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霾籠罩下的河北保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30日】(明慧記者古安如報導)明慧網6月27日報導了河北法輪功學員卓貴賓於2004年6月18日被綁架,目前正在河北保定勞教所絕食抗議的消息;另有其他二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在保定遭受迫害。這一消息曝光了該地區至今還在繼續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也引發了海外法輪功學員及善良人士的關注。

一、23位法輪功學員在保定被迫害致死

保定地區五年來,一直也是河北省迫害法輪功的嚴重地區,臭名昭著的保定勞教所和高陽勞教所是坐落在保定的迫害集中營,許多被民間證實迫害致死的案例不斷從保定傳出。

根據明慧網資料的不完全統計,從1999年7月20日到2004年6月底的59個月裏,通過民間渠道證實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已達997人,河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達到103人,位於全國第五,其中發生在保定地區的迫害致死案例有23例,佔全省死亡案例的五分之一。

在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保定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也有河北省內其他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是:

焦鳳蘭(保定淶水縣)、榮鳳賢(保定金莊鄉)、馮國光 (保定易縣西陵鎮) 、
台玉龍(保定望都縣)、劉東雪(保定滿城縣)、展金燕(保定江城鄉)、熊鳳霞(保定定興縣)、狄萬青(蠡縣)、張義芹(淶源縣)、馬佔梅(淶源縣)、劉保元(保定定興縣)、吳彥水(保定淶水縣)、(王金玲(保定滿城縣)、高仕萍(張家口市橋西區)陳洪平(張家口市懷來縣)、盧兆峰(大名縣埝頭鄉)、陳彥英(寧晉縣)、孫守琦(定州市)、王娟(定州市)、陳曉芹(保定安國縣)、汪亞萍(承德市雙橋區)、程宗佔(保定市)和一位不知名的法輪功女學員。

這23位法輪功學員,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都身心受益,每個人都有許多感人的經歷。汪亞萍曾患骨癌、肝癌,每一個病都是要她的命的,95年修煉大法後痊癒。另一位學員陳曉芹曾患癌症晚期,不能治,被醫院判了「死刑」,得法煉功不久疾病消失。盧兆峰修煉後嚴格按照「真、善、忍」修心律己,受益無窮,深感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家庭經濟條件困難,他還是主動拿出有限的資金購買大法書籍,複印大法真相資料。張義芹從未上過一天學、連自己名字都不認識,在修煉法輪功後的幾年中,她卻能把《轉法輪》的字全認下來,而且還能寫簡單的家信。

在23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5人死於2004年內。

在這些被迫害致死案例中,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都經歷了極其殘酷的摧殘折磨,都承受了難以想像的痛苦。他們有的因遭受迫害性灌食造成身體嚴重損傷或窒息死亡,有的因殘酷毒打、體罰而導致身體衰竭死亡,有的因長期被逼迫做超負荷苦工摧殘致死,有的在各種精神折磨和肉體迫害中死在洗腦班裏……

這明白的顯示,河北省以及保定地區,在江氏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在實施江XX對法輪功「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滅絕政策中,充當了忠實的打手。

二、各迫害場所手段殘忍惡毒 令人髮指

河北省邪惡勢力將各個勞教所非法關押的堅定的女法輪功學員全部送往被稱為「河北馬三家」的高陽勞教所,男法輪功學員全部送往被評為「全國一流文明」的保定勞教所進行集中迫害。這兩個迫害場所是河北的「邪惡之最」,獄警們利用各種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妄圖達到它們的所謂轉化。在這裏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安全根本無法得到保證。以下所列也只是眾多迫害手段中的幾種。

* 摧殘灌食,傷體害命

明慧網報導,保定勞教所把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銬在椅子上,將頭從椅子靠背上往後扳、往下壓,(椅靠背從脖子後面頂住),直到按下去為止。也就是把食管幾乎摺疊在一起,用手捏住鼻子,用刀子撬開法輪功學員的嘴,弄的滿嘴是血,將食物灌往口中。很顯然,這麼做的目地與最終導致的結果並不是讓法輪功學員進食,而是讓人活活憋死。因為這種情況下,食物一滴都不可能從食管進入胃,而是一滴不少的堵在嘴裏,此時鼻子被掐得死死的。由於無法呼吸,法輪功學員心臟供血供氧不足,心力衰竭,心臟嚴重受損。據受過這種虐待的法輪功學員說:非常痛苦,生不如死。

保定勞教所已有馮國光、馬佔梅和張義芹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灌死,多人被灌得肺葉脫落,劇烈咳嗽和吐痰,痛苦難以用語言描述。

* 死人床:四肢捆綁頭倒懸,渾身黑紫皮膚爛

保定勞教所進行所謂「轉化法輪功」,採取人人過關的辦法,個個拉去睡「死人床」折磨:把兩手、兩腳分別用4個手銬銬在床的四個柱子上,受刑人面朝上,後背下面墊上2─5塊不等的磚(因人而異),而後再把兩手兩腳分別用繩子捆在床上,再用手指粗的大繩把肩膀、胸脯狠狠的勒在床板上,然後把兩腿一側的床頭墊得高高的,人頭朝下,倒懸在上面。等著法輪功學員說「不煉了」,如果不說,要麼就往緊裏勒繩子,要麼在後背下面再墊磚。有時捆四五個小時,捆幾天也不放下來,甚麼時候說不煉了,甚麼時候為止。還用電棍電。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渾身黑紫皮膚潰爛。法輪功學員李建國在不讓睡覺13天後,被綁在「死人床」上達一個半月之久。

* 16晝夜不讓閤眼,長期捆綁肢體致殘

保定勞教所警察不僅不准法輪功學員睡覺,還把眼皮用火柴棍支上,連續十天半個月這樣折磨,甚至揚言:「就差像六四那樣碾你們!」 在女大隊,最長的16個晝夜不讓閤眼。此外,銬大板(用四隻手銬將手腳呈「大」字形銬在床上);電警棍(常常看見大法弟子脖子、臉部被電棍灼傷的黑紫色的傷痕),用繩捆(有一些法輪功學員由於長期被繩捆綁,血液不流通,而造成肢體殘廢!在出工的人群中經常看見走路一瘸一拐的人),法輪功學員馬玉林多次被施以這種酷刑。此外還有長時間面壁,抱蹲(兩手抱頭,兩腳並攏面對牆蹲著)。有的法輪功學員因長期抱蹲而癱瘓,四肢喪失知覺。

* 蹲茅坑、塞辣椒、燒腳心、灌大便

高陽勞教所背後的酷刑:蹲茅坑、撒辣椒、炮引線燒腳心、灌大便。「蹲茅坑」這種私刑非常痛苦,就是將兩條胳膊拉緊上銬,下蹲姿勢,長時間受刑就會使手銬勒進肉裏,腿腳青腫,難以站立,腰酸背痛。2001年4月8日,河北邯鄲市財政局副局長劉海琴曾被施以這種酷刑,同時還受到20多個惡警的發狂似的圍攻,他們有的用電棍電,將海琴的嘴上電滿大泡,又被他們打爛……連續迫害72個小時。
河北省深澤縣61歲的崔秀珍曾在一個月內,每天晚上被動刑,兩根電棍一齊上,電耳、嘴、鼻、手、腳、脖子、腿內側,連腳趾縫都插上釘子電,燒燙辣椒往鼻子裏插、塞滿嘴,過後嘴裏、鼻子裏出來的都是血塊兒。還被用桿杖粗的柳條打腳面,用帶牙的鉗子擰十個腳趾,用二寸來長的釘子劃腳心,把炮捻兒點著燒腳,還被受指使的勞教犯擰乳房頭、兩脅、腿襠等,被拖到雪地裏,趴在雪堆上,坐在冰上。一個月內,連續高強度迫害十次,身體皮包骨頭,只有80斤。在她絕食抗議期間,包括她在內的5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灌屎,導致5人胃感染,血壓只有50。

在保定地區的迫害場所中,各種令人髮指的迫害方式、手段被普遍使用,而所有這些,都是在江XX對法輪功的滅絕迫害中出現的、被允許甚至被推廣使用的,所有這些也都是違反憲法、法律和國際準則的嚴重不法行為。

三、追究江氏幫兇法律責任 前河北省委書記王旭東芝加哥被訴

對於河北迫害法輪功負有責任的前河北省委書記王旭東,在作為現任信息產業部部長6月中旬到美國芝加哥參加「第三屆中美電信峰會」期間,在芝加哥接到傳票,被以酷刑罪和嚴重違犯人權等罪名受到法輪功學員的控訴。法庭傳票要求王旭東在20天內回應,否則面臨缺席判決。

訴狀中提到:他在2000年6月至2002年11月間擔任河北省委書記時,「沒有遵照國際法律和中國法律,採取相應措施來停止或避免中共官員、610 辦公室等針對法輪功學員的人權侵害。相反,被告王旭東准許、支持了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

中國五個省份(黑龍江、吉林、遼寧、山東、河北)對法輪功的迫害尤為嚴重,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死的人數在這五個省中佔了一半以上。明慧網證實的近千名被折磨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這五個省份每省超過一百人。2001年3月28日,《解放軍報》還特地宣傳王旭東直接參與「轉化」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資料顯示,王旭東成為今年以來第四名因迫害法輪功被告上海外法庭的中共高官。 此前文化部部長孫家正、中國商務部長(原遼寧省省長)薄熙來、中國安徽省省委書記王太華,在出國訪問期間,均因為迫害法輪功收到海外法庭的傳票。

此前在出訪期間接到法庭傳票的中共高官還有江澤民、羅幹、李嵐清、周永康(公安部長)、吳官正(原山東省委書記)、趙志飛(湖北省公安廳廳長)、劉淇(北京市委書記)、夏德仁(遼寧省副省長)等。其中趙志飛、劉淇、夏德仁已被法庭宣布罪行成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