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修與修的差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寫這篇文字之前的我,沒資格說自己是大法弟子。但從這刻起我從新開始修煉!

幾年前我被單位兩次非法關押起來「洗腦」時,配合了邪惡,思想接受了邪黨的歪理灌輸,疑師疑法,寫過所謂的「認識」並保證不再修煉。這些「認識」和保證就成了層層阻礙,加上思想業力的作用,使我很難再次走進修煉的大門。

放棄修煉的日子裏,我的變化很明顯:撒謊、妒嫉、爭強好勝、貪心、色心也重了,有些方面做的甚至不及修煉前的境界。最主要是變的虛偽,表面上通情達理,待人和氣,心卻很冷漠,不再真心的替對方著想。遇到我認為腦子反應慢的或表現自負的人,心裏早激烈刻薄的把對方罵開了,有時忍不住還出言不遜,傷害對方。而且對師父也表現出不敬,隨意直呼名字。

(現在分析心裏老罵人這件事,發現我罵別人的話其實都可以套用在自己的言行上,別人總在我面前那樣表現也是有原因的;這種暗罵其實一直在加強我的思想業力,而我本身思想業力就重。)

多虧自己曾經修煉過大法,向善的心從沒有完全離開佛法,永恆的佛法真理依然不時出現在腦海指導並約束我,使我不至於走的離正道太遠或肆無忌憚的放縱。我的工作加上自身條件,使我面對著不少的誘惑,如果沒有佛法的威力,我肯定會造下很重的業。

這幾年中,我越發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存在的根本問題:主意識不強;虛榮心很強。

在人中我一直顯的能力強、有主見,所以很難看到自己主意識不強,總覺的比別人理智。慈悲的師父用平常的很多事,讓我一次次認識到常人的思想是非常弱的,很容易受干擾被左右;而且人的意識不清晰、不連貫,同一件事一會兒這樣,過段時間又覺的是那樣,很不穩定。

我本是個能言善辯的人,也有些文才,現在經常覺的智慧不夠,寫文章時提起筆不知寫甚麼。同時常人中的事情不停的打擾,而且犯睏、疲累。

另一個執著:強烈的虛榮心,使我總潛在的希望別人認可我聰明、有思想,佩服我。當初被「洗腦」時,我很自負的、甚至有些主動的接過邪惡給的一系列資料,認為自己堅定,不會被干擾,還打算利用那上面的謊言給所謂的「幫教」講真相

但是事態卻因自己的強烈執著走向另一方向:看邪惡材料時,虛榮心提醒我「會不會你被騙了,這上面說的這些事的內幕情況你能知道多少;不會真是上當了吧;怎麼那麼傻,肯定要被人恥笑了,真丟臉。」邊看材料,這些信息便往腦子裏打。

虛榮心讓我怕丟面子,怕被人恥笑,總希望被認可、被佩服。這個心非常強,顯露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我現在把它寫出來,意在清除消滅它,同時用正念和正信來充實自己。

回想當初修煉期間的狀態真是美好:心總是愉悅平和的,嘴角總掛著笑,整個生命充滿陽光。做事先考慮別人,遇到問題先找自己,在每件事上提高自己,不再蠻橫武斷,不再斤斤計較,活的豁達坦蕩、為人處事誠懇耐心。看看這幾年,事業順利、收入富足還是不能讓自己的生命快樂光亮,我依然浮躁、冷漠,缺乏活力,生命依然看不到希望。只有佛光的普照才能時不時讓生命感受到存在的意義,我怎麼能放棄這麼好的信仰,再次迷失在世俗之中呢?

我要從新修煉!通過多學法,多與同修交流加強正信,平時小事大事上做到正念正行,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持發正念,同時要突破不能面對面講真相的障礙。抓緊跟上精進的同修,助師正法,隨師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