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能講條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女大法弟子。真正提筆要寫的時候、又覺的有太多太多的心得想說,真是不知從何下筆。下面就把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險些走了彎路的過程寫出來,讓同修有所借鑑,吸取教訓,在做好三件事上,路走的更直、更快,讓師尊少些操心。

由於我在現在這個城市居住近五十年,地理環境熟悉,各種情況比較了解,同修之間配合默契,所以三件事做起來得心應手。好像跟上了正法進程,感覺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還行,有一種滿足感。正是我這種還行的滿足感,障礙了我再精進的步伐。實踐證明,對救人、搶人這件事從認識上,沒有真正悟到法理,沒有從內心重視起來,所以在行動上不是還行,而是離法的要求差距很大。例如,去年十月初,因兒子家有事,需要我去某一大城市幫忙半年左右。當時我和同修切磋,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一定和我的修煉有關,肯定有我提高的因素。果真如此,真正決定要去時,我的顧慮心、怕心馬上就反映出來了。因去的這個大城市是大陸邪惡的聚集處,同修出於關心我,再三叮囑去後要多學法、多發正念,暫時不要出去講真相。同修的叮囑正合我意。

到目地地後,每天除做完家務活,就是學法、發正念,救人的事連想都沒想。邪惡高興了,可師尊看到我這樣,不知怎麼著急呢!就在去後的第二十天夜裏,我做了一個夢,迷路了,怎麼也找不到來的路了,一著急醒了。還有一次,過年後,老伴也來了。我心想,就剩一個多月就回家了,老伴雖然很支持我修煉,但對發資料、講真相極為反對,就暫時不做了,等回去多做點。這個念頭一出,晚上做夢,我腳前放了七、八根像竹竿一樣的木棍,棕黑色的。我用腳踢了幾根,看到每根上都有四個字「救度眾生」,就醒了。這還用悟嗎?簡直就是告訴我該做甚麼了。當時心裏酸溜溜的,就想哭,慈悲的師尊啊!弟子怎麼這麼不爭氣啊!您為弟子費盡了心!

在救人這件事上,無論從認識上、還是行動上,到底行還是不行,這不是很明顯嗎!在本地做,異地不做,邪惡聚集地不做,環境不熟悉不做,老伴在不做,師尊沒點化不做。這是師尊要的嗎?從教訓中我深刻體會到,救人這件事,不能講條件講代價,沒有甚麼行和不行,無論走在哪裏,情況怎麼陌生,環境怎麼惡劣,困難怎麼大,都必須用心去做,必須做好,我們就要多多救人。

我開始在陌生的環境中救度眾生。在師尊的精心呵護下,同樣做的很順利,每天收穫不小。有一位六十八歲的婦女,不但退出邪黨組織,還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紙上,當時就念了幾遍,並說「我記住了」。

看到眾生得救的笑容,聽到眾生得救的謝聲,我發自內心的要回一聲:我們都謝謝我師父吧。我決心在正法最後時刻,這條路無論多苦多累多困難,我也要一走到底,永不回頭。因為這是師尊要的,也是無量眾生要的,更是兌現自己的誓約要的。

半年時間過去了,我又回到原來的城市,和同修天天出去救人。回想這半年異地修煉之路,不但對救度眾生加深了認識,而且在心性的提高方面收穫也不小。如爭鬥心、不願讓人說的心、強烈的自我心、不願當小和尚怕吃苦的心修去了不少。自認為十四年來,已經修的差不多了,如怨恨心、委屈心、憤憤不平的心好像不明顯,幾乎感覺不到。其實不然,當遠離家人,需要獨自一人面對那麼一大堆雜事時,又有人對你說咸道淡、冷言冷語、惡意給你氣受時,那種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剜心透骨的滋味過不去時,我意識到我離修煉人的標準差遠去了,之所以覺的有些心好像修的差不多了,有些心不明顯了,那是沒有那個給你提供提高心性的機會,一旦遇到,便暴露無遺。不過通過背法、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總算跟頭把式的過來了。各種執著心雖然還有點,但明顯感覺整體昇華上來了。現在回頭一看,真是不屑一顧,那座大山變成了一個小丘嶺。說來說去還是開頭說的,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出現甚麼事,一定有你需要提高的因素。

同修們,師尊給我們安排的路是最好的,讓我們在正法的最後時刻,信師信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吧!第一次投稿,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