐘都不行。我心平氣和的說聲「對不起」,趕緊離開了。我沒有爭辯,只是默默的找自己哪沒做好。

前幾年,單位搞改革,要減員,給大家放假。年齡大的都犯愁,再怎麼也比不過年輕的。常人為名、利,吃不好飯、睡不好覺,整天到處去聽風,打聽怎麼減,怎麼改。我只在家學大法書,沒管那些事,沒出來活動,更不去找人情。別人以為我有後門,所以不著急。等到上班那天大家才知道,都白忙乎了,減員一事不實施了。

單位評職稱,職稱又是和工資對應的,所以,人人都想辦法去爭那有限的名額,花多少錢都幹。據我所知,不走後門的沒有,因為不走關係根本評不上。我是學大法的,不爭名、利,一切都讓。可我越是這樣想,越是非讓我參評。我順其自然,不去想結果怎樣。經過三級層層過關,我是唯一沒用關係而評上職稱的普通職員。真像師說那樣「是你的東西不丟」,「無求而自得」。

我被汽車、摩托車撞過三次,有師父保護,我安然無恙。撞我的司機都幸運,撞到大法弟子身上了,沒花一分錢就讓他們走了。

我還有許多在修煉中出現的神跡和修煉故事,就不一一敘說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