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四方 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我想起了師尊的《洪吟二》〈如來〉:「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生活中,我有這樣一個環境:在遠離家鄉的外地工作,父母曾離我們較遠,兄弟姐妹住的也較分散,我的同學、同事在家鄉的較多。所以就給我一個不斷走動的機會,藉著這個機會,我把大法的福音告訴有緣的人。

一、給親朋好友講真相

《九評》剛一發表,我就想儘快的帶給家鄉的有緣人,同時把家裏的藏書清理清理。當時,丈夫因修煉大法被非法關押,我領著孩子生活,租別人的房子。當時我的工資也很微薄,每月五百多元錢,供孩子上學、交房租、還有我們娘倆的生活費,每個月還要去看丈夫,經濟也很窘迫。回家鄉千里之遙,來回的車票錢還要現籌集。北方冬天的爐子不能停火,否則會把暖氣凍壞。這些問題都擺在了面前。但是當我堅定了決心,一定要去,這些問題也就應運而解了。婆婆答應幫我照看爐子,我也有了回去的車票錢,結果我回來時,姐姐已經把車票錢、一些東西給我準備好了。這個空間是我在做,親友在幫我,可是在另外空間一切都是師尊在做,一切都給我準備好了。現在寫到這,我淚水不斷的湧出,我感到:弟子的每一步前行都有師尊的呵護,弟子難報師恩啊,唯有再精進。

在家鄉的幾天裏,我把《九評》送給了親友,並給他們「三退」了,帶回了長長的一串「三退」名單。姐姐家、哥哥家、姑姑家、姑姑的孩子也都成家了,鄰居家,我盡可能的多走幾家。大伯家更遠些,還要走十多里路,在以後的回家鄉時間裏,我也多次去看他們,給他們帶些禮物、給他們帶光盤、真相小冊子,每次我去他們都很高興。一次,我去大伯家,騎姐姐家的自行車,路上自行車車胎的氣門芯壞了,我推著車子推到他家。我送給他們真相小冊子,他家的弟弟媳婦張羅做飯,又要給我修車子,我怕麻煩他們,說不用了,推車子回去吧。大伯他們很感動說:你怎麼那麼堅強呢。

我童年的小伙伴,已經幾十年沒聯繫了,偶然間,聽說其中有一個就在姐姐家的附近住。我聽了很高興,馬上就去看她,我們見面都很驚喜,敘舊中,我講了我修大法的受益,我送給她《九評》、真相光盤,她和孩子都「三退」了。

我在大學的一個好同學,遠在千里之外,幾年沒有聯繫了,我想找到她。輾轉打電話,終於我把電話打到了她的單位,她驚異的說:我幾年沒上班了,在外面做買賣,我這是剛剛上班,電話鈴響了,我想找誰也不會找我,結果卻是找我的。我們聯繫不斷,經常給她講真相,她後來搬家了,我去百里之外看她,她和孩子都三退了。

高中有個同學,大學畢業後分到省城工作,她和中學的同學基本不聯繫。我想要找到她,打了許多電話真的找到了她,她在一個技術學院工作。我又乘車去百里之外看她,那天她在學校監考,天下著大雨,我在外面足足等了一上午。中午,我把《九評》、真相、還有禮物帶給她。他們學校又要集體吃飯,我們只談了十多分鐘。返回之時,我有點怨心,我起大早,坐車來看她,給自己孩子都捨不得買的禮物,我買給了她的孩子,又冒雨等了大半天,卻和她只談了十分鐘,一天都沒吃飯。心裏有點怨氣,但轉念又想到了師尊為救人吃了多少苦啊,當年傳法時,師尊吃的是方便麵。想到這,淚水湧出,這點怨氣化解的無影無蹤。我能讓她有機會了解真相,這就是最大的收穫,能救一個人都是令人高興的,也都是值得的,想到這,心情又恢復了平靜。

二、給陌生人講真相

給陌生人講真相機會更多,如在火車上、在汽車上、在街上、買東西、問路等等都可以講真相。

記得有一次坐火車,我對面坐著一個女士。聽她談話,她在機關工作。那時《九評》剛剛發表,《九評》她還沒聽說。她說她家樓道裏前幾年常常能看到大法真相資料,近一年沒看到。我和她談了《九評》裏的內容,談到了三退,她還稍有顧慮。我和她說:咱們今天能見面也是緣份,如果是一面緣,或許我們不會再見面了,我們彼此都不會傷害誰,我對你說的而且都是對你最好的,希望你生命的永遠能有個美好的未來。她感動了,同意退出惡黨組織。這時,我也到站要下車了,我們彼此道別。

還有一次,我坐車去看被邪惡非法關押的丈夫。坐在我對面的是剛剛放假的兩個大學生,其中的一個孩子是和別人調換了座位,坐到我對面的,我旁邊坐著的是他的姥姥。我們聊天談起了歷史,談到惡黨搞運動,迫害了很多人,談到了惡黨的腐敗,他很認同。另一個用耳機聽歌的也收起耳機,聽我們談論。最後談到惡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他們很同情,我又談了三退,他們說原來還沒聽說,都表示同意,我說:給你取個化名叫吉祥,這孩子很高興,指另一個男孩說:那他就叫幸福,我們都開心的笑了。他的姥姥沒上過學,甚麼也沒入過,她一直在聽我們說。聊天中,我知道這倆男孩和姥姥是繞道回家啊,我想他們就是為了聽真相的啊。他們得救了,這就是令人最高興的事啊!

再有一次,也是坐火車,我周圍有一個中年男子、兩個中年女子。這個中年男子很健談,談起惡黨也挺痛恨,講到三退,很痛快就同意了。其中一個女的,手有殘疾。我想也不能落下她,我和她又談起來了,她說:沒看過真相,孩子往家拿光盤,她害怕,不讓孩子拿。我說:以後你別這樣,別阻擋孩子,孩子拿,你就看,這都是好事,相信大法得福報啊,她點頭同意。也同意退出惡黨的團隊。另一個人也退了,這三個人都退出了惡黨的組織。大家談的很融洽、很開心。

在路旁,常常有擺小攤賣貨的,有時我就去買一副鞋墊、買個紮頭繩,順便就和他們嘮起來,多數人都能同意三退、認同大法。買菜的機會更多些,把握好了,正念足了,多數人也都能同意三退。

三、給魔窟裏的警察講真相

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邪惡勞教一年。大法弟子利用各種機會對警察講真相,口頭的和書面的。在魔窟裏,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同時申明我們的理由,如:不配合邪惡的強迫勞動的同時,我們寫出理由,以此講真相。我們正告他們:這裏關押的老的老、小的小,都是善良的人,有的是合法上訪被綁架的、有的是正在家吃飯被騙來的、還有的是正在家睡覺被惡警闖進綁架來的。她們在家是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在單位是好職工、好領導。她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處處為他人著想,與世無爭。但是政府卻把這群好人綁架來,這是知法犯法,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這期間,還有善心的警察明白了真相,同情大法弟子,幫助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丈夫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常常去看他。利用這個機會和警察講真相,每次去就和隊長講,在那個隊長的辦公室裏和他講,他也能聽進一些了,他怕別人聽到,他讓關上門講。見到獄長就和獄長講,一次去見丈夫,獄長不讓見,我沒有走,天天去找他,據理力爭。他說很多誹謗大法、大法弟子的話,我一一回絕。他說你也煉,我們不讓你見。我說:我就是來接見的,作為家屬,我有接見的權利,你們不用談我的信仰問題,就談接見。他又無理找話的亂說:你們煉功人沒有情。我說:這大熱天,我花錢、遭罪,撇家捨業的,你還沒看到我的真情嗎?!我講了丈夫修大法的變化等等。一邊講一邊發正念,請師尊加持。最後,他邪氣被消滅了,說:那你就接見吧。

我常常想,每個修煉人師尊都給安排了他自己的路,在這一路上師尊不斷的加持和呵護,才使弟子不斷的成熟。比起有的同修,我的走動稍多些,不管怎樣我要利用一切機會多救人。但自己在實修中,很多時候,還把握不好,留下一遺憾。這也是一些沒修去的人心、執著的干擾。好在正法還沒有結束,大法弟子還有救人的機會。我真希望自己能做好,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也讓自己少一些遺憾。我想:我是大法一粒子,堅定正念,我能做到。

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