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光照我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聽母親說我自幼病多。無名高燒不退,查不出病因;百日咳、氣管炎、大腦炎、丹毒等,家人日夜為我治病在奔波中。好不容易有了工作,單位可以報銷一部份醫藥費,家裏的經濟狀況漸漸寬鬆一些。天長日久,我家就像一個小藥店,我母親也是個藥罐子,各種中藥、西藥,時常家裏備著。

有一次我覺得感冒了,就自己找藥來吃,半個多月不但不好,反而日漸加重,整天打噴嚏、流眼淚,眼睛、鼻子和咽喉感覺奇癢且痛,實在熬不住去醫院一看,醫生說:是過敏性鼻炎引起的症狀。經過打針吃藥後慢慢覺得輕鬆許多,可是從這以後,只要不吃藥病症會再出現,所以每天上班前和睡前都要先吃藥,不然影響別人,自己也痛苦難忍,無法工作。我想快點治好,換了很多種藥,結果都是前兩天好一點,過後照樣。醫生說很難根治,我就開始成倍的將各種藥混在一起吃,從90年春到來97年夏,就這樣基本能控制著病情,整日頭暈無力,度日如年。

人常說:雪上加霜。真的不假!萬沒想到我兒子剛半歲,因感冒高燒引起肺炎、哮喘。由於孩子是過敏體質,很多藥不能用;能用的藥效果不好。拖延了治療時間,又患上了過敏性鼻炎,孩子太小,醫生也沒有好辦法來治,一直用激素控制病情。每年住院不下三次,最多的一年住了五次,每一次二十多天,出院時開一堆藥還沒有吃完,又高燒住院。

可憐的孩子在痛苦中長到八歲,細細的脖子頂著個大腦袋,四肢柔弱沒有力氣玩,常常在大門口坐在板凳上看著小朋友們玩。他很乖,一點也不鬧人,每天西藥、中藥間隔吃五次,又多又苦,他都憋著氣嚥下去;在醫院掛吊瓶,護士扎很多次,他都含著淚不叫出聲(因為血管太細,針眼太多),護士都說:這孩子咋不哭呀!我的手都發抖不敢扎啦!

七年多的治療中,藥物的副作用使我兒子又添新病,慢性胃炎、腸痙攣,三餐難進。唉!我的心時刻都在煎熬著。我好想替他承受,可是萬般無奈,心想:這孩子能養活嗎?一九九七年八月的一天準備去上班,在鏡子前突然發現自己身上到處都是小血斑,只好先去醫院。經過檢查是藥物過敏,我心裏一驚,明白是自己亂吃藥造成的。醫生說:所有的藥物都停止服用,再吃就會藥中毒,危及生命,這些藥對病情已經沒有作用了。絕望的我在那一刻心裏好恨好恨!剎那間彷彿在這個世上沒有甚麼可信賴和依靠的了。我對自己說:永遠都不要再進醫院、再吃藥,該死就死吧,我也活夠了!

眼看快要開學了,瞅瞅病歪歪的兒子,再看看自己,心想:到哪兒去學點奇門功夫能治好我的孩子。中午下班回家,我母親拿著一本書進門,我瞟了一眼,書很舊,她很神秘的把書直接放進她的櫃子裏。我問她拿的甚麼書,她也不想說,看我站那兒不走,就說:「是一個老師給我看的,煉氣功的書。還說對我身體有好處,很多人看了病都好了。你看這書太舊,一翻怕掉頁,人家說要小心一點,別把書弄壞了,反正我也不太相信,放兩天就給人家還回去。」當時我忙著做飯沒在意。就這樣過了兩天。這天中午,家裏人都在睡覺,天特別熱,我也不敢吹空調,在地上鋪了一張席子,我翻來覆去難受的睡不著,一下想起書的事。悄悄的把櫃子門打開,一看書還在呢。就輕手輕腳的把書拿出來,回到自己的臥室,心怦怦亂跳。我看了一眼書名:《轉法輪》。我好奇的把書輕輕打開(我後來知道那是法輪大法的書籍),一目十行的快速看著。快到上班了,我側耳聽聽母親還沒有醒,又悄悄把書放回去,連著三個午休翻了一遍。

當時也沒有甚麼悟性,書中的話,好多我都不懂得,有關佛、道的知識對我來說是一片空白,就覺得老師太正了、太了不起了!那些話誰敢寫、誰敢說呀。第二天在辦公室,突然間小腹部蹦蹦跳,用手按著還是跳,好奇怪呀。也想不明白(以後聽同修說是師父下的法輪)。深夜三點多,電閃雷鳴、風雨交加。我坐在床上,看著窗外,聽著炸雷。停藥後病痛使我不能入睡,我使勁捂住臉,怕打噴嚏影響別人,一道道閃電照著我,不自覺的雙手合併對著窗外,就像在電視中看到人們虔誠的拜佛那樣,心想:天上的神啊,救救我!突然一陣熱流從頭頂下來,瞬間好舒服,好美妙!那種悲苦好似發生在遙遠遙遠、連著記憶都已淡去。太玄妙!太神奇!簡直無法形容,直感到大腦一片空白。

那一夜睡的好香!母親把我推醒:遲到啦,還睡。我快速梳洗完去上班,一路上我的心在笑、一直在笑。我好像有點明白,那是一本寶書!我一定要找到它!(書已經還了)

發生的一切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不知道怎樣說。下班後,我迫不及待的向母親打聽,她看我那麼熱心,晚飯後陪我一起到法輪功煉功點的輔導員家。客廳裏坐滿了人,地上鋪著席子,大家特別熱情讓我們坐下,我看到他們覺得特別愉悅,就像見到久別的朋友。她們告訴我,那個書店可以請到大法書、錄音帶和錄像帶;告訴我早上五點到煉功點煉功,晚上七點在輔導員家學法。我用心聽著記著,並把兒子的事講給他們聽。輔導員送我兩本小冊子,是同修寫的修煉體會和家長幫助孩子整理的修煉小故事,讓我帶給孩子看。回家後我立即把小故事給兒子看,看完兩個故事就睡了。

孩子跟我母親一起睡,天剛亮母親叫我:快起來,孩子又發燒啦。我過去摸摸兒子的頭說:咱們昨天晚上看的小故事你還記得嗎?孩子點點頭,我又對他說:「你要是想打針、吃藥,媽媽現在帶你去醫院;你要不想再打針、不想再吃藥,又能病好,咱們向小朋友學一學,堅強一點,挺過去好嗎?」這時,我母親和我丈夫把水和藥端過來餵他吃,我站在一邊看著他,他使勁搖頭閉著嘴,怎樣哄他、吵他,都不吃。我說:你們別管啦,都上班去把。我給他喝點水,讓他睡一會。

我雖然表面給兒子打氣,但是心裏也拿不準。看著孩子一會兒叫,一會兒又迷糊睡去,心裏揪著痛。中午我和孩子都沒吃飯,又哄他喝點水,我想:天黑還不退燒就去住院吧!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下班的時間,摸摸他的頭還是很燙,我抱著他說:咱們去醫院吧?沒想到孩子說:「我不去。」一句話又給我增添了信心。我含著淚照常去學法。晚上九點回到家,我一進門,母親趕緊告訴我:真奇怪!你走一會兒,這孩子一陣陣出汗,直喊熱,要脫衣服,我一摸衣服都濕透了,也沒敢換,現在一點也不燒了,還說餓了,你快去弄飯吧。我抱著兒子淚流不止:大法師父救了你!你可要記住哇!今後和我一起學法、煉功好嗎?孩子點著頭。

此時此刻,我疲憊的身心終於從絕望中逃出!是師父把我們從苦海中救起!從此以後,我和孩子的病全部消失在師父的苦心度化下得法。十三年來,我和孩子沒有吃過一粒藥。在修煉的路上,我時時刻刻都能感受到師父的呵護:在學法中,師父不斷的點化,修正我的行為;在講真相中,多次有驚無險,師父幫我化險為夷;在我精進時,師父展現美妙畫面,鼓勵我做的更好。

大法的神奇,讓我丈夫也深深記在心裏,對師父由衷的敬慕。他給朋友講真相,讓他們善待修煉法輪功的人;他還回老家讓家裏的親人「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他兩次遇到車禍,心裏喊著「大法師父救我」而保住了生命。

我們全家沐浴著法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