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小弟子 今日大法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小時候,受家人影響,我喜歡學氣功,也喜歡跟家人一起到寺廟裏玩。九五年之後爸爸找到了法輪功,開始專心的煉,我喜歡跟爸爸一起參加晨煉和集體學法,還特別喜歡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去年在華盛頓DC我第一次參加了國際法會,也是九九年迫害開始以後第一次參加集體煉功,小時候的記憶慢慢恢復,很感慨,很難過,也覺得很委屈。當時我心想:終於又能站在外面跟大家一起煉功了。

從DC法會回來,塵封的記憶慢慢打開,我開始思考:十年過去了,小時候我所喜歡的功法,為甚麼經受這麼多年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到底是怎樣的?我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智慧去思考。重新拿起《轉法輪》,我震驚了:「法輪大法好!」這些年裏再熟悉不過的一句話,我才終於明白其中的分量。

師父講法中教我們的道理是最正的。從古至今,佛家的善,道家的真,儒家的仁義禮智信,哪怕是老百姓講的積德行善,都在教人走一條正路。而大法直接點到這條路的實質,我體會就是修心重德,為別人著想,無私無我,等等等等。這不是「好」是甚麼?這是最正的一條路。

相信師父的話

重新走入修煉對我來說並不容易。那時我想:對師父的相信與否,是個全或無的問題。比如說,如果我不相信師父,那我就去做一個徹徹底底的常人;如果我要相信師父,那師父講的每句話,講的每一段法,我都要百分之一百的堅信,並且要按師父說的做。

有一次我遇到一個書中講到的問題想不通,產生了動搖,有一段時間又沉溺在熬夜上網看電視劇中。當時爸媽修煉狀態好,他們看我這樣乾著急,我卻問他們:「你們為甚麼這麼信師父啊?」事實上,體會過修煉人的祥和跟喜悅之後,要我做回常人,是不可能的,做常人太苦了。所以我必須完全相信師父。於是,經過了那一段時間的掙扎,我決定跟師父走。

後來,我發現不懂的問題都能夠在隨後的學法中得到解答。我便把心放下,不怕遇到不懂的問題,只是平靜的學法。只要有時間我就在網上看講法。我想,我落了這麼多年,得儘快看。我一點點的看,就在一點點的提高著心性。同時,我用走路和開車的時間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大法的神力滌盪著我的身心,聽起來就不想停下;在學校裏我抽空讀《洪吟》,小時候也背過一些,可是這時才真的理解,感到非常震撼。

因為我落下的太多了,我就按照時間先後順序學,我感到:只有在學了前些年的講法,並且心性提高上來之後,再學後面的講法,才能理解和接受。有的時候我甚至要有意的隔一段時間,等著自己提高上來一些,再繼續看後面的講法,才能接受。我花了將近半年,才把「大法經書」裏師父的著作讀完一遍。

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師父用法的威力把我帶回來。對師父的信和悟並沒有一個標準答案,是在學法中,在自身的昇華中積累起來的。師父講的法有一些是很難懂的,只有在慢慢的提高自己的過程中才能理解的越來越多。重新修煉以後,我才明白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為甚麼師父給我們這麼好的東西,為甚麼師父要往高層次帶我們,以及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就是為眾生而來到這世上的。

學法中純淨心靈

小時候我非常懂事聽話,後來跌入常人中,脾氣越來越不好。直到去年重新得法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真是業力滿身滿腦子,我想:這怎麼修啊,差的太遠了。這次我有標準答案了:學法是淨化心靈的唯一辦法,大法的威力遠遠超出人類的想像。

十年的常人生活使我形成了非常不穩定的情緒,有的時候情緒低落如在地獄裏煎熬。學法之初,一天夜裏我因一件事心裏非常難受,告訴自己要忍住,「難忍能忍」,我摒住呼吸,兩手壓著胸口忍著心裏的痛。這時我突然想到,其實這樣並不是忍,心裏有一團火怎麼是忍呢,要做到不動心,不覺得痛苦,才是真的忍。就這樣一想,心立刻就不疼了,恢復了完全的平靜甚至略帶愉悅。以前這種情況我都要好多天才能平靜下來。

還有一次覺得受到委屈,心在煎熬,眼淚橫飛,難受得在床上打滾,努力想睡一會平靜下來卻越翻心越亂。後來翻身起來手捧《轉法輪》,只讀了一小會,就任何消極的情緒都沒有了,瞬間消除業力。

前幾天,我對一件事情的處理方法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怎樣做是對的,是師父要的。心有點亂了我就拿起書,大約只讀了一小段,心就踏實下來,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了。學法的時候,師父用法力淨化我並給予無窮的智慧。

全家一起修煉提高

我們家三個人性格都很急。我這個做孩子的也並沒有對父母的敬畏和順從。家裏經常是刀光劍影,爭來鬥去,我常說,如果我們家不是在修煉大法,估計都過不到今天。現在大家遇到事情找自己,也不太執著於以前覺得很重要的常人中的事了。

平靜的面對爸媽的「嘮叨」是我的一個挑戰。所以我總是努力的控制,告訴自己要忍,要善。集體學法跟大家在一起時很開心,從同修家出來開車的時候就又陷入這種控制情緒的狀態中。我覺得這個狀態不對:怎麼這麼點事總是要忍來忍去的,在同修家那種開心的狀態多好啊。這樣想過之後,慢慢的從消極忍受的狀態裏走了出來。

媽媽做事乾淨俐落,要求完美,以前也總是要求別人完美,曾經因為一塊肥皂跟爸爸大發雷霆。現在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也不那麼執著了,能做到坦然不動心。我很佩服媽媽的正念足,她總是能斬釘截鐵的告訴別人: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

爸爸以前是個火爆脾氣,對自家人尤其不留情面。我做錯事的時候他就滿面怒容,長期不跟我說話。我開始很不高興:哪怕我做的再錯,你也應該善一點嘛。後來我悟到還是自己的問題。我首先對他就沒甚麼善。後來我調整好自己,爸爸也恢復了平日的笑容。

救人很難,所以才需要大法弟子來做

有一陣子我總是研究講真相要怎麼講才有效,用甚麼好招能救人。請教老學員,被告訴:向內找。當時完全不明白。現在明白了,修好自己,正念足,就能救人。我悟到講真相不是人中的事,需要用神通,即正念,救人本來就是一件很難的事,不難就不需要大法弟子來做了,講的時候心裏要純淨有正念,我想這是修出來的。

師父為眾生承受了那麼多,給我們更多的時間救人,做不好怎麼對得起師父。可是自己總是做不到位,人心還是亂七八糟的干擾。媽媽安慰我說:等你總能做好,就快修成了。我得快點修。

師父不願落下任何一個弟子,總是安排機會給我參與救人的項目。所以只要我有任何機會,不管有條件沒有條件,我都參加。神韻來了,協調人安排我到商場賣票,我沒有正式服裝,就跑到打折名牌店裏找,結果很快找到一套幾乎是為我量身定做的西服。第一次賣票的時候自己還沒看過神韻,不知道怎麼給人介紹,師父安排我跟老學員在一起賣票,跟她們一點點學習;後來看了神韻,我就更不知道怎麼形容神韻有多好。我想現在是時候提升自己賣票的專業水平了。

既然來到世上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做大法的事就一定義無反顧,沒有商量的餘地,只有考慮怎樣做好。正念足才能做好,學好法才能保持正念,我決定要背法。其實師父早有點化:春假前我想著春假的時候多花些時間背法,這時媽媽從火鍋裏撈出個仙貝,對我說:「仙貝,仙貝」。我愣住了,「先背」。這是師父點化我先背,別等。

師父已經等像我這樣的落下的弟子太久了,承受了太多太多。唯有精進、堅定正念才可以。

希望我的經歷能給世人和昔日同修有所啟示,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後記:

1.體會到功

去年剛開始煉功的時候,我幾乎體會不到任何感覺,也看不到任何東西。我想,可能我是師父說的那種「然而上士可見可不見,憑悟而圓滿。」(《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不過很可惜,後來我看見了。今年DC法會,國會前煉功的時候,我剛一坐下就看到炫目的紅光,還看到像是在磚頭堆砌的世界中往前慢慢移動,看著有點暈。前幾天在公園煉功靜下來的時候也看到了些光亮。看來我之前的看不到不是因為根基太好,而是因為修的太差了。

「悟在先見在後」(《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記得第一次體會到抱輪時兩臂間大法輪的旋轉是在我下決心信師父的一段時間之後發生的。現在煉功以及發正念的時候,如果狀態好,能體會到很強的能量。

2.多看明慧文章

我覺得明慧網上學員的文章要常看,有很好的促進作用。現在沒有九九年之前那種能夠經常在一起集體學法和交流的環境,明慧網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是在這個混沌世界中的淨土,是個修煉的環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