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風雨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回首十幾年的修煉歷程,風風雨雨,感觸萬千。每時每刻沐浴在師父的呵護下度過,其中有學法提高昇華的喜悅;也有偏離法、摔跟頭的痛悔。

一、有緣得法

我於九七年末經同修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聽說人還能修成佛,大法能改變命運,當時我想超脫現實生活,抱著這樣的想法走進來的。當我第一次翻開《轉法輪》,看見師父法像時,就感覺親切,似曾相識。而書中的法理也深深的打動了我,我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

得法前的我自私、要強,有時消極絕望,身體有氣無力,有多種病痛。修煉不久,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飛,心胸寬廣,身心變化很大。簡直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我總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二、過病業關

我剛一開始修煉就遇到病業考驗。一天我在發高燒,到晚上燒得很厲害,全身疼痛,家人著急並讓我吃藥。那時我還沒參加學法小組,但聽老學員說過消業之事,不用吃藥病就會好。於是我堅信師父,並確認自己是在消業,不吃藥也沒有害怕。就這樣,第二天早上燒退了,家人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並支持我每天去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有時交流)。之後院裏有幾人也隨我一起去學法。

三、珍惜修煉環境

師父對弟子用心良苦,在我身邊安排了讓我心性提高的修煉環境。我也很珍惜這個環境,視自己為煉功人。那時心性提高得很快,也許是一點根基起的作用吧。

我記得,在身邊有這樣一個人,當時也在學法(後來就不學了)。她看見院裏的鄰居都與我相處得很好,特別妒嫉,心裏不平衡,就開始裏裏外外把我搞得很臭。出去跟她的親戚和同修講我的壞話,無中生有說得很難聽。這些人聽了她的話都相信了,而且都對我有意見。隨後她又去輔導員那告我的狀,挑撥是非,當時輔導員也相信她了。晚上我們去學法小組學法時,只看見輔導員坐在那兒,臉色很難看,也不正眼看我,表現出很生氣的樣子。當時我並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那時也不會向內找,就用失與得的法理平衡自己,但心裏卻沒有真正放下。第二天輔導員氣沒消,到我店裏來指責我說:「我看你活得都累」 。我不知道她的話是根據甚麼來說的,也沒和她辯解。但心裏卻想,以後再也不去你那學法小組了,太亂了。後來輔導員意識到了,並主動的讓我們參加學法小組,我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我的心坦然多了,也就過去了,並且不記恨任何人。

在那幾天的一個晚上,又有一個心性考驗,我們院裏妒嫉我的那個人突然病得很厲害,更麻煩的是就她一個人在家,和她對面住的鄰居聽到哭聲,便來喊我,因為她平時為人很差,大家都不願意管她,我聽到這個消息,不顧鄰居的勸阻,主動去她家看她,幫她打電話聯繫她的親戚,並讓丈夫和她親戚一起送她去醫院,事後她丈夫對我特別感激。

其實真正說感激的人是我,因為我的腿一直單盤,通過這次心性的提高,我的腿一下子就能雙盤三十五分鐘,我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悅,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四、在迫害中迷失

九九年「七﹒二零」,風雲突變,中共利用一切宣傳工具開始給大法與師父造謠,綁架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我們也匯入了大法弟子證實法的洪流,就在一次發放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我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當地拘留所的半年中,我們堅信師父堅信法,嚴格要求自己,有機會就給管教們講真相、講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講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沒有錯,大多數人都對我們改變態度。有一次,國保隊長去拘留所辦事,有一個管教對他說:「我看把這些好人都放回家,把你抓進來替換她們。」那個國保隊長氣的一句話沒說就走了。

半年後,我們又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那裏的管教更邪惡。多數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洗腦違心放棄修煉,邪惡迫害的目地是想毀掉大法弟子與眾生。當時的我人心很重很迷惑,法理不清,不知轉化是對是錯,在欺騙與謊言中邪悟了,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可是慈悲的師父一直沒有放棄我,不斷點化我,法理也不斷的進入腦中,我清醒後立刻寫了聲明。可是自己不爭氣,主意識不強,幾天後又糊塗了,就這樣反反復復到了期限。

從勞教所剛剛回來時,覺得心裏空蕩蕩的,孤立無助。母親怕我再學法,看著我,走到哪跟到哪,心裏覺得有點不對勁。三個月後,身體開始出現以前的病症,我越想越不對勁。一天我獨自在家,坐立不安,開始鬧心,思想中正邪交戰,不知如何是好,便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迷失方向了,求師父點化,如果我走的這條路是師父安排的,我要一走到底!晚上,在夢中看見師父在天上。當我一抬頭,只見師父往我手中扔一張紙,紙上寫著:「一個神做事從不反悔,一走到底」。我從夢中驚醒,心裏很難受,覺得對不起師父,真是生不如死,也明白了以後應該怎樣去做了。

我清醒後馬上去找和我一起回來的同修,告訴她,轉化是錯的。然後就講夢中師父點化的事。她聽後很願意接受,也徹底明白了,便陪我一起去另一同修家請了一本《轉法輪》。因為我剛出事時,父母因為害怕,就把我所有的大法書籍給毀掉了,我與同修一起寫聲明,當時有點怕心,發表聲明干擾很大,寫了三次也沒發表,最後還落到了惡警的手上。為此事家人承受很大,惡警三番五次上門騷擾,恐嚇家人,其目地是想經濟勒索。丈夫怕我再被判刑,被迫無奈被勒索去了三萬元整。

我從法中向內找,解開許多迷惑。回顧個人修煉以及到後來邪悟,教訓很多,可以說是慘痛的,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教訓!個人修煉時摻雜著在大法中求保護的心、求圓滿心,更嚴重的是學人不學法,看別人出去,自己也跟著。更錯誤的認為到勞教所能提高層次,結果被人心帶動著,越走離法越遠。

五、從新走入正法中來

二零零一年,我奮起直追,不斷抓緊時間學法,在法中認識,決心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隨著心性的提高,我意識到了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要堅定的維護法,救度眾生!

隨著正法的推進,我邁出了講真相、發資料的這一步。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憑著自己的心性,多次幫助那些表面上放棄修煉的昔日同修,從法理上引導她們。並且幫助怕心重、走不出來的同修,和她們一起發資料。有時去農村,過程中用正念,清除了許多遇到的邪惡干擾事件。那時感覺狀態挺好,半天學法,半天出去做,效果很好。

發放資料的過程其實也是修煉的過程,同時也是解體另外空間邪惡的過程。若學法少,心性不提高,就變成常人式的工作。一次我去農村發資料,走到院門口時,剛發完還沒等走,一個麵包車就突然停在了我的面前,也沒看見是從哪個方向來的,只看見車上好幾個人下車了,當時我沒有害怕,馬上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神奇的是這些人一下車直奔院裏,誰也沒看見我,而且他們推開大門見地上有資料還說了一句笑話:哎呦,這地上這麼多錢,發財了。這時我才鬆了一口氣,想到了師父的法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是師父的加持,我才有驚無險,在回家的路上,一想起這事還後怕呢!

還有一次也是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我在前邊正發著,突然聽到後邊有人喊:站住!我當時也沒有害怕,一回頭,只看見一個五、六十歲的老頭,為了追我,都沒來的及穿衣服,穿著一條襯褲跑出來的。我不知他是甚麼目地,但我卻想這個人是不是同修,要不就是來聽三退的,給他一次機會。我趕忙過去,便問:「大哥你認識我嗎?」這個人面目挺兇的說:「你膽子也太大了,這大白天就幹這事,你就不怕抓嗎」!我說我不怕,我是來給你們送大法真相的,你們看完明白後就得救了!謝謝你,大哥,我知道你是為我好。這時我看見他的臉上有點笑容,對我說:「要做就晚上來,白天太危險了」。我又說了一聲謝謝,就開始給他講三退,原來這老頭是村幹部,而且是老黨員,聽我這麼一說,便對我改變態度,也同意退了,之後高興的回家了。在這一霎那,我感覺自己的責任重大,還有眾生的殷殷期盼。大法無所不能,人神一念之差,如果當時我有怕心,只想著自己,他不但不能得救,也許還會帶來其它的麻煩呢!

六、大法的神奇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零八年,丈夫鬧腳病,半年不見好,心裏很著急,過了年我陪他到區醫院檢查,說是糖尿病足,我聽後沒有及時否定,並讓丈夫住院了。第二天用儀器檢查出各種病,而且還說丈夫有肝硬化的可能。我當時覺得不對勁,不能承認啊!是邪惡干擾。這時大夫看出我對這病有點疑問,便說明天你讓他做個B超檢查,再確認一下。我馬上意識到是師父在點化我,要用正念來對待,一切都不承認。等到第二天,丈夫開始做B超時,我就一直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讓邪惡經濟迫害的計劃全部解體。不一會,大夫看完結果後驚訝的說,今天的檢查結果和昨天的檢查結果完全不同,沒有肝硬化的病症,一切正常。

出院後,丈夫的腳還是沒好,他不放心地方醫院,又到市醫院去治。聽大夫說,還是糖尿病足,我心裏想根本不是。可丈夫一聽大夫的話,認為自己是得了這個病,沒辦法我又陪他在市醫院住了二十天。錢沒少花,罪也沒少遭,出院後,腳還是沒有見好。於是我想肯定跟自己修煉有關,沒有偶然的事情。錯在哪呢?我拚命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是執著利益。那段時間我執著還錢,相由心生,幾乎每天都在想:大法弟子不能欠別人錢,趕快幹點甚麼掙點錢,好還人家,潛意識中好像怕影響到自己甚麼。結果老賬沒還,又添新賬。

丈夫的腳爛的厲害,同修給弄來的偏方也試過了,還是不行。每天看見丈夫遭罪很失落的樣子,我也心痛,因為是我沒做好才造成的。一天我用平和的語氣跟他講大法的神奇,讓他誠念「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只有師父才能救你,他聽後沒吱聲表示默許了。之後我聽孩子告訴我說他爸給師父上香了,嘴裏還在念叨呢!我聽後挺為他高興,認為他終於有點佛性出來了。過了一段時間,丈夫又聽到別人說,另一個城市有一家醫院專治這種病,丈夫不放心這個病,就又去檢查,結果大夫說他根本就不是糖尿病足。他的腳開始是感染了,後來在市醫院給你當作糖尿病足治,清理創傷時,把骨膜損壞了,現在需要手術,如果骨膜沒有損傷就不用做手術了。這次是他誠念大法好的結果,是師父在管,才有這樣的奇蹟出現,現在他的腳全都好了。

七、處理好家庭關係

有一個關一直伴隨著我的修煉過程,就是家庭關。我與丈夫不知前世是甚麼緣份,總說不到一起去,有時一說就吵。在家庭中我沒有修好自己,出現許多魔難。丈夫一直幫我提高心性,去掉我最難去的心,就是不讓人說的心。一遇到問題就陷入事中去辯解,爭個對錯。時間長了,這些不去的心促使丈夫對我不滿,經常發脾氣,酒後說髒話、罵人,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有時我忍不住就和他吵起來。

修煉人的環境都是隨著自己的變化而變化的,自己修好了,他們在變,自己不好了,他們也在變。我記得有一次搞的很兇,現在說起來都很慚愧。年前我又一次出事,經濟遭到迫害,丈夫很生氣、抱怨,那幾天總是找茬,我知道他是被邪惡操控,罵人、打人,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他還罵師父。當時,我思想業力反應的很強,甚麼念頭都有,甚至有離婚的念頭。其實丈夫心裏一直認為大法好,平時的他善解人意,是因為我沒有做好,使丈夫從來不聽不看大法的真相資料。這些年,我多次遭到迫害,家庭經濟受到損失,丈夫也承受了不少,精神壓力太大,避免不了一些抱怨和不理解。是我的慈悲心不夠,心胸狹窄,不但沒能救他,反而又推了他一把。

從法中我們知道修煉人和常人發生矛盾時,百分之百是修煉人的錯。我認識到了自己的不足,並主動想和丈夫溝通,救他,讓他觀念轉正,用平和的語氣對待他,做到遇事忍讓,去掉情,只把他當作眾生。在這方面我真得好好修了,這幾天丈夫隨著我的變化,他也在變,再也沒有製造魔難了。

我個人領悟,大法弟子一定要走正自己的路,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不讓邪惡鑽空子!才能真正的全盤否定舊勢力!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結語

這篇稿子是用兩年的時間才完成的,因為自己文化程度低,所以有障礙,每次剛寫一點就放下了,這次終於寫出來了,並抑制了那些個觀念,同時也是一個修煉過程。雖然這篇稿子寫完了,但回顧這次寫稿的修煉歷程,我發現自己根深蒂固的惰性,想舒服、沒長性,還有多年骨子裏形成的爭鬥心、抱怨心、不讓人說的心,通過這次寫交流稿,漸漸的也去了不少。

謝謝偉大的師父一路對弟子的加持,修煉中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弟子無法報答師父的佛恩浩蕩,只有勇猛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