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病痊癒 救了我們一家三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小時候經常犯眼病,剛入小學時我坐在第一排座位都看不清老師在黑板上寫的字,而且經常因為眼疾而缺課。眼病嚴重時眼皮腫的很厚,睜不開眼睛,感覺眼睛裏像有個小鐵豆磨來磨去似的,疼的鑽心直哆嗦,就只能躺在炕上不斷的淌眼淚,生活不能自理。

我犯眼病那些年,父母和親屬們都想盡了辦法:中醫、西醫、民間偏方,能看的地方全都去看了,還花了不少錢,就是不見好轉,相反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眼病越來越重。

一九九八年夏天,經哈爾濱眼科專家診斷說我的眼病是隔代遺傳,由胎裏帶來的角膜潰瘍,唯一的根治辦法是換兩隻眼睛的眼角膜,否則無法醫治,且不久就將面臨雙目失明的危險。這可把我的父母難住了,因為換眼角膜需要幾十萬元的費用,而父母每月的工資才一百多元,這簡直是一個可怕的天文數字。面對這無法接受的殘酷事實,父母真的絕望了,商定了一個最壞的打算:等我的眼睛雙目失明的那一天,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去了卻這悲痛的人生。

就在這走投無路之際,媽媽單位的一位同事向她推薦法輪功。

那時媽媽即使去上班,心裏也總是覺得很煩,我躺在炕上那痛苦、絕望的表情總會時時在她眼前浮現。因此當她看到同事在閱讀《轉法輪》時,就抱著搗亂的心態去搶書,不讓同事看。其實在這之前同事曾向媽媽推薦過法輪功,而她還笑話同事在搞「迷信」。

這次同事問我媽媽:你敢翻開《轉法輪》看一眼嗎?媽媽說:「那有甚麼不敢的!」當媽媽隨手翻開這本書時,書中的一句話就打入了她的內心──「氣功就是修煉」(《轉法輪》)。媽媽就這樣走入了修煉。

這個過程是媽媽後來告訴我的。

那天下班時媽媽就把《轉法輪》帶回家。爸爸一看這本《轉法輪》,就說他也要修煉。當時我正閉著雙眼躺在炕上,聽到他們說要「修煉」,我就突然坐起來了,說:「媽媽,我也要修煉!」媽媽說:「你太小,你不懂,你不能修煉。」我說:「我懂,我能做到!」看到我執意要「修煉」,媽媽只好給我讀起了《轉法輪》。

三天後,我的眼睛竟然奇蹟般的睜開了,眼皮也消腫些了。我們全家都驚喜萬分,我能自己讀《轉法輪》了!又過了三天,我面臨雙目失明的眼睛完全康復了,又能繼續上學了!當時我們一家三口那激動的心情真是無法形容,我們在內心深處感謝偉大的師父和大法救了我們一家三口的命!

我的親身經歷足以證明,法輪大法是真正救度世人的佛家上乘大法。這也是為甚麼在1999年前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如此廣受歡迎,上億人都在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修煉的原因;這也是為甚麼中共邪黨雖動用了全部宣傳機器鋪天蓋地的誣陷、抹黑法輪功,動用它的全部專政機器如此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卻未能「消滅法輪功」的根本原因。目前法輪大法在世界上已經洪傳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大法的書籍已經翻譯成三十多種不同語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