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是應該這樣活著

——一名優秀學生的得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十日】我是一名年輕的女大法弟子。97年得法,修煉法輪功,今年29歲了。從小我就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學生,班裏的學生幹部,老師眼中的乖學生和好幫手,幾乎年年被評為三好學生,校園之星等。對待同學我也很熱心,平時來問我問題的男女同學都很多,我也都來者不拒,熱心給予解答。小學的時候是學校廣播站的播音員(全校只有四個),擅長畫畫和主持,曾經在晚會上表演現場畫國畫。中學的時候曾是重點班的班長,長期考試排名第一、第二,排名在第三名之後只有一次,曾經獲得全國中學生數學競賽中一等獎,全國中學生英語競賽三等獎。十六歲的時候我考入了名牌大學當時最好的繫,現在已經研究生畢業,有一份滿意的工作。現在回想起來,之所以成績優異,有很大原因是因為我心無雜念,思想單純,把精力都集中在認為正確的事情上,我不貪看電視,不玩遊戲,也不看武俠言情小說,就是專心學習。

很小的時候,我就開始追問,人的起源,人是怎樣產生的?人的思想來源於何處?初中時候學習的進化論,說服不了我。學習生物的時候,講到生態平衡,我會想,這自然萬物,陽光雨雪,花草動物,為甚麼有這樣的智慧,可以循環互用,達致平衡?初中學習政治時,我也對所謂的共產主義社會比資本主義社會先進的理論產生了懷疑,認為其論據不夠說服力。中學政治課本中為了證實無神論,講到外國有個老師上課講上帝造人,被趕出學校,另外還有學者說自己推算出了諾亞方舟的時間。我卻因此產生懷疑:為甚麼這個老師會相信上帝造人呢?為甚麼他要堅持向學生宣講呢?那位學者是根據甚麼推算出的諾亞方舟的時間呢?與此同時,我發現周圍的同學道德逐漸下滑,從小學到初中,高中,不斷發現有同學道德下滑了,講粗話,追求暴力,色情的人多起來了。繁忙的學習生活中我偶爾也會想,人應該怎樣的活著?怎樣才是最正確的?

九十年代開始興起氣功熱潮,生命科學研究,為了治療近視我也參加了,由於做甚麼事情都很認真,我還真的起到了療效,並由此開始徹底顛覆了從小被灌輸的無神論觀點,當然後來明白這種氣功能治病,是因為附體,就馬上放棄了。高中的時候,同學之間開始傳看寶書《轉法輪》。開始我以為是普通的氣功書,就借來簡單翻了一下,當看到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我心頭一亮,感覺看到了天機,覺的非常開心和嚮往。之後我斷斷續續的看了《轉法輪》中的一部份內容,覺得裏面講的很好,但是沒有放下原來學的一種氣功,加上功課很緊,沒有正式開始煉功。但是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和業力輪報等法理已經在心中深深的紮根了。

1997年高考之後的暑假,我借回來了《轉法輪》,回到家用了一天的時間快速通讀了一遍。這本書揭示了我的很多思索已久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將我心中的許多零零散散的謎團逐個解開,展現給我一個完整的,全新的宇宙觀。讀的過程中,前面產生的問題,很快在後面的部份就得到了解答,整本書融會貫通,一氣呵成,語言平實淺白,講出的卻是非常高深的法理,而且道理深入淺出,所以得出結論時也覺得水到渠成。相對於其它氣功講的甚麼採氣,追求特異功能,氣功治病等等東西,《轉法輪》講的東西明顯更高層次,而且免費教功,不求名不求利,格外有大家風範。我驚嘆歡呼的同時,又非常振奮。「真善忍」,善惡有報的天理讓我感到光明和振奮。是的,這個世界就應該是這樣的,人就是應該這樣善良的活著。宇宙是公平的,「真善忍」的法則在自動衡量人的心性,決定人的未來。於是,九七年的夏天,十六歲的那一年,我決心正式開始修煉。返本歸真,同化宇宙特性,這等大事,我豈能落下?

十年後,聽一位高中的老同學說起,原來寶書《轉法輪》當年已經非常轟動,給他的人生留下了深遠的影響,當時全班大概有一半以上的同學傳看了這本書。我不由得感慨法輪大法的珍貴,我山靈水秀的家鄉啊,我純樸善良的朋友們啊,不要錯過這千古聖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