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退「台」與推遲登「台」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最近一週,大陸高官訪台,接連被告的事轟動世界。這也算是海外法庭控訴域外政界高官最多的一次吧,一週竟達三次。在這些控告中,出現了許多「花絮」,我們擷取一二,以饗讀者。

陝西省代省長趙正永於9月13日抵台,可是,一走出機場,就有法輪功正告他被告的消息。這是啥滋味,剛剛套在脖子上的花環所帶來的興奮全被這消息一掃而光。所有的錄像也都顯示,趙正永一聽到此消息,臉色猛地一寒,表情一下子凝固在那裏,面色迅速轉為鐵青,倉皇上車,落荒而逃。在隨後的行程裏,無論趙正永走到哪裏,正告他被提告和呼喊停止迫害法輪功的聲音就從未間斷過。

本來,趙正永預計9月19日到高雄訪問,在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臨時全部取消,並於18日下午6時搭乘立榮航空飛往杭州。他臨走時,沒有台方官員送行,可仍舊遇到法輪功學員對他喊話:「趙正永!你不要再迫害法輪功。」趙正永鐵青著臉,不發一語,快步出境。

為甚麼要提前離台?這還用解釋嗎?不用別人去告訴他,他自己就知道高雄的法輪功學員都在那等著他呢。而且高雄對他的接待單位事前已向法輪功學員表示,在知道趙正永的人權暴行後,正在考慮降低規格、不掛歡迎橫幅的事宜。這還去高雄幹啥?不是自取其辱嗎?所以趙正永來了個鞋底子抹油──溜了。

在趙正永被控告後,中共宗教局長王作安來台也被控告了。而且在王作安接受法輪功學員送給他的訴狀時,還不知是怎麼回事,一個勁地說謝謝。當法輪功學員明確告訴他那是對他的訴狀時,也是臉色陡變,舉止失措。

這些消息不可能不傳到即將於20日抵台的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楊松的耳朵裏。其人曾主持湖北省「610」的迫害法輪功事宜,被外界稱為湖北「蓋世太保」頭子,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早在楊松抵台前,機場大廳已有四、五十位法輪功學員等著送交訴狀給他。而機場外面接機的台商團體私下表示,楊松等人兩點多就已經到了,在機場內等了一個多小時。

這就很令人生疑了,楊松怎麼窩在機場不出來?怕甚麼呢?外面還有迎接他的台商呢,怎麼不去接受歡迎呢?顯然,楊松是在考慮如何避開法輪功修煉者的反迫害訴求以及「迎接」他的訴狀。可是再醜的媳婦也得見公婆啊,老躲在機場也不是事兒。可是他明知出來就會遇到甚麼情景,也就只好那麼失魂落魄而又膽戰心寒地呆著。直到確實躲不過去了,才在足足熬了一個多小時後,於三點半以後出關。

下午3點36分,楊松剛進入桃園國際機場,法輪功即刻遞上蓋有2點4分高檢署受理戳章的訴狀。這可以說是遞給中共官員訴狀最快的一次了。楊松面對這個訴狀禮物,面色愕然,渾身的不自在。

楊松等人一出海關,法輪功學員立刻大喊:「楊松你已經被告了」、「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輪功!」更令中共官員尷尬的是,在機場的大陸旅客也呼應地喊:「法輪大法好!」就在他踏上座車前,一位曾姓法輪功學員送上訴狀並告訴他:「這是你的訴狀!」楊松害怕地將訴狀丟開,快步上車。此時,另一位人高馬大的法輪功學員在車子的正前方,將「法輪大法真善忍使上億人身心健康」的橫幅拉開,車上所有的大陸官員都看到了。

通過趙正永的提前退「台」和楊松的推遲登「台」,我們看到,這些曾不可一世的人權惡棍,是多麼的畏懼正義的力量。在中共極權的保護傘下,他們在大陸為所欲為。可是,當面對正義時,他們是如此的畏懼。從這個角度上看,惡黨利用他們迫害了法輪功,可是他們自己被惡黨害的也不輕。中共垮了台,這些迫害者的下場還用說嗎?

但願這兩個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黨徒能因此警醒,停止迫害法輪功,也希望這兩個人在「台」的表演能給那些迫害法輪功的惡人「立此存照」,放棄作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