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輪大法使我的家庭變得溫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我是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我才二十歲。得法時的喜悅記憶猶新:「我終於等到了」──這是我內心深處的感受。

學法煉功後,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久治不癒的腹瀉徹底痊癒了,手腕的疼痛消失了。更讓我折服的是法輪大法的法理之深奧玄妙。我下決心處處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做人,不斷的昇華自己的思想境界。

從我記事起,我的家庭環境就不好,奶奶、姑姑和媽媽關係不好,我也對奶奶、姑姑忌恨。爸爸和媽媽常因為婆媳關係不好而吵鬧打架。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感覺很痛苦。我得法後這一切都從法理中明白了,我要消去對姑姑和奶奶的怨恨,對媽媽要勸善,對奶奶要孝順,媽媽不願做的我去做,給奶奶洗衣服、倒尿桶。我的行為經常受到鄰居和親戚的稱讚,說修了法輪功就是不一樣。

自從二零零四年我結婚後,家庭環境變了,我到了一個新的環境中修煉。我們夫妻沒和公婆住一起,公公對我們很不錯,可是,丈夫和婆婆(後媽)、妹妹(後媽的女兒)關係不好,所以她們也不大理我,更不了解我,也不關心我和丈夫。兩年後我生了個男孩,在孩子兩個多月時,公公故去了。之後哥哥和丈夫不讓我理婆婆,想跟她斷掉關係,哥哥還說婆婆對我印象不好,說過我很多難聽話。我想,我是個煉功人,不能按常人的理去對待自己遇到的一切。常人怎麼做,那是他們的事,那裏面可能有其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而我是修煉人,不管她對我多不好,我都要對她們慈悲。

婆婆在我們的孩子三、四個月時才來我家看孩子。我一點也不埋怨和氣恨,而是慈悲的對待她,她對公公的去世十分悲傷,我就耐心的安慰她。慢慢的,她到我家的次數也日漸頻繁,以後婆婆和妹妹對我態度越來越好,也經常幫我照看孩子。我給她們講了法輪功真相,她們也退出了中共團、隊組織。而妹妹也得到了福報:第二年已是三十一歲大齡青年的她很稱心的結了婚。

緊接著牽扯到了房子的問題,我覺得這真是徹底的在去我的利益之心了。剛開始還有點不平的心,心想公公對我們那麼好,如果公公活著,怎麼會把房子給養女,肯定會給親生的小兒子(丈夫),因為我們的房子最舊,家裏也就這一個孫子(我兒子)。但是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來到人世的目的是為了助師正法,返本歸真,人間再好,也只是一個客棧,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修到今天了怎麼還在乎世間的這點東西。就這樣一想,哎呀,心裏那個美妙的感受,真舒服,一定是師父給我去掉了心裏的髒東西,才感到那麼的輕鬆、美妙。

再去面對婆婆時,心裏真的是很祥和、平靜。丈夫一開始憤憤不平,但看到我這麼淡然祥和,慢慢也變的平靜,要是在以前,他那個牛脾氣,不知道他會做出甚麼不理智的事。這一切都是師父賜予的。如果我不是修大法,婆媳關係、姑嫂關係怎麼會有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丈夫和她們之間的關係怎麼會如此緩和?

我得法前就是個比較內向的人,甚麼事總憋在心裏,表面看不出來,但心裏憤憤不平。我修煉了,大法博大的法理讓我悟到要從內心改變,要有洪大的寬容,要捨棄一切不好的心。我無以言表對偉大師尊和大法的敬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