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擺正基點 廣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今天想談談這幾年自己在營救同修和救度世人過程中的體會、教訓,以及實踐中對有關法理的理解及認識上的提高,與大家交流、切磋。

一、營救的基點是否正確是關鍵

在修煉路上,同修總是有意識不到的執著被魔鑽空子,出現被綁架的事。而大法弟子在營救同修時沒有完全站在法上,效果也就不會好。下面是一次在營救同修時如何解開疑惑的過程。

以前每聽到同修被綁架的消息,大家都會不約而同的行動起來,有的上網曝光邪惡,有的協助家人去相關機構要人,大部份同修會高密度發正念,甚至晝夜不停的接力發正念解體邪惡,加持同修。還有的同修突破怕心到公安局門口張貼不乾膠,散發曝光邪惡的真相資料,一夜之間,大街小巷幾乎無處不見。緊鑼密鼓忙了一陣子。可結果有的同修還是被非法勞教了,有的仍被非法關押著而沒有被放出來。這使在家的同修感到無可奈何了,有的同修悲觀失望洩氣了:怎麼發正念不起作用啊?資料白發了?時間白耽誤了?被綁架同修家人托關係送禮白送了(有的損失達幾萬元)?

最使人不理解的是被綁架的同修家人反過來對參與營救的同修抱有了戒備心理,甚至反感。家人的說法是:你們不插手事情還好辦,你們又貼又撒(資料)讓我們找人更為難。從此被綁架的同修沒有了任何消息,如石沉大海。這時我們不得不靜下心來找一找自己了。出了問題向內找,這一找才發現問題很多:

一是變異觀念對待同修被綁架。當我靜下來用法對照發現,找同修家人時的出發點,只是強調大法弟子講真相沒有犯法,一味要求家人配合把人要出來,而忽視了細緻的向家人講清真相。甚至還說只要能把人要出來,不管請客送禮、托關係,不被勞教就行。完全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採取常人的辦法更是助紂為虐,因為「花錢贖人」這本身就是常人道德下滑後的變異觀念,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更等於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給常人的感覺好像是大法弟子幹了違法虧心的事一樣,這不是把被迫害的同修的家人也往下推了一把嗎?

二是營救過程中沒有做到心態純淨。每當有學員被綁架時,背後議論同修的不是的多,甚至挑被迫害同修周圍的學員的毛病:「你們經常在一起,他有執著為甚麼沒發現?」指責、埋怨人為的造成了同修的間隔,那就談不上真正的整體配合營救了。營救中沒有向內找,成了單純的為營救而營救。

對公安國保大隊的人和「六一零」的人也沒有做到慈悲對待。有的恨,有的怕,有的說「對這種人談不上善不善,更不抱任何幻想……」,甚至一直抱著常人的爭鬥心不放,在向這些參與迫害的人員講真相時沒有想到如何修好自己,導致講真相沒有實質性的效果,也是幾年來本地大法弟子被綁架一直沒有間斷過的原因之一。一次某同修被綁架,不乾膠只有一句話「立即釋放某某某」,沒過多久該同修便被非法勞教了。

說到底還是善心不夠。師父說:「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精進要旨》〈淺說善〉)如果我們都抱著一顆善心去要人,結果肯定不一樣,我們的講真相環境也會開創的更好。

三是營救同修的過程,也是一個修心的過程。幾年來,我地每年都有同修被綁架和被迫害,細細想來,這與我們自身心性的修煉是緊密相關的,為救人而救人,注重了結果,忽視了過程。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都知道自己所承擔的歷史使命──救度眾生,無論做甚麼,無論甚麼時候,只要基點擺正,一切干擾都會自滅。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小力被邪惡綁架了,同修們立即組織營救,其中一項是找小力的家人到國安大隊要人,要回非法抄走的物品。這時傳來小力的妻子抵觸大法,要與小力離婚,同修上門不接待的消息。大家在一起互相切磋,學法,發正念清除邪惡因素的干擾,達成共識,不要被表面假相迷惑。我約一個同修騎車到三十里外小力農村的家。路上,自己暗下決心,不論其家人態度如何,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所蒙受冤屈的事實真相告訴他們,把大法弟子的真善展現給他們。就由於有這為他的一念,事情就變了。我們首先到了小力的岳母家。只有他岳母一人在家。開始老人還說些不叫煉就別修煉的話,在我們的善心講解後,老人明白了真相。見到小力的妻子,她表現的也很理性,從交談中發現她並不反對丈夫堅持自己的信仰,對大法也不抵觸,並且答應抱著孩子到國安大隊要人、要物。實踐又一次的證實師父講的「主要是重視過程中該做的一定要做好,那個結果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心性又得到了昇華。雖然至今同修還沒有營救出來,但也給了邪惡很大的觸動。本地同修們又在整體配合方面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二、紮紮實實救眾生

師父在經文《再精進》中講:「在最後的時刻到來之前要救度的眾生還沒有達到數量,大法弟子還有一部份沒跟上來,這就是還不能夠使最後這件事完成的關鍵所在。」這就需要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紮紮實實的走好救度眾生的路。

在這十幾年的講真相過程中我發現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那就是在深度和廣度上都不夠。我縣大法弟子絕大多數居住在縣城,這樣以來,縣城的真相資料相對來說要比鄉村發的多的多,廣大農村的眾生見到的真相資料很少,真正明白大法真相的就更少。最明顯的表現是,鄉村裏的鄉親,告訴他們「三退」答應著,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也不反對,但聽到有人反對大法,他們還會隨聲附和。顯然,他們並沒有真正明白真相。「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造成這種緊迫的局面也有自己的一份責任。發真相資料有十幾年了,不明白真相的眾生有問題想找到我們給講講都不可能,明白真相的想找人「三退」更找不到。其實是因為我們沒有真正的做到對大法、對眾生負責。由於邪惡的迫害,造成許多同修自我保護意識太強,安全第一,就是在救度世人上有緊迫感的同修,在做的過程也有的是做做停停,更談不上細緻。「大法弟子是有責任的,無論怎樣都得完成你來世的誓願,這是你當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證才成為今天這宇宙最偉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致歐洲法會》)

隨著學法的深入,更加明確了自己所承擔的使命,突破了怕心、安逸心,走出縣城,深入鄉村,開始了挨門入戶深入細緻的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現在農村年輕人基本都外出打工去了,家裏留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殘、孩子、孕婦及在家帶小孩的婦女。他們很少出門趕集或外出,接觸不到大法學員,聽不到真相,偶爾看到真相資料也不會太注意(有很多沒有文化),對法輪功更是幾乎一無所知。特別是有一部份七、八十歲的老人,有在邪黨歷次運動中充當過「積極分子」的、有當過婦聯會主任的,當過兵的,還有參加過「朝鮮戰爭」的等等,這些人中有很多人入了邪黨的組織,可現在,這些人中有的已經不能走路了(半身不遂),有的不會說話了(腦血栓),有心裏明白的可耳聾的等等。他們這麼大歲數艱難活在世上,不就等著聽真相嗎?

從二零零九年十月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達成共識:兩人一組,一人講,一人發正念,進門入戶講大法的美好,「三退」的重要,同時送給他們大法的護身符和真相卡片。遇見老人送上一個護身符,祝老人家長壽安康;遇到孩子送上一個真相書籤,祝孩子身體健康,學習進步;大部份世人都非常高興的熱情招待,有的要留吃飯,有的緊緊抓住你的手連連道謝,還有給作揖的,場面非常震撼人心。眾生真正體會到了我們是真正為他們好,真正體會到了大法弟子的善。

師父叫我們救度的人最少是一半,最好達到百分之七、八十。為了達到師父想要的,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必須身體力行。無論風雪嚴寒,還是酷暑風雨,村村落落都留下了我們騎車救人的身影。

在救人過程中也暴露出自己的很多人心。我不放過每一次提高的機會,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在救度眾生的同時不忘修自身,使自己一直呈現著「最佳競技狀態」。由原來的每週「三退」二十人,到後來的每週勸退七、八十人。對不聽不信往外推我們的,就把握好心態,不為其所動,發正念清除其背後操控他不讓他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態度始終慈悲祥和。自二零零九的年十月份至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八個月的時間,同修配合挨門挨戶走了八十個村,有大約有兩千六百人得到了救度。

入戶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工作越做越順手,越做怕心越小,思想上對安全問題就麻痺大意了。就在一次下鄉講真相的時候,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被綁架。在縣國保大隊,面對邪惡,我做到了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三個小時平安回家。

對此次的被綁架,我的體會是:

首先應該學好法,在學好法的基礎上做好救人的事,頭腦時刻保持冷靜、清醒的狀態,在每一戶呆的時間不易太長,但也不要趕時間,趕進度,急於求成,否則容易形成幹事心,給救度眾生帶來不應有的損失。

第二是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暴露出了很多人心,如怕吃苦的心(如怕冷、怕熱、怕髒等),面子心(怕被傷害),著急心,爭鬥心,怕被誣告的心,歡喜心,自滿的心,時隱時現的攀比心等等。當發現這些心後,就面對它,修去它。救人的過程,也是自身修煉昇華的過程,明顯感到自己的心胸寬廣了,對同修更加寬容了,學法精進的心更強了。

在我們小組的帶動下,別的小組的同修也在不斷的走出來,溶入到入戶講真相的行列。

十年發真相資料,講清大法真相,是在向世人播撒甘露的過程,現在是全面的收穫了,入戶救人是收穫的一種最直接的方式,我願一直做下去,讓更多的眾生得救,直到法正人間。

我還有很多沒有修去的執著心,需要在不斷的學法中修去它,清除人心的阻礙、觀念的阻擋,全力做好師父交給三件事。

有偏頗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