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女監:逼「轉化」是頭號政治任務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武漢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已逾十年。明慧網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和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發表長篇調查文章,揭露武漢女子監獄滅絕人性的系統迫害。至今,迫害仍在進行,「轉化」法輪功學員(即強迫法輪功學員違心表態放棄信仰)仍是武漢女監的頭號政治任務,迫害手段仍然殘酷,只是信息封鎖更加嚴密。

一、嚴密封鎖信息

為掐斷消息外傳的源頭,武漢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極其嚴厲的人身控制措施:

1、法輪功學員一被劫持到監獄,就被嚴管,每人安排數名包夾,24小時輪班貼身監控。沒有包夾允許,法輪功學員不能做任何事,包括上衛生間、洗漱等等。

2、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常年隔離,單獨關在一個小房間裏,除包夾外不准其他犯人與其接觸。不准去監獄超市購物。不准任何人提供善意的、人道的幫助。

3、被強迫的所謂的「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經「考核」後才能與隊裏其他犯人在一個大廳裏一起幹活,但仍有包夾監控,不能與其他人員隨便說話。親人雖可接見,但有嚴格控制。一個月可以給親人打一次電話,但需要監獄副政委蔣春批(一般犯人無需如此),蔣春有時還不批,敏感、過節時期一概不批,不批就不能打電話。如果有特殊情況,而蔣春不在監獄或沒批,就只能是獄警打電話,學員有甚麼話、家人有甚麼話,都通過獄警轉達。因為常有海內外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電話打進監獄,監獄當局對打電話特別規定:打電話要買卡(分二十元、五十元兩種),只能打家人的兩個號碼。

4、法輪功學員相互間不准接觸。包括在每日洗漱、洗澡等等情形中,都不准同時有兩個法輪功學員。到監獄醫務室看病也不例外。被非法關押在同一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都相互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5、耗巨資上技術監控裝置。現在武漢女子監獄每個監號、大廳、甚至廁所都裝有監控器。

6、不准與親人聯繫、不准親人接見:

遭非法判刑的武漢法輪功學員陳曼,二零零九年七月在不通知家屬知道的情況下被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其丈夫至今不准接見。

十堰法輪功學員王俊芝(音),獄警說其未轉化,不准家人接見。

隨州二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李芸於二零零九年四月被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迫害,其家人每月都去監獄探視,直至零九年十二月才准接見,見到李芸手臂等處有青紫瘀血傷,李芸說是獄警毆打所致,剛到監獄時因不放棄修煉被罰站二十天。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李芸的母親與姐姐前去探視再次被拒,聲稱是李芸自己不願出來見面,這顯然是惡人為掩蓋迫害李芸的罪行編造出來的藉口。

湖北石首市新廠鎮法輪功學員劉瓊,被劫持在武漢女子監獄七監區二分監區。家屬幾次前來探望,獄方誣賴說劉瓊在監獄表現不好,傳抄經文給其他法輪功學員看,不准接見。在家屬強烈堅持下,二零零九年臘月二十五日,劉瓊生日當天,才見了劉瓊兩分鐘左右,沒讓通話。

二、刑罰、下藥、奴役

現在,獄警一般不公開直接動手打人,但迫害從沒停止過,一直持續,最常見的是不准睡覺、上手銬和罰站。為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常常是許多天不准睡覺,學員熬不住本能的閉上眼睛,也被搖醒。監獄不准法輪功學員煉功,煉功就上銬子。獄警也經常給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找碴子上手銬,有銬幾天的,十幾天的。銬時間長的,獄警就把手銬鑰匙交給包夾,由包夾犯人來執行所謂「刑罰」(雖然監獄牆上貼著「犯人不准參與管理」的警示)。而罰站更是家常便飯,有的被罰站三天三夜,有的被罰站八天八夜,有的罰站二十天。

此外,有法輪功學員的飯裏被下藥。

說到偽善,獄警蔣春堪稱代表。武漢新洲法輪功學員柳玉紅自二零零八年被綁架後,一直放心不下在讀初中的孩子,一次蔣春看到了她,說:我會找到你兒子的,錄像給你看。蔣春為甚麼大發好心?都是有條件的,一切都圍繞著「轉化」來的。事實上,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其家人哪怕是從數百里趕來的,監獄都一概不准接見。

苦奴工是中共監獄的一貫特色。武漢女子監獄曾長期用高強度、超負荷的奴工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為其賺錢,並以此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 每天做到深夜,活做不完拿到監舍裏繼續做。其他犯人也是如此。武漢女子監獄在被曝光後,奴工情況發生較大變化,每天工作任務沒有以前那麼重了,一般都不用幹到深夜了,加班次數不多了,還實行「工資制」(象徵性的給點所謂「工資」)。

可笑的是,監獄還規定每個法輪功學員配的包夾不能叫「包夾」,只准說是犯人之間的「互監組」。

發生在武漢女監的部份迫害案例

南民
南民

原羅田縣建築安裝公司會計、現年五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南民,二零零九年秋季第二次被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迫害,現被非法關押在一監區一分監區。南民在上一次冤獄中曾被吊銬八天。這次一被投入監獄,包夾南民的犯人即在獄警的授意下折磨南民,使南民身上多處青紫瘀傷;不准她睡覺,最長一次長達半個月;還經常給她上銬;南民被迫害得走路都伸不直腰。更惡毒的是,監獄以南民不「轉化」為由,不許她的家人來接見;不准她到監獄超市裏購買日常生活用品(其他犯人都可自由採購),連衛生紙都沒有,上廁所只有用報紙;監獄當局還禁止任何人幫助南民,扼殺其他犯人的惻隱之心,妄圖以此逼迫南民轉化。

被聯合國立案的潘菊英遭武漢女監迫害。由監察專員逖歐﹒馮﹒鮑文提交的一份聯合國年度人權報告(二零零四年)中記錄著如下一則觸目驚心的迫害案例:潘菊英,女,湖北省護國村人。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被國安局和公安局的人從家中帶到國稅局的二樓。她被打倒在地,腳趾、腳踝骨被警察踩碎,她的腳骨頭,踝骨和腓骨多處受傷。她被吊起來抽打,搧耳光。捏緊她的鼻孔,往她的嘴裏灌水。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一日,她的手被綁進裝有毒蛇的袋子達十分鐘之久,並被毒蛇咬了。(【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聯合國人權報告證實中共真實面目(四))

或許令逖歐﹒馮﹒鮑文先生想像不到的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八日,受到聯合國關注的潘菊英女士第十五次被綁架了。隨後被安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期間她絕食抗議,生命垂危,送安陸市二醫院搶救長達數月,她曾逃出醫院,但在安陸市汽車站又被「六一零」之徒抓捕。二零零五年七月五日,孝感市孝南區法院對潘菊英等五人非法開庭審判,在庭上她臉色蒼白,說話無力,不斷嘔吐。潘菊英遭誣判有期徒刑七年,被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在武漢女子監獄,現年四十五歲左右的潘菊英受到了哪些具體迫害,待查,但有知情者說,她長時間拄著棍子走路。

武漢女監的惡警

張豔
張豔

在中共的彌天大謊和殘酷迫害中,一些獄警受謊言矇蔽,為眼前蠅頭小利所誘惑,用沾滿法輪功學員鮮血的雙手去摘取那一頂頂官帽,不惜葬送自己生命的永遠,實在可悲。

惡警張豔,女,漢族,警號4223079,一九七九年九月出生,大學學歷。一九九八年八月參加工作,現任武漢女子監獄二監區監區長,她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大法學員,曾寫出五餘萬字迫害體會。

惡警喬鑫,一監區二分監區隊長,總是嫌犯人「包夾」監控法輪功學員不夠得力。她結婚剛生一小孩,孩子在月子裏就死掉了。

自武漢女子監獄的迫害行徑被揭露、曝光後,監獄表面收斂了。許多犯人也都因此感激法輪功學員,知道了曝光的力量。一犯人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出去一定要(把這裏的邪惡)上網曝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