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我修煉大法、講真相救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一、喜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喜得大法的,在之前我是一名基督教徒,當時我丈夫的身體特別不好,還差點送了命,就在這時,我的一位遠方好友給我送來了《法輪功》這本書和師父的教功錄像帶,希望我的丈夫能夠修煉法輪功,說這個功法祛病最有效。我也拿起書來看一看,一看,覺的,哇,太神奇了,趕緊督促丈夫抓緊煉功,同時我還讀書給他聽,但是丈夫沒有這一緣份。而且,當時我還是堅持我的基督教的信仰,但是也知道大法好,恰巧我有兩位朋友的身體也不太好,我就給她們講大法能夠祛病,但是她們說不知道怎麼煉,於是從那時起我就讓她們每天都來我家,我可以照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帶教她們。我就這樣一腳在外,一腳在裏的修煉著。

就這樣大概兩週後,之前送書來的市裏面的朋友帶著幾百人到我地洪傳大法,他們到這裏人生地不熟,我就藉工作之便請示上級,支持他們洪法。我的上級和我給他們安排了場地、配備了錄音機、擴音器、準備了桌子、凳子、安排了交流切磋的房間、吃飯地點等一切。

隨著大家煉功,我也跟著煉,剛煉到頭前抱輪,一閉上眼睛,眼前就一片紅,紅的非常漂亮。煉完之後,我就問一個同修是怎麼回事,他說你得法了,師父管你了。我覺的很神奇,現在想來應該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入正法門修煉。從那時起,我就下定了決心,不管以後遇到多大的難,我一定要堅修大法。

二、講真相

得法兩年之後,「七二零」就開始了。從那之後,我開始認識了邪黨的惡毒。我知道師父是讓我們做好人,你邪黨不讓我煉,我就一定要煉,而且還要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後來,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我就面對面的說法輪功的美好,心裏沒有一點怕。這都是在迫害之前我打下的良好基礎:我每天至少學法三講,大多數時間都煉五套功法一天兩次;天天組織同修們在一起集體學法、洪法、抄大法書。我就是按照師尊的要求對學法很重視,這樣在後來的邪惡瘋狂迫害中,我始終沒有迷失航線,我深深的知道這是師父的加持。

我證實法的主要方式是面對面講真相。在邪惡猖狂的那個時候,我也是面對面講。有的人怕,不想聽,我就追著講,現在知道這樣做不是很理智,但是當時確實震懾了邪惡。中共人員又恨又怕,三天兩頭的來找我,讓我放棄修煉,讓我聽邪黨的。我就斬釘截鐵的告訴他們:「我聽神的,不聽人的,一切是神說了算,人說了甚麼也不算。」當時的那些惡人都一個個呆住了,甚麼也說不下去。

二零零一年在警察綁架我的車上,我還是不停的講,那個時候還不知道是講真相,只知道這個大法太正了、太好了,我在做好人,我甚麼都不怕。到了拘留所我還是講大法的美好,在我講真相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之後,我所在的號室裏吸毒的、賣淫的都走入了大法修煉。看守的有的聽了真相之後說,佛在心中了,實際上也默認了我講真相。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在學習了師父《不是搞政治》這篇經文之後,才明白講真相是為了救眾生。這樣我才從法理上更加明白了甚麼是講真相和講真相的目地。於是我開始專門去找人講真相。二零零六年時是我講真相的一個飛躍。我幾乎天天都出去講,像雲遊一樣。但是我還是堅持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在學法時,放下一切心,一口氣通讀完一講。出門講真相之前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一切障礙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和因素。就這樣,我講真相,越講越順,三言兩語就把人給退了,我知道這是法的威力。

期間,我曾經給一個年輕人講過真相,講了好多次,不管我怎麼苦口婆心的勸說她就是不信,後來二零零八年四川發生了「五一二」大地震,有一天,我遇上了她,她趕緊拉著我說:「阿姨,你上哪去了,我到處找你,你趕快給我三退吧。你為甚麼知道這樣多。真的災難來了啊。」我說:「這是我們師父的慈悲,叫我們救度世人,我們只說真話。你得救了,趕快回去告訴你的家人,快點讓他們也得救。」這以後我越講越想講,越講越愛講,如果有一天沒有出去講真相,就覺的今天的大事沒有做。心裏會一直很難受,一直到第二天出去,講真相把人給救了。因為這幾年來,我很清楚的知道,世人和眾生深受毒害,都在等著我們去救他們。

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去一處有山的地方講真相。我們很順利的勸退了幾個人,在回來的路上碰上了一個大學生,不管我們怎麼講,他就是不退,還對我們起了疑心。這時,我快步走入一處住宅小區了,因為在那個小區,我講過真相,裏面人少,不利於講真相,我們就不往前走了。

最後我對那個小伙子說:小伙子,我們是為了你有個美好的未來,你點一個頭從心裏退出了,對你來說又不傷害你,還平安又有福報,有何不可呢?再見。我們要上山了。他一看我們要離開他了,才說:「好吧,我同意。」就這樣一個生命得救了。這時剛要走,突然想起來兩個老太太上山幹啥?又沒有人,可是話已出口,為了不引起小伙子的懷疑,我們兩人只好往山上走,可是神奇的是,師父就安排了有緣人在這個沒有人的山裏。我們悟到了是師父的安排,快步上去和這幾個人講了真相,他們都同意三退,一下三個生命得救了。

後來,又來了兩個大學生,我走上去給他們講,他們開始不聽,後來我告訴他們為甚麼要退,退出的意義等許多真相,他們才同意三退,這時我猛的想起我該去接孫女了,一看錶快四點了,從這裏搭公交車去都已經晚了。這時,又發現了前面有兩個人,他們竟然在招呼我們要給我們倆算命,我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橫下一條心,晚就晚了,先講真相重要。我就走近他們告訴他們:「我們不算命。」我把真相告訴他們了,真的是有緣人,他們很快就退了。這都是師尊的安排,我們只不過是動了動嘴,跑了一下。

三、發正念的威力

從學法中,我知道,發正念是師父給我們的神通法力,我是閉著修的。從二零零一年起我每天四個整點堅持發正念。有一次,我去發真相光碟,有二人坐在我要發光碟的地方,這時我就發了一念,請師父加持,把那兩人叫開,我要做正法中最正的事。念剛一出,那兩人就起身走了。這時,一保安快速的向我走來,我馬上發了一念:請師父讓這個保安走開。果真,那個保安掉頭就走了,他剛走了幾步,又掉回我這邊方向,我知道是歡喜心,馬上發出強大的正念,叫他停住別動,等我發完了他再來。

這一下他真的站著不動了。我真切的感受到了發正念的重要性。在我住的地方有一個報箱正好在路旁,人來人往的,我沒有往裏發過真相資料,經過這次之後,我加大了發正念的力度,請師父加持讓惡人看不到,讓有緣人得到真相資料,就這樣,這個報箱也給放了真相資料。

還有一次,小學牆上貼了誹謗大法的漫畫,我孫女回來告訴我。我和另一同修商量怎麼去清除它。因為是在學校裏面,又有保安看著,翻牆過去肯定不太好,不安全。我們還是先發正念,清除背後的邪惡因素和黑手爛鬼。

這樣,過了幾天,孫女回來告訴我說要開運動會,我心想除惡的機會來了。馬上,我去找同修,第二天,我們作為家長去參加運動會,一入校門,看到保安在那裏轉來轉去的,我就發正念,和同修一起走,到畫前用小刀片劃,劃了一段時間,只劃了兩張,還剩兩張,這時有人在後面看我們,我們就離開了。回來後,我們繼續發正念。之後,一天孫女要上學,剛出門,突然下起了大雨。我就送孫女去上學,在學校正想給她換上乾的鞋子,突然想起了那兩張畫,我就對孫女說,我們去牆那邊換,走到畫前,我叫她自己換,她很聽話,這在之前是不可能,我趕緊去清除這兩張畫,可是因為是油畫,貼的很牢,送小孩的家長逐漸多了起來,怎麼辦,我發了強大的一念請師尊加持,用傘上的水把手打濕,用手往那邪畫上搓,還真管用,在師尊的加持下,不到幾分鐘就搓完了。就在這一瞬間,雨也停了。太陽升起來了!當時我的臉上又是雨,又是淚,心裏說不出對師父的感恩。在中午全球發正念時,我感覺自己飄了起來,腦子空空的,很清醒。

因我只上了幾年的小學,也從來沒有提筆寫過甚麼,所以就想到哪寫到哪。我只是希望能夠和同修互相交流,共同在法上提高,配合整體,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我明白我還要加強學法,只有在法上修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