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摘掉了眼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

母親摘掉了眼鏡

文/河北大法弟子

母親一生受了很多苦,早早的眼就花了,平時縫衣勞作總戴著眼鏡。一九九七年,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日在炕上做活,回頭之間眼鏡從臉上滑落在炕上(炕上是鬆軟的棉墊)拾起後一看,一隻鏡片竟摔得粉碎,感到奇怪。後悟到是學了大法不用戴了,從此不再戴眼鏡,雙眼明亮如年輕人。

今年八十七歲的母親,縫衣穿針毫不費力,且無病無疾。真是佛法無邊。


老年姐妹信師信法

文/河北大法弟子

在清明前我回老家趕廟,遇到一位我叫嫂子的八十四歲的同修和她七十九歲的妹妹,兩位老年同修狀態很好,顯得神采奕奕。交流中得知她倆都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在迫害中信師信法堅持修煉,深刻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威力。

七十九歲的同修只上了三年的小學,開始時要利用查字典方法讀大法,現在早已能熟練通讀了。她說:我小時候兩個腋窩都長了一個指頭那麼大的小疙瘩,後來越長越大,和核桃那麼大,脖子上也長了三個,修煉以後不知道甚麼時候沒了。她還說得法前嗓子疼了五十多年,老覺得嗓子上貼著一塊紙一樣不舒服,舌頭也疼,每天晚上必須在床上放點瓜果,受不了就吃點瓜果;而且四肢麻木難受的不行,這種現象也五十多年了。可修煉了三個月就都好了,我可忘不了師父。我給常人也講真相,一次和一個鄰居歇著,老太太說腿痛的甚麼活也幹不了。我就讓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吃藥都好不了,念念那句話就好了,頂不了事。」可過了幾天後她找到我說:「真頂事兒,我腿不疼了,好了,這兩天我還上地裏幫孩子們幹活呢。」

八十四歲的老嫂子沒文化,用MP3聽法。她說:我有一次又拉又吐,眼都看不見東西了,孩子們嚇怕了,都哭開了。我說:「沒事兒,這是消業哩,我會好的。」結果幾天就好了。還有今年冬天,在女兒家住著有暖氣,暖和,可為了能和同修在一起學法,我要回家,我說:「煉功人冬天不冷,夏天不熱,我反正得回去。」回去後在十一月份,我腿疼的不能走路,翻身都疼,我知道師父說過(大概意思):過去看好的還得翻出來。

我以前腿疼時,我家有一個親戚(修道的)給看好了,五十多年了現在又翻出來了。只是覺得快過年了,大年初一小輩要給長輩磕頭拜年,怎麼辦?我就說:「師父啊,我腿疼的動不了,大年初一小輩要給我拜年,一看我這樣會說:怎麼煉功人都這樣了,初一別讓我痛那麼狠了,過了初一再讓我疼,我能承受了。」結果拜年的那麼多人,我都見了他們,也沒覺得疼。後來孩子們非要讓我上醫院,我說:「這是消業哩,沒事兒。」孩子們不聽,硬把我弄到醫院裏,還抓了藥。我說:「買了藥我也不吃,吃了藥就是把病又給推進去,到時候還得翻出來,頂甚麼事兒?」我就把藥扔到窗台上了。疼了兩個多月,你看我現在這不是好了嗎。不光好了,原來腿上還有一個筋疙瘩也沒了。這回孩子們甚麼話也不說了,也心服口服了。

聽了兩位老年同修的體會,真是讓人既高興又佩服。她們說還有一個九十歲的老姐姐,雖然不修煉,但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特別健康。現在她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讓更多人知道大法好,趕緊結束迫害,能讓更多人得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